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一章 诡异开端

第一章 诡异开端

  已经不记得从何时开始,我自己的身边最爱、最亲近的女友采薇变的越来越奇怪,她的性格从之前的活泼开朗,到现在的郁郁寡欢。

  而且我们之间的沟通也变得越来越少,她看向我的眼神中也从开始的深情逐渐变成一种很怪异的神色。

  在她眼中我并不是她的爱人,宛如一个可有可无的物品,她的脾气也因此变得越来越暴躁,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就跟我翻脸吵架。

  甚至更加诡异的是,晚上我们躺在一张床上睡觉的时候,我总是噩梦连连,睡不着一个好觉。

  这种感觉伴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让我愈发难受,仿佛我们之间多出了一道无形且无法逾越的鸿沟。

  虽然采薇她的性格在无形中开始慢慢变化,变得越来越陌生。但是我爱她,深知她也同样爱着我,所以我一直在忍让,也一直在安慰自己,这一切都是自己多心,也一定总会过去。

  因为我深信,只要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是没有什么坎跨不过去的。

  可万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仅仅是噩梦开始的源头而已。

  自那之后,我身边恐怖诡异的怪事便不断发生……

  ……

  我叫沉琴生,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从小就没了父亲,是我妈跟我外公外婆一起把我给拉扯大。

  长大之后,上学、毕业,一直到现在在一个广告设计公司工作,拿着可观的薪水,同时也有幸认识到了这个自己心爱的女人。

  这一切都是按部就班、平平淡淡,乃至自己的一生都可以看到尽头。

  但改变却来得如此突然,如此的毫无征兆。当命运的轨迹在我全然不觉中偏过一条枕木,从一边滑向另一边,随即掀起的滔天巨浪瞬间将我倾覆。

  2016年夏,一天晚上我下班回家的时候,怪事却毫无征兆的在身边突然发生。

  先是家里面的我从小养大的一条叫‘追命’的牧羊犬见到回家之后的我,身上的毛全都一根根的立了起来,看着我疯一般的不断狂吠。

  无论我怎么叫它,都无济于事,仿若此时站在面前的并不是它的主人,而是一个陌生人。我越是喊追命它的名字,它就越是朝着我叫的厉害,那样子我从未见过,极为凶悍疯狂,此时它恨不得马上挣断铁链冲上来把我给撕个粉碎。

  此时此刻,站在门前的我一头雾水,完全弄不清楚追命这到底是怎么了,我一度怀疑这条狗是不是疯掉了,连这个把它一手给养大的主人都认不出来。

  随着追命不断的叫声,采薇闻声从屋子里面跑了出来,当她看到站在院子门前的人是我之后,也是颇为不解,她开始大喊追命停下别叫,但是追命好像都不认识我们俩,依旧看着我这边发疯一般的大叫。

  无奈之下,我只好捡起了墙边的一根木棍,大喊着朝着追命走了过去,我这样做并不是我真的想要打它,而是吓唬一下它,让它住嘴,毕竟这大晚上的它在这一个劲乱叫,定然会吵到附近的邻居。

  可接下来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随着我手中拿着木棍朝着额追命走过去的时候,它叫的更加大声,更加急促,这种叫声就……就好像追命看到我是它的生死大敌一般!

  “追命!别叫了,住口!再叫打你!!”我说着朝着它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那根木棍。

  追命看到我做出这个动作后,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畏惧,反而朝着我更加发狂,壮硕的身子不断地冲过来,绑着它的那条铁链也被它给拽的铮铮作响。

  看到追命现在这幅样子,我与站在一旁的采薇对视一眼后,一下子没了办法。

  “琴生,要、要不我打电话让附近的兽医来给追命看看?”采薇看着我大声问道。

  随着采薇这句话刚刚落下,追命突然停住了大叫,身上一直立起来的发毛同时趴了下去,追命这突然的改变让我有些始料不及,忙把手中的木棍扔在地上,看着它喊了一声:

  “追命。”

  追命听到我叫它后,汪了一声,朝着我一个劲的摇尾巴,吐舌头,刚才那种视我为生死大敌的样子全然没了,好似这一刻它又认出了我这个出人。

  我满是疑惑的试探着朝着追命走了过去,伸出手朝着它脑袋上面摸了过去,追命听话的坐在地上,把两只耳朵朝着后面倒去,仍由我摸着它的脑袋。

  “采薇,追命它今天是怎么了?”我一边用手摸着追命的脑袋,一边对站在我身旁的采薇不解地问道,追命从小被我养大,这么多年以来,这还是它第一次对我这样。

  采薇听到我的话,同样朝着追命那边看了一眼道:

  “我也不知道追命它今天晚上是怎么了,刚才不光是你,你也看到了,它……它好像连我都不认识了。”对于今天晚上追命的怪异表现,采薇也是一头雾水。

  “算了,今天先这样,明天你要是有时间就带着它去山南路的兽医院看看。”我说着便朝着屋子里面走了进去,今天又是加班,累了一天,下班之后我想好好的吃上一顿,然后洗个澡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采薇跟在我身后答应了一声,和我一同进了屋。

  吃过采薇准备的晚饭后,我陪着她一起把饭桌收拾好。

  收拾完毕,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此刻我却完全没了看电视的心思,心里面老是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而且右眼皮也开始跳个不停……

  追命今天晚上这一极为反常的表现,始终让我心里面感觉有些不踏实,但是具体哪里不踏实我又说不上来,好像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琴生,你愣在在那儿想什么?”坐在我身旁的采薇看我一个劲的发愣,对我问道。

  “没想什么,就是最近公司有几个催的比较紧的广告策划,有点儿累。”我说道。

  采薇听后,从沙发上面站了起来,去厨房帮我热了一杯牛奶拿了过来,递给了我:

  “你先把牛奶先喝了,累了就早点休息,辛苦你了。”

  我笑了笑,接过采薇递给我的牛奶,一口气喝完,一阵倦意接着袭来,打了个哈欠,我便直接走到卧室脱衣上床睡觉。

  在睡着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很长很长的梦,梦到自己死了,而且还看到自己那慢慢变黑的尸体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当我被这个噩梦给吓醒的时候,出了一身的冷汗,整个人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微亮了,我长出了一口气,转头朝着自己身旁看了一眼,采薇安静躺在我身旁,她此时正在熟睡,长长的睫毛、白皙的皮肤让她在这个时候看起来更加动人。

  我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采薇的脸颊,她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朝九晚五。我一直认为,我能有采薇这样的女朋友,是自己上辈子积了德。

  她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愿意跟着我一起打拼,咱也不能辜负了她,所以我在工作方面一直都是勤勤恳恳,虽然有时会觉得很累,但和她在一起的这一年多,我过得很充实,也很满足,她是一个很懂事的女孩,同样也很温柔,善良,性格上还能让着我这个脾气不算太好的人。

  把手收回来后,我瞄了一眼墙上的表,已是早上6点半,该起床准备上班了。

  深吸了一口气,穿衣起床,就在我刚刚走下床的时候,却在床下面看到了一些黑色的小点,这些小点并不是很大,但是在这木质的地板上面却格外的明显。

  我看到那些小黑点之后,疑惑的蹲下身子,一股很轻的焦糊味却传进了我的鼻子里面,我更加疑惑,忙伸出手朝着地板上的那些小黑点摸了过去,黑点粘在我手上,就好像……好像是烧纸后剩下的纸灰。

  确定这些黑点儿是纸灰后,当下我就懵了,在我和采薇睡觉的卧室里面,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琴生,你在那里蹲着干什么?”采薇疑问的话语从我身后传来过来。

  听到她的话后,我忙转头道:

  采薇,你说怪不怪?我竟然从咱们的地板上面看到了纸灰,而且我还闻到一股焦糊味。”

  采薇听到我的话后,也马上从床上走了下来,她看着地上的那些黑色的小点后,也是一脸惘然:

  “这还真怪了,是不是昨天我开窗户通气的时候从外面吹进来的?”

  这种黑色纸灰的小点也能被风给吹到屋子里面?我虽不解,但也没太往心里面放,洗漱吃饭出门上班。

  但,更加恐怖的怪事接踵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