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二章 怪事不断

第二章 怪事不断

  从此之后,每次我晚上我下班回家的时候,追命都会看着我大声吼叫,然后一直等我彻底走到院子中后,它这才安静了下来。

  看过兽医的追命,并没有得病,而且随着我的观察,我渐渐发觉追命朝着我吼叫的原因并不是不认得我,而是好……好像在我的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一般!

  这也是我奇怪和疑惑的地方,因为我每次下班的时候,都是一个人从公司做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家,没有和任何人同行,那么追命一直在朝着谁吼叫?

  再者,我同时也察觉自己身边这个最熟悉的女人开始慢慢变得越来越奇怪,先是跟我之间的话越来越少,行为举止也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她有时候会坐在一旁偷偷的看着我,那看我的眼神中充满了冷漠和生疏,让我心底忍不住一阵发寒。

  还有每次晚上我都会做噩梦,而且梦中的情景都是一样,那就是自己看着自己的尸体躺在床上。

  但最让我心中不安的还是每一次早上起来的时候,我都会从床下的地板上面找到一些黑色的纸灰,有时多,有时少。当然了,那股诡异的焦糊味儿,也从来没有从房间里面断过。

  这一种种细微却又实实在在的变化,折磨的我每晚都睡不好,白天也精神恍惚。我甚至瞒着采薇自己去医院看了心理医生,但是医生告诉我一切正常,只是压力太大,让我不要乱想。

  其实我自己心里面很清楚,我若没有得病,那么这一切诡异却又真实发生的事情绝非是因为我压力太大!

  周六傍晚,因加班太久,没有赶上最后一班公交车,又舍不得多花钱打车的我,只得步行往家里面走。

  路虽不近,不过步行最多半小时也就到了。

  就在我一个人走到那条人烟稀少、又没有路灯照明的成名路后,我开始隐隐觉得身后有人在跟着我……

  随着时间慢慢推移,这种被人跟踪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我忍不住回头去看,身后漆黑一片,连个鬼影都没有。

  继续转身往前走,那种被人跟着的感觉再一次出现,我忍不住再次回头看,能看到的依旧是空无一人黑漆漆的街道。

  心跳在这个时候慢慢加快,在我脑子里面慢慢开始浮现出了之前遇到的那些怪事,让我本来就有些心悸的变得更加惊恐。

  静,整条路静的让我心中一阵发憷,只得加快脚步,朝着家里快速赶去。

  可就在我刚刚拐出成名路的时候,却突然被一了连串急促的狗叫声给吓了一跳。

  当我看清之后,才发现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正牵着一条阿拉斯加犬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在她手中牵着的那条阿拉斯加犬在看到我之后,就好似我家追命“发病”时候一模一样,双目瞪大,死死地盯着我狂叫不停,恨不得马上就冲上来把我给生吞咬碎!

  那条阿拉斯加的女主人此时似乎也被自己这条狗的突变给吓了一跳,短暂的愣神后,不住地朝着它大喊。

  “小狼!别叫了!你……你这是怎么了?!”那个女孩在这一刻显得有些惊惶失措,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这条巨型犬阿拉斯加突然的“发狂”。

  随着那条阿拉斯加犬的叫声越来越大,它身上的毛也和追命一样,全部都立了起来。

  同时,我清楚的看到,在那条一直对着我狂吠的阿拉斯加犬的双眼中,慢慢地沁出泪水,接着全身发抖!

  站在它对面的我,虽然也同样被那条阿拉斯加犬给吓了一大跳,但转瞬便反应过来,盯着那条阿拉斯加赶忙抬腿慢慢往后退。

  就在我后退的同时,那条阿拉斯加犬这才安静了下来,但依旧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不!不对,它好像不是在盯着我,而是在盯着我的身后!!

  一瞬间,我身上的汗毛炸起,只感觉脊背传来了一阵凉意,不自觉的咽下一口唾沫,慢慢回头朝着自己身后看了过去。

  身后一片漆黑,空荡荡的大街上,只有浓的化不开的夜色,哪有半个人影?

  “喂,对面那位帅哥,刚才小狼它没有吓到你吧?”就在这时,在我对面的那个牵着狗女孩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后,我回头看着她轻声回道:

  “没有……我没事……”

  “刚才真的不好意思,小狼它、它平时从不咬人,温顺的很,今天我真的不知道它这是怎么了,一看到你就跟疯了一般乱叫,我自己都被它给吓坏了。”那个女孩一边对我说着,一边伸出手轻轻地抚摸那条阿拉斯加头上炸起来的毛。

  虽然那个女孩她自己不知道手中牵着的那条阿拉斯加犬看到我后为何会发狂一般的狂叫,但是我心里面却清楚明白,它刚才的样子就和追命一样,一直盯着我身后狂叫个不停,难道是因为我身后跟着……

  念及此处,一阵寒意袭来,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再次回头看了一眼,不敢再继续往下想,忙和那个女孩打了声招呼,便急匆匆的朝着家里面赶去。

  回到家以后,伴随着追命的狂吠,我一头冲进了屋里,屋子里面漆黑一片,一直比我下班早的采薇并没有回来,我打开灯,走到沙发旁坐下,低头看着地面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每只狗看到我都是“疯”了一般的反应,在我的身后到底跟着什么?在此之前我一直相信科学,可是科学却无法给出我一个答案。

  我拿起手机,找到了一个从小一起长大朋友的号码拨通了过去,我现在的心情压抑的很,急需找人倾诉。

  即便倾诉并没有什么卵用。

  没有等太久,手机里面便传来张智的声音:

  “沉总,给小弟打电话有何吩咐?”

  “张智,我现在没有心思跟你开玩笑,我最近遇到怪事了。”我直接开门见山。

  电话那头的张智听到我刚才所说,略微一沉吟,马上问道:

  “遇到什么怪事了?”

  “我也说不清楚,反正现在我身边发生的怪事很多,我遇到的每条狗,包括追命它们见到我之后,就会跟疯了一样狂叫,而且我经常在房间里面闻到一股焦糊味儿,早上起床的时候,也会在床下看到黑色的纸灰。”我之所以告诉张智这些,以来他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好哥们,二来就是他的的确确很聪明,遇到事情总能超常人一般去冷静分析。

  “我说琴生,你别没事自己吓唬自己,你是不是出门身上带鸡腿了,狗见到你就追着咬?”我并不知道张智是在跟我开玩笑,还是根本没有把我说的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的确,若非不是我自己亲身经历这些诡异的事情,别人跟我说,我也很难去相信。

  “张智,我没有跟你开玩笑,而且我最近老是做同一个梦,就是在梦中看见自己的尸体,每一天都是这一个梦!我现在就像弄明白为什么那些狗一见到我就发疯乱加,为什么我卧室里面每天早上会有烧完纸剩下的黑灰和那该死的焦糊味!”我说到最后,几乎歇斯底里,最近我被这些诡异的事情简直要弄疯了。

  话音落下,电话那头的张智沉默了一会儿道:

  “琴生,如果你跟我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我倒是有个建议。”

  “什么建议?”我心中一喜。

  “在你的卧室安装一个监控摄像头,让它记录下来你睡觉之后卧室所发生的一切,真相自然就会大白。如果什么都没有,那肯定是你自己想多了。”张智的话,让我豁然开朗,暗叹这么简单的办法自己之前怎么没有想到。

  刚刚挂断和张智的通话,采薇依旧没有回来,我给她打电话,却是关机,我只好先一个人先出门去买监控摄像头。

  我等不及,一天都等不及,我一定要弄明白最近发生的这些诡异事情的真相。

  回家之后,我安装摄像头完毕后,采薇这才回来。看到她一脸憔悴走进屋子,我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问道:

  “采薇,你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

  采薇接过我递给她的水杯,却没有喝,坐在沙发上看着我说道:

  “今天晚上公司加班,我手机充电器又忘记在家里,你没等急吧?我去做饭。”

  我一把拉住了她,双眼盯着她那白皙的脸庞说道:

  “采薇,我们多久没有做过了?”

  采薇听到我的话后,慢慢地把她的胳膊从我的手中抽了回去,丢给我一句话,转身走进了洗手间。

  “改天吧,我最近很累……”

  看着采薇的背影,一声清脆的关门声传来,我的心里面也好似被一把铁锤,给狠狠地砸中……

  人,真的会改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