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三章 床头烧纸

第三章 床头烧纸

  心情郁闷的我想自己一个人走到屋子外面的散心,我和采薇住的是市区边上的平房,独门独院,虽然住着舒服,但距离市区还有一段距离,所以租房相对便宜。

  就在我刚刚走到院子里面的时候,追命却一反最近的常态,如往常一般见了我就亲近了起来。

  追命的改变,多多少少让我心里面踏实一些。

  走出院子,我一个人朝着附近的礁石公园走去,我想一个人去那边走走。

  就在我刚刚走到礁石公园门口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面戴着葫芦娃面具的人坐在附近摆了一个地摊。

  在那个‘葫芦娃’的身后,还立着一面算命幡,上写八个大字:“上知嫦娥寒宫,下晓花街柳巷。”

  ‘切,现在算命骗子还搞出新花样了,算命骗钱还带个葫芦娃的面具,真特么扯淡。’我看了一眼路边那个带个面具哗众取宠的算命骗子,便没有再去理会。

  也就在这个时候,从我身后快步走过了一个穿着性感的年轻白领,本来坐在小板凳上的‘葫芦娃’见有人走近,忙起身对着吆喝道:

  “小姐留步啊,我看你最近印堂发黑,定会有大凶之兆,唯有贫道亲手可帮你解开……哎、哎小姐你先别走,我看你这事业线也挺深的啊……”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声传来,我忍不住低笑一声,站在一旁看起了热闹。

  “你这打人别打脸啊!”‘葫芦娃’捂着他那被一巴掌打的从面具后面漏出来的老脸愤愤道。

  那白领冷笑一声道:

  “你个不要脸的色老头!我打你脸算轻的!!”说着右腿快速上踢,便朝着那个‘葫芦娃’的双腿之间就是一脚,尖尖的高跟鞋直击目标。

  这速度,这脚力,这位置,这准确度,绝非一脚两脚、一朝一夕所能练就。

  出招、收招,转身走人,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啊!!!……哎呀卧槽!!你这妞下手可真恨呐,蛋碎了……”那老头带着的‘葫芦娃’面具早已落在了地上,看年轻,那老头至少也得有五十多岁,此时他面色铁青,眼珠暴突,双手捂裆,弯腰弓背,实则一副可笑模样。

  这场小小的闹剧过去,我便不再停留,举步朝着公园大门走了过去。

  可就在我经过那个算命老头摊位旁的时候,他却突然开口叫住了我:

  “哎哎哎,我说那个小伙子,你留步。”

  我听到那算命老头的话后,转身看着他说道:

  “怎么?你还嫌自己的蛋碎的不彻底?”

  老头听到我的话后,呵呵一笑,慢慢直起身子,故作一副得道高人般的模样,一只手捋着自己的山羊胡子,一只手不断地来回掐着:

  “太阴在门,小得大失,阴私和合,遇生色物,事事无利……小伙子,你别怪我直说,恐怕你命不久矣!”

  听到面前这个算命老骗子对我说的这些话后,我一下子就火了,当下便回道:

  “你说谁命不久矣?!我说到底哪个精神病院的墙倒了,把你给放出来了?”本来我就一直对街边的这些算命骗子抵触的很,所以也不想和他们过多交流,丢下这句话,转身走人。

  可那老头却是不依不饶,从后面快走几步,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道:

  “贫道刚才给你算了一挂,乾下坤下,六甲十二支全下,大凶之兆,最近几天你定有血光之灾!!”

  “你有病是不是!你先把手松开!”我看着那个算命老头把胳膊从他的手中抽了回来,直接走人。我估计这老头不一定是个算命骗子,多半是个精神疾病患者,要是正常人,谁会带着葫芦娃的面具在路边摆摊算命?能有生意就怪了!

  “小伙子,先别着急走,我问你,你是否阴历壬申月十四出生?”

  我依旧没有理会那神经病老头,可那老头却再一次的追上了我,一把把我给拽住。

  此时我真的是有些恼了,但总不能跟一个神经病动手,所以我忙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着他说道:

  “你别碰我,赶紧走,要不我马上报警!”

  那老头就像是一头不怕开水烫的死猪看着我继续说道:

  “想报警?好啊,你报警吧。就算警察来了也查不出你家里为什么天天有纸灰,就算是警察来了也查不出你身上天天带着一股焦糊味儿,就算警察来了也查不出你到底还能活几天……”

  那老头刚刚所说的话,如同一道闪电,恨恨地刺进了我的心窝里面,让我愣在当场。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些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我看着他惊诧万分。

  “我知道的远远还不止这些……”算命老头看着我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盯着这个老头,心头隐隐觉得这个老头不一般,因为最近发生的这些怪异的事情除了我和采薇之外,绝对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又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我双眼紧紧地盯着那个老头,看着他再一次问道。

  那老头看着我笑了笑道:

  “我现在是谁又是怎么知道这一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你继续和你的女朋友生活在一起,绝对活不过一周。”那个老头说道最后,语气变得很果断阴沉,就好似从喉咙深处发出的低吼一般。

  我听后,心头一震:

  “你……你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别的意思,我就是提醒一下你该给算卦的钱了,一挂三十五。”那老头说着朝着我伸出一只脏兮兮的手掌。

  我说道:

  “你先把话都说明白了我就给你。”

  算命老头摇头:

  “先给钱,后解卦。”

  我道:

  “难道你就没有算出来我今天身上并没有带着钱出门?”

  那老头笑了,笑眯眯的看着我一句话不说。

  我当时就被他这一直紧盯着我的诡异笑容给膈应到了,忙往后退了两步。

  “老头我从来不算免费的挂,既然你没有带钱的话,那就用你的身子来抵债,把我给娶了,我或许会考虑继续帮你解这血光凶卦。”那老头一脸坏笑的上下打量着我说道。

  “我娶你大爷!”我现在算是明白了,眼前这老头整个一彻彻底底的神经病!而且还病得不轻。

  跟一个神经病在路边墨迹半天,我也是服了我自己,这次我转身走人,任凭身后那老头怎么叫,不理不会。

  ……

  回到家,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到采薇一直拿着把刀要杀我,我的身上全都是殷红的血迹,追在我身后的采薇就像是一个失心的魔鬼,誓要把我抽筋断骨,碎尸万段。

  第二天一早,我从噩梦中惊醒,喘着粗气看着躺在我身旁熟睡的采薇,又低头看了一眼床下,这次虽然没有纸灰,但房间里面的那股诡异的焦糊味依旧能闻到。

  一夜无事,等到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采薇已经帮我准备好了早饭。

  “琴生,今天我和李米一起约去爬山,你一起去吗?”吃早饭的时候,采薇看着我开口问道,这也是采薇性格开始变化以来,第一次出去爬山,我记得她以前很喜欢爬山,几乎每周周末都缠着我带她去。

  “我、我今天还得去一趟公司,就不去了,你和李米去吧,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我看着采薇并没有对她说实话。

  “嗯。”采薇点头答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等采薇出门之后,我忙跑回卧室,打开安装着微型摄像头的电脑,把昨天晚上卧室里面的监控记录调了出来。

  我瞒着采薇没有告诉她安装监控这件事情,并非是我不信任她,而是我怕万一在监控录像真的看到一些不应该看到的东西吓到她。

  我坐在电脑前面,用鼠标一点点的快进着,一直到昨天晚上午夜12点整的时候,监控画面出现变化,躺在我身边熟睡的采薇毫无预兆的突然睁开双眼,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先是转头看了我一会儿,接着起身下床,手中拿着一个灯光很弱的手电筒朝着卧室里面的衣柜走了过去。

  看着这一幕后,我全身一颤,一种很不详的预感开始涌上心头。

  接着我便看到采薇从衣柜底下的夹层里面拿出了一叠黄色的纸钱,一个黑色的香炉,在她手上还有一些东西我看不清。

  她先是把香炉和纸钱放在了我睡觉的床头下面,此后她又起身把房门和窗户轻轻打开,让卧室里面的空气充分流通,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万万都没有想到!!

  我清楚的看到了采薇先是把一根红色的绳子绑在了我手指上面,另外一头绑在她的手腕上,然后她慢慢走到床头前,突然朝着床上睡着的我跪了下来,点燃手中的纸钱,放在了地上的香炉之中!

  她一直跪在地上,用一双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睛空洞地望着我,机械式的一张张的给我烧着纸钱!!

  在香炉里面燃烧的纸钱,透出一种极为诡异的淡绿光,映照在采薇那张惨白且不带任何表情的脸庞上,使得整个更为可怖!而且在烧纸的同时,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朝着我磕头……

  监控录像中的画面,让我全身都炸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毛骨悚然,整个人如坠冰窟!

  一切发生的这样突然和意外,在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片可怜的树叶,被暴风雨不断地吹打和蹂埔,如同雷轰电击一般,我看着电脑屏幕呆住了。

  这就是那个陪伴在我身旁三年的女人?这就是那个我曾经深爱的女人?

  一瞬间,那二十多年所累计起来的勇气,我的信仰、都随着对采薇的爱,全部被击碎,击的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