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六章 借与不借

第六章 借与不借

  或许是手中磁核共振体检报告的原因,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冷静了下来,深吸一口气,看着采薇问道:

  “采薇,你既然得了胰腺癌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只要你告诉我,任何难关我都肯去和你一起度过,但是你却都瞒着我……甚至你一直借用我的阳寿都不曾告诉我,你这样对我公平吗?还有这个借阳寿的办法是你又是从哪里学来的?”

  “琴生,我之所以瞒着你,是我不能确定自己告诉你真相后,你会不会借阳寿给我。”采薇说道。

  “你不觉得你这么做很自私吗?”我开始觉得采薇她真的变了。

  “每个人都是自私的。”采薇在回答我这句话的时候,双眼盯着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回避,这让我很怀疑她究竟还是不是三年前我爱的那个采薇。

  “琴生,你之前跟我说过,你爱我对吗?你既然爱我,那借二十年阳寿给我,就二十年。”采薇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清楚地从她双目之中看到了贪婪和期盼神色。

  听到这句话和看到采薇双目之中贪婪的神色后,我惊愕不已,完全不相信刚才那句话是从采薇的口中说出来的,她还是那个之前我认识的善良、温柔、体贴的采薇吗?

  她今天好似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变的我一点都认不出来了。

  人心,就真的如六月的天那样善变?

  其实说心里话,我爱采薇,很爱很爱,我甚至可以答应那所谓的“借阳寿”,只要能让她继续活下去,只要我能付出。

  但是我唯一不能接受的,便是欺骗和隐瞒,她若是真的爱我或者她还是我以前畴昔认识的那个采薇,肯定不会这么做!

  “怎么?你不肯?”采薇见我站在远处一直没有回答她的话,话语神态中明显多出了一丝冷冽。

  “我现在的确不肯,别说二十年,一年都不肯。”我看着采薇故意说出这么一番话,目的就是想看看她究竟变化有多大。

  采薇听到我的话后,看着我冷笑着说道:

  “呵呵呵呵……沉琴生,我真的看错你了,也爱错人了,你说还算是个男人吗?你口口声声说着爱我,但是你做到了吗?你若是真的爱我,能忍心看着我死去?你这个自私自利、口是心非的小人!!”

  “我自私自利?!你瞒着我一句不说,就来借我的阳寿,你却在这个时候说我自私自利?采薇我告诉你,我并不在意你借不借我的阳寿,而是我在意你欺骗我!!你把我当什么了?!我父母赐给我的生命,你招呼都不用打一声,想拿就拿?!”当下我再也无法忍受,朝着采薇怒吼了起来。

  采薇听到我的怒吼之后,低头沉默了,短暂的沉默后,她再次抬起头与我对视说道:“琴生,我知道我瞒着你借你的阳寿是我的不对,可是我……我只是想活下去啊。”采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一直停滞在她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

  看着采薇那流满泪的脸颊,和她那绝望的眼神,我的心在这一刻软了下来……

  死,对任何一个人都是可怕的。

  “琴生,我可以告诉你,一个人若是没有经历过死亡的恐惧的话,是不可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我很害怕死亡,很害怕再也见不到自己父母,也很害怕再也见不到你……”采薇越说抽泣的声音越大。

  本来我心中被她刚才所激起的怒火,都随着她落在地面上的泪珠给打灭,无论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发生什么样的改变,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她都曾是我最爱的人。

  “采薇,我想知道,那个借阳寿的邪术是你从哪里学到了?你跪在床头给我磕头烧纸就真的能把我的阳寿借到你身上?”我问道。

  “我当时病急乱投医,自己到处去医院检查,一个外国人在第二人民医院的找到我,走过来问我想不想继续活下去,接下来就把这个借阳寿的阴邪之术教给了我。”采薇说道。

  “外国人?哪国的人?他为什么要教给你这种阴邪之术?”我看着采薇问道。

  采薇回忆了一会儿道:“那个人是哪国的我也不清楚,他能有三四十岁,说着一口很生硬的普通话。至于他为什么主动找到我交给我这种阴邪之术我问过,他并没有告诉我。”

  “好,那我再问你,到目前为止,你用这种借阳寿的邪术借了我多少年的阳寿?”我问道。

  “不到五年。”采薇在对我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很自然,言语之中没有丝毫的愧疚之意,好似这五年的阳寿本借给她是理所应当的。

  “琴生,应该告诉你的我都告诉你了,你还有什么想要问我的?”采薇见我一只没有再开口,便问道。

  我就站在原地,一直盯着采薇的脸看,天真的想从她脸上看到哪怕是一丝丝对我的歉意,可是我根本就看不到。我只得开口继续问道:

  “你今天晚上能带着我一起去见见那个教会你借命邪术的外国人吗?”

  采薇摇头回答的很果断:“不能。”

  “为什么?!”一直压在心口的怒火再次被采薇刚才所说的那两个字给点燃。

  “我答应过那个人,不会把他的住址和名字告诉任何人。”采薇说着语气一顿,看着我接着问道:

  “琴生,你问我的我都如实回答你了,现在你是不是也应该回答我一个问题?”

  我吐出一口气道:“你问吧。”

  采薇犹豫了一会儿后,这才问道:

  “琴生,真相我都跟你坦白了,你以后还会继续借阳寿给我吗?”

  此时此刻,在这一瞬间,我真的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不由自主的脱口问道:

  “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以后还会继续借阳寿给我吗?”采薇看着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之中没有愧疚,没有自责,有的只有对延长自己生命自私而又可怕欲望!

  “叶采薇,你真的够了!你欺骗我、背着我做这一切,一声不吭的就拿走了我五年的阳寿,我说过什么了?你却在这个时候,还跟我说能不能继续借阳寿给你,你特么的良心都让狗给吃了?!!!”我越说心里面就越火,这是我和采薇认识三年以来,我第一次对她发这么大的火!

  “啪!!”随着屋中传来一阵脆响,我脸上火辣辣的疼,采薇刚才打我那一巴掌用足了劲儿,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嘴角已经开始溢出血。

  “沉琴生,你混蛋!!”采薇看着我继续骂道:“你既然不想借给我阳寿直说好了,何必这样做作?是,之前借命的时候我瞒着你,没有告诉你,是我的错,可是我现在都把真相全部告诉你了,我也认错了,你干嘛还揪着之前的事情不放?你口口声声说爱我,说为我付出一切,你的爱在哪?你付出的一切又在哪?我的生我的死你不管不问,你对我的爱在哪?!”

  看着现在的采薇,我已经不知道如何去跟她沟通,现在的她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采薇擦干脸上的泪水,看着我问道:

  “琴生,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肯不肯继续阳寿给我?”

  我没有说话,我心在这一刻彻彻底底的凉了……

  “好,好……你不肯借阳寿给我是吧?我走!”采薇说完不等我开口转身就走,一声巨大的关门声响起,我的心却被那声重重的关门声给震碎了。

  我并没有追上去,一个人站在客厅里就如沉入冰冷的湖底,让我喘不过气来,几乎窒息!

  彷佛在那冰冷刺骨的湖水之中有着无数把带着倒刺的尖刀,在我落下之时,狠狠地刺入了我的心底!!

  一阵绞痛感突然从心头传来,让我身子忍不住颤抖,眼泪也在这一刻不受控的滑落了下来。

  一向要强的我,很多年没有落泪了,似乎已经忘记眼泪是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