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七章 一纸婚约

第七章 一纸婚约

  我用手擦干落下的眼泪,我看着采薇走出后紧闭的屋门问自己,这一切难道是我错了吗?

  其实人最大的困难便是认识自己,最容易的也是认识自己。我并不知道采薇到底为什么会变成了今天这幅样子,或许跟那个教会她那借命邪术的外国人有一定关系。

  到底那个外国人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教给采薇这种邪术?他的目的和企图又是什么?我隐隐地觉得这一切好似被暗中那个外国人给操控着。

  在心中暗想的同时,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把我的思绪给打乱。

  我以为是刚才摔门而出的采薇又回来了,忙走过去开门。

  打开屋门,看到门外站着的那个人之后,却让我吃了一惊,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算命的老头。

  此时的他站在门前一脸怪笑的看着我,不言语,但看向我的眼神之中明显多出了一种调戏的感觉。

  被一个有同性恋倾向的老头给一直盯着看,我全身立马就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干咳一声,忙开口对他问答:“你怎么找到我的家了,你跟踪我了?”我问话的同时,往后退开一步,与这老头保持好距离。

  那老头看着我笑着摇头道:“你小子也太小看贫道我了,我要想知道你住在哪儿还需要跟踪你?你家附近的阴气隔着好几里地我一眼就能看到!”

  “那你现在来找我有什么事?”我问道。

  “事情嘛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反正贫道闲着也是闲着,就想过来看看你死了没有。你这个小伙子长得挺俊,真要是白白死了,那岂不可惜?”那老头一脸欠打的表情看着我说道。

  虽然我挺讨厌这个有同性恋倾向的算命老头,但我并没有着急赶走他,因为我现在还真的需要他的帮忙,或许他知道那个教会采薇邪术的外国人也不一定。

  想到这里,我忙抬头看着那算命老头问道:

  “我说你之前既然知道我女朋友一直在借我的阳寿,那你也肯定知道她从谁那里学到的这种借人阳寿的邪术。”

  算命老头倒也实诚,点头说道:

  “对,我全都知道。”

  “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教会她邪术的人在哪,叫什么名字。”我极为急迫的想知道采薇口中的那个外国人住在哪。

  不曾想那算命老头并没有着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慢吞吞的拿出一根中华烟点上,深吸了一口,这才看着我说道:

  “虽然贫道全都知道,但我却不会告诉你。”

  “为什么?”我问道。

  “道理很简单,你并没有答应要娶贫道我啊。”那老头说着伸出一只满是皱纹的黑手就朝着我左胸上面抓了过来。

  见此,我忙一巴掌把他那只伸过来的老手给打开。

  “我现在很认真的告诉你,我不喜欢男人,你要是实在想找个男人,你去找和你一样的同性恋,别找我。”一直到现在,我一直都在尽量克制自己。

  “你这话说的就错了,贫道我不光是喜欢长得好看的男人,美女也喜欢的不得了啊,还有小伙子我不得不说你一句,你说你一个心胸宽广的大男人,心里面怎么就装不下另外一个男人呢?我哪里比你女朋友差了?”那老头打量着我说道。

  我现在真的怀疑这算命老头脑袋有什么问题了,要么就真是一个同性恋者,我并不歧视同性恋,相反我尊重任何性别之间的爱情,但尊重都是相互的。

  “如果你不想回答我的问题,那我也不问了,不送。”我说着就准备关门送客。

  那老头却用手挡在了门框之上,用一双浑浊的老眼紧盯着我说道:“小伙子,有些事情你总是要尝试的,你不和我处一下试试,怎么知道咱俩不合适?”

  “算了吧,我建议你还是去买根黄瓜处一处试试。”现在我是彻底被门外这老头给膈应到了,我多看他一眼,就能恶心半天。

  谁知那算命老头听了我的话却笑了,他突然从身上拿出了一张暗红色的纸片递给了我。

  “这是什么?”我谨慎地看着那算命老头手中的那张红纸。

  那老头先是把那张红纸递给我,然后才笑嘻嘻地说道:

  “这是你跟我的婚约。”说完,他再不多言,转身离去。

  看着那算命老头走出院子,我把手中那张暗红色的纸片打开,上面红纸黑子用台阁体写了一行小字:

  “今佳期赤纸为定,鹣鲽情深。愿此后百年琴瑟,鸾凤和鸣,立此约此证。娶方:沉琴生。嫁方:玲珑。”

  “玲珑?真好笑,那个老头的名字居然叫玲珑?这么一个女性化的名字,难怪他性取向有问题。”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就把手中那张恶搞的红纸‘婚约’给丢进了门口边上的垃圾桶里面。

  经过刚才那算命老头这么一闹腾,现在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而我自己在家里面,看着这空荡荡的房子,却又开始担心一个人在外面的采薇。

  “沉琴生啊,沉琴生,你说你是不是犯贱?!她连你的性命都不在乎,说拿走就拿走,招呼都不打一声,你却在这个时候还担心她的安慰,真够犯贱的!”我自己低声骂了自己一句,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不再去想采薇。

  就在我打算准备晚饭,先吃点儿东西的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我拿出来一看号码,正是张智给我打过来。

  我忙接听:“喂,张智。”

  “喂,琴生,你在哪呢?”手机那头传来张智有些急促的声音。

  最近对任何事情都很敏感的我,隐隐地觉得张智好像遇到什么事情了,便开口问道:“我在家呢,怎么了张智?”

  “你……你在家?那叶采薇她……”张智说道采薇名字的时候,开始支支吾吾。

  “采薇她怎么了?!”我心中一紧。

  “琴生,我先问问你,你有没有一个开着保时捷卡宴的朋友或者亲戚?”张智试探性的对我问道。

  “没有,采薇到底怎么了?”我回答的很果断。

  张智长出了一口气说道:“琴生,我……我刚才看到叶采薇和一辆开着黑色保时捷卡宴的男人一起去了寒亭酒店。”

  “你……你说什么?!!!”此时的我就如同被一道闪电被劈中,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我说我在吃饭的时候,恰巧看到叶采薇和一个开着保时捷卡宴的男人一起去了寒亭酒店。琴生,你别告诉我你和叶采薇已经分手了?”张智对我问道。

  “张智,你看清楚了?”我无法相信采薇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真的无法相信。

  “我看的一清二楚,绝对错不了,本来我也没有往心里去,但是我看见她挽着那个男人的胳膊,所以我才以为你和她分手了,才给你打电话问问,琴生,你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张智说道。

  听到这里,我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颤抖着声音对张智问道:

  “张智,你马上开车来我家接我。”我说着便挂断了电话,手机却一个没拿住,摔落在了地上。

  我看着地上屏幕中间碎了一道裂缝的手机,它就好比此时我的心,再也无法恢复原状……

  寒亭酒店距离我住的地方并不远,我在门前没等多久张智便开车过来了,上车之后,我忙让张智带着我直奔那寒亭酒店。

  我俩到了酒店门口,车子刚刚停下,我便下车找到采薇的号码拨通了过去。

  电话响了许久采薇才接了起来:“你现在还给我打电话干什么?”电话那头传来采薇不带一丝感情声音。

  她的这一句话,彻底让我心死,我的自尊心控制着我说道:“我给你打这个电话没别的意思,就是友情提醒你一下把你的衣服和东西都给我拿走!”我说完,不等采薇回话,直接挂断电话

  “琴生,你、你和叶采薇到底怎么了?”从车上刚下来的张智站在我身旁问道。

  我摇头:“没怎么,缘分到了吧。”

  回应我的是张智一声重重的叹息声。

  就在我和张智准备上车走人的时候,却正巧看到采薇挎着一个男人的胳膊从寒亭酒店的大门口走了出来。

  她此时的脸上挂着笑,神色间充满了幸福感,和站在一旁痛苦到双手颤抖的我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水中若有鱼,水则浑。人心若有情,人则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