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八章 恐怖人影

第八章 恐怖人影

  我清楚的看到采薇身旁挎着那个男人的样貌,的确很帅,从头到脚衣着得体,气度不凡。

  同时,采薇也看到了我和张智,她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在她身旁的那个男人好似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也转头朝着我和张智这边看了过来。

  “亲爱的,他们俩人你好像认识?”那个男人看着我和张智疑问道。

  一句亲爱的,打碎了我和采薇在一起三年感情,一句亲爱的,让我和采薇从爱人变陌路。一句亲爱的,让我蒙受奇耻大辱!

  当下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直接冲上前,朝着那个男人脸上就是一拳。

  “砰!”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那个男人脸上,那个男人反应速度倒也挺快,回头就是给我一拳。我俩就在这酒店门口厮打了起来。

  采薇在一旁大喊着拽住了我的胳膊,而那男人正好趁机朝着我脸上就踢过来一脚,把我给踹得两眼冒金星。而这个时候张智和酒店里的保安跑了过来,把我俩从地上分开,拉了起来。

  “你个王八犊子敢打老子?!你知道老子是干什么的不?我特么弄死你!弄死你全家!!”那个衣冠堂堂的男人一边握着被我打肿的脸,一边指着我破口大骂。

  他身上那昂贵的西装和皮鞋和我身上的地摊货一样,满是尘土褶皱。

  “我光脚不怕穿鞋的,你特么来啊!”我怒吼道。

  “沉琴生,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现在告诉你,我已经跟你这个自私自利的小人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我跟谁在一起,你没有资格管!”

  “滚!!!”这是我对采薇说的最后一个字。

  瘫坐在地上,我眼睁睁的看着她扶着那个男人上了保时捷,我感觉自己的整个天空都塌了下来……

  曾经她是我的一切,可现在……

  “琴生,这……这到底是怎么了?你和叶采薇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时张智蹲下身子扶着我问道。

  我摇了摇头道:“张智,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去走走,找个安静的地方静一静。”

  “琴生,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要不我跟你一块去,我保证一句话都不说。”张智他并不放心我现在一个人到处走。

  我摆手:“没事,你放心就行,我去静一静就回家。”我说着便从地上站起来,朝着酒店后面走去。

  ……

  被黑暗所笼罩的夜晚,天空之上的阴云飘来飘来,贪婪的吸着月光,以至于路旁开着路灯都有些发黑,黑的有些诡异。

  我一个人魂不守舍的走到礁石公园,而此时的礁石公园里面几乎没了行人。

  走在公园里面的小路上,我脑海之中不断回忆我和采薇在一起的那一幕幕画面,任凭我如何抑制都无济于事。

  痛苦、难过,我却不知道怎么能够让自己好受一些。

  难道一个人对生命得以继续的渴望,真的会完全改变一个人吗?

  没有人会告诉我答案,四周唯一响起声音便是一阵阵虫鸣。

  就在这个我心里最难受的时候,烦人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我开始还以为是张智不放心我打过来的,拿出手机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直接挂断,现在的我没有心情和任何人说话。

  就在我刚挂断手机没多久,却收到了一条短信,发这条短信的又是刚才那个电话号码,短信只有短短的一句话:‘想知道真相就接电话。’

  等这个手机号码接着打过来的时候,我按下了接听,手机里面马上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说小伙子,你也别太难过了,这世事难料,人心难测呐,所谓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些事情,看淡了,过去也就过去了。”跟我说出这番话的正是之前那个老是缠着我娶他的同性恋算命老头。

  我没好气道:“我说你给我打电话就是想跟我说这些废话?你是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码的?”

  “当然不是只跟你说这些,贫道之所以给你打电话就是想给你提个醒,顺便告诉你一个真相。”算命老头说道。

  “提醒我什么?什么真相?”我问道。

  “其中一个真相便是你的女朋友……不对,应该你前女友叶采薇她根本就没有得癌症,她之所以借走你的阳寿,是为了救另外一个男人。”算命老头对我说道。

  他刚才所说的这句话,无疑是在我满是伤口的心脏上再狠狠地扎上一刀!

  痛的我喘不上气儿来!

  我不禁为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采薇她会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最后,我想提醒你的是,现在的你一半已经不属于你自己了。”那个老头再次开口说道。

  我一愣,忙问道:“我的一半已经不属于我了?什么意思?”

  “这么跟你说吧,你现在随便走到一个路灯下面,低头看看你自己的影子,你就会明白我的话了。”那算命老头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我莫名其妙的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朝着前面的路灯走了过去。

  站在路灯下面的我,看着自己被照在地上的影子,没有任何的变化。

  这算命老头是不是哪根筋又搭错了,这大半夜的给我打电话逗我玩呢。我心中想着,刚要动身,眼角的余光却撇到了自己影子的脑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得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我看到我自己的‘影子’头上的头型跟我不一样!!

  我自己是中短发,而我所照在地上的影子却是一个偏分头发型,我忙抬头朝着身后四周看了过去,整个公园里面漆黑一片,没有一个人影。

  也就是说,我脚下这个偏分头发型的‘影子’,就是我自己的!

  当下我看着这个‘影子’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从未有过的恐惧感好似触电一般快速传遍我全身。

  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惊恐之下,我想到了那个算命老头,忙找到通话记录,给他打电话过去,可是手机里面却提醒:暂时无法接通。

  连打了几次,都是这样,就在我准备先走出这个静到渗人的公园,后面却突然传出张智的声音:

  “琴生,我就知道你会在这儿!”

  听到张智的声音后,我宛如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在我回头的那一瞬间,我差点没吓昏过去,因为在我身后的小路上,空无一人!

  “张智?张智?刚才是不是你?你说话!”我看着身后的小路喊道。

  但回应我的只有那阴暗的路灯,发黄的灯光照射在地上,四周一个人影的都没有,看着那个根本就不属于我自己的‘影子’整个公园散发出了一种极为诡异的情景,让我心里面越来越感到恐惧和不安。

  终于,我不再犹豫,转身就朝着公园外面跑去……

  所幸一路无事,等我跑回到家门口的时候,打开门,院子里面的追命看到是我之后,全身的黑毛瞬间就立了起来,看着我发狂一般的狂叫。

  但这次它狂叫和以往不同,它这一次是夹着尾巴狂叫,而且我清楚的看到它双眼里面已经沁出了泪水,而且它的双眼一直都是盯着我身后。

  我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去乱想,不要自己吓唬自己。慢慢地朝着追命那边走了过去,就在我靠近追命的时候,它突然安静了下来,不再狂吠,却靠过来紧贴着我不断低声哼叫。

  好像是想在告诉我它所看到的一切,可惜的是我和它之间根本就无法沟通。

  该死的!我后面到底一直在跟着什么东西?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手机又响了,我拿出来一看,又是刚才那个号码给我发来的一条短信息,上面写道:

  “若是你今天晚上想死的话,就继续住在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