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十章 祸不单行

第十章 祸不单行

  “不咬人。”我牵着追命走进刘道长的屋子后,让它自己去角落里面趴着。

  进屋后,我四下一打量,屋子不大,灯光有些灰暗。在屋子中间的墙上还挂着一张道家三清画像,下面供着香烛。

  “刘道长,谢谢了啊,你快帮我朋友看看,他最近到底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张智刚坐下就忍不住开口问道。

  “来,小伙子走近一点儿,我来给你仔细看看。”刘道长示意我做到他对面的椅子上面。

  我走过去坐下,刘道长便盯着我仔细看了起来……

  没过几秒,他脸色骤变,额头上面开始冒出了冷汗,我甚至从他的双目之中,看到了惊恐的神色闪过。

  “小……小伙子,你……你把左手快点伸过来给我看看。”刘道长看着口气颤抖的说道。

  这刘道长短短数秒前后的巨大变化,我和张智全都看在眼中,我俩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惊慌之意。

  我把左手伸出递给刘道长,刘道长握住我的手腕,低头仔细盯了一会儿后,让我和张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刘道长快速起身,“砰!”的一声就跪在了我的面前,双手同时反过来背面朝下贴着放在了地面上,他跪下之后,始终低着头好似不敢抬起头看我一般。

  这刘道长突然的变故让我和张智都大吃了一惊,我忙想伸手把刘道长从地上给扶起来,但他却在此时从身上拽出了一把匕首,没有半分犹豫的朝着自己的大腿上面就狠狠地刺了下去!

  “噗嗤~!”一声,一道血珠从刘道长大腿上面迸出,血红色的血迹瞬间就染红了他的大腿。

  我和张智俩人这下是彻底愣住了,还没等我俩开口问刘道长,他却开口对我们俩颤声道:

  “是我有眼无珠,是我该死,我不该插手,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刘道长说着不管插在大腿上的匕首,不管那血流不断的伤口,把口在地上磕的“砰!砰!砰!”。

  见此,我和张智忙上前想帮刘道长的忙,却被他给用力一把推开:“滚!你们想害死我这个老头吗?!马上给我滚!”刘道长一边大声骂着我的张智,一边用手用力推开我。

  “刘道长,你先别动气,我和张智帮你把伤口包扎好,马上就走。”虽然我并不知道刘道长刚才在害怕什么,但我真的不忍心看着他的大腿继续流血。

  “如果你们不想让我惨死的话,就马上滚!马上!!”刘道长双目圆瞪,看着我和张智大声吼道。

  没了办法,我和张智只得带上追命快步离开。

  走出屋子,临走之前,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拿出了手机给120急救中心打了个电话,这万一那刘道长因为我这次来而失血过多身亡的话,我肯定无法接受。

  挂断电话,我和张智在路口一直等到救护车来了之后,这才上车走人。

  在车上,我和张智俩人坐下都没有开口说话,很显然张智刚才也被那刘道长过激的反应给吓住了。

  到底我身上跟着什么可怕的东西,能让一个道士瞬间变成刚才那个样子?越想我心里面就越是不寒而栗……

  张智在这个时候,点燃了一根烟,连着深吸了好几口这才对我问道:“我说琴生,你这到底招惹了哪路的凶鬼?这也太邪乎了!”

  我叹气道:“我要是能知道就好了。”

  “那咱现在去哪?”张智发动车子问我道。

  “哪儿人多咱今天晚上就去哪,阳气重。”我现在是真的害怕了,最近连续经历过太多恐怖离奇的事情,我快被吓出神经衰弱了。

  “行,反正明天周日,咱今天晚上去网吧通宵。”张智说着便带着我朝着市区里面赶去。

  在半路上,我手机却又响了,拿出来一看,正是我妈给我打过来的。

  “喂,妈。”

  “琴生,你、你现在睡觉了吗?”电话那头我明显听到我妈的语气里面带着一丝哭腔。

  “我没睡觉,怎么了妈?”我问道。

  “这事儿在电话里也不好跟你说,你先回老家吧,你外婆想看看你。”电话里我妈沉声说道,我听得出她正在努力克制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我好似明白了什么,忙开口问道:“妈,我外婆她怎么了?”

  问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妈再也热不住,哭着对我说道:“琴生,你快回来吧,你外婆她……她快不行了,想见你最后一面。”

  听到这里,我几乎晕厥,从小到大都是我妈和我外婆一起把我给拉扯大,我对她的感情很深,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耳朵里面嗡嗡直响,以至于我妈后面跟我说的什么都没有听见。

  祸不单行,说的就是现在的我……

  挂断电话之后,我顾不上去管自己身上到底跟着什么东西,忙招呼张智掉头,往我外婆村子里开去。

  在回去的路上,我忍不住从车窗探出头仰天大吼:“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

  等我和张智连夜赶回到外婆所在的堂村后,已是半夜。

  把追命自己留在车里,我和张智急匆匆下车。回到外婆家中,我忙朝着屋里面跑去,刚进屋的时候,却看到我大厅里面都是人,我妈,舅、表弟还有村子里两个明事的老人都围在这个不算大的外屋里看着我外婆。

  而我的外婆就站在这人群的中间!只不过现在的她却站在一个板凳上,靠着墙不断地摸索着什么,我们都凑过去看,却在墙上什么对找不到。

  “妈,外婆她这是怎么了?”我走到我妈身前低声问道。

  我妈对我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让我先不要说话。

  就这样我一直站着,看着外婆踩在板凳上面摸墙。看着外婆那张满是皱纹却有和蔼的脸庞,我双眼开始发酸,因为我在小的时候,经常听村子的老人说,这人快死的时候,神智开始变化,有的人就会‘摸墙’……

  外婆‘摸墙’大约持续了五六分钟,只听她看着天花板大声喊道:“妈,妈,抱抱我……”

  我想我外婆她一定是看到了外曾祖母,她喊完后,闭上双眼整个人朝着地面上躺去。

  我舅靠着外婆最近,他忙上前接住了她,怎么叫都叫不行,村子里的明事的老婆婆上前看了一会,摇头道:“人走了……”

  “外婆!我回来了!”我看着紧闭双眼的她,跪了下去……

  屋子里面一片哭声,我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跪着过去一把抱住了紧闭双眼的外婆,失声痛哭。

  我满脑子都是和外婆在一起的画面,小时候外婆送我上学;给我做饭;给我缝棉衣棉裤;她去下地,我在路边树林中抓蛐蛐;过生日的时候她帮我包饺子;过年的时候我问她要压岁钱;她还没有来得及见我最后一面,和我说最后一句话就走了。

  走的那么突然,那么快,我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在这一刻我才突然明白了人生命真的很脆弱,也明白了亲人阴阳相隔的至痛,好似全身被撕裂开了一般!

  ……

  这一晚上怎么过去的,我是完全没了印象,我只知道外婆被我舅舅给背到里屋里面,我妈就带着我先去南屋休息了。

  一夜失眠,第二天起来,我舅去村委盖章,而我妈准备着打理后事,张智则帮忙和我表弟一起在门口接着来奔丧的亲戚,而我则是一直跪在外婆的棺材前面守着她,我想多陪陪她老人家。

  晚上,亲戚村里的邻居也都走了,我舅带着表弟去市里联系火葬场了,整个人院子就剩下我和我妈还有张智。

  “妈,张智,我自己在这里陪着外婆就行,你们都累一天了,先去屋子里休息,今天晚上我来守灵。”我看着我妈和张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