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十一章 守灵诈尸

第十一章 守灵诈尸

  因明天我妈还得早起去当地火葬场办理火化,同时还要到当地公安部门带上户口本给我外婆办理户口注销手续。所以嘱咐了我几句守灵的禁忌,便先回南屋休息了。

  我妈告诉我的守灵禁忌我都牢记在心。第一,不能让眼泪落在我外婆尸身上;第二,不能让野猫靠近;第三,灵堂一整晚香烛不能断掉。第四,外婆尸身若散发出异味,要马上去告诉她。

  我们这边守灵时的习俗很多,比如素颜端庄,不能佩戴首饰,男不可穿短裤,女不可穿裙子,不可披头散发,不可浓妆艳裹,尤其是不可穿拖鞋,露出脚趾,即便是夏天守灵也要坚持忍耐。

  再一个习俗就是,守灵的时候,还要叫一个明事儿的妇人一起帮忙看着,以防家属因困睡着的时候,犯了禁忌。

  今天晚上和我一起守外婆灵的便是邻村里的一个姓常大妈,她话不多,但干起事儿很认真。

  看着我妈自己回到南屋,说是南屋,倒也不在一个院子里,我外婆灵堂的这个院子是一个独院,在村子的最后面。

  我不知道我妈今天晚上还能不能睡着,因为外婆的死同样对她打击很大,外婆走的这段时间,她的眼睛一直都是红的。

  自外婆走后,唯一可以让我们感到安慰的是:外婆她走的很快,没有病痛折磨。

  “琴生,我说你也别太伤心了,这生老病死,乃是上天注定的规则,我们每个人都逃不掉。”张智说着走到我身后,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嗯,你在我家帮了一天忙,也赶紧回去吧,明天你还得上班呢,晚上回去开车慢点,注意安全。”我对张智说道。

  张智看了看时间,点头道:“行,那我先回去,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尽管给我打电话。”

  把张智送出门外,我把追命带到院子里,关好大门,再次回到灵堂前,跪在外婆的尸身下。

  看着外婆她一动不动的躺在木床上,我到现在都无法接受她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我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也再不会看到她那忙碌的身影……

  心中的难受和脑海中不断涌现出过去和外婆在一起的画面,一直缠绕着我,让我痛不欲生!

  直到现在,我才彻底感受到自己身变最亲近的人离去,是有多么的痛苦。

  “外婆,祝愿你在另一个世界一切都好,要是想我了,或是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可以给我托梦。”我看着外婆的尸身低声说道。

  ……

  时间总是在人的不经意间一点点偷偷溜走,不知不觉我一个人已经跪在灵堂前半夜了,凌晨1点多的时候,我突然听到院子外传来了一阵追命急促的狗叫声,叫声很急,也很短,只有几声便没了。

  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起身想去桌前喝口水。可也就在这个时候,整个灵堂里面突然吹进了一股冷风,这股诡异冷风就好似会拐弯一样,围着灵堂转了一圈儿后,然后彻底消失。

  我被刚才那阵冷风给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匆忙喝了一口水后,朝着灵堂外面走去,院子里面静悄悄的,这天即便是晚上也热的要命,根本就感觉不到哪怕的一丝微风。

  既然没有起风,那么刚才那突然出现在灵堂里面的那股诡异的冷风又是怎么回事?

  在经历过这么多灵异恐怖的事情之后,我开始变得敏感和谨慎起来,一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引起我疑心。

  站在院子里我把追命叫了过来,见它没有异常,也就放下心,转身回到灵堂准备继续守灵。

  就在我刚刚跪在外婆尸身前守灵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阵“吱呀吱呀”的声音,声音并不大,但我却听的清楚,那声音就好像有人在用手指甲不断地抓木板所发出的声音差不了多少!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这一阵“吱呀吱呀”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刺耳,顿时就让我的全身一阵阵冒着凉气,头皮发麻。

  这……这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我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恐惧心理,仔细听着那一阵阵声音传来的方向。

  “嘶~!”当我听清楚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儿没吓疯,因为那“吱呀吱呀”的声音分明是从停放我外婆的木床上面发出来的!!

  我叫了一声常大妈,却发现她没有在灵堂里面,估计八成是去外面上厕所了,现在整个灵堂里面就剩下我自己一个人。

  我强迫自己顶住恐惧,慢慢地抬起头,朝着躺在我前面木床之上外婆的双手那边看去。

  当我抬起头看到外婆右手的时候,吓的魂飞魄散,因为我清楚看到她的右手又开始动了,用细长的手指甲一直在挠着身下的木床板!

  “吱呀吱呀吱呀……”那刺耳的挠床板的声音让我不寒而栗,由于我外婆走后,当时心跳脉搏都已停住,而且瞳孔也开始放大,所以说她绝对不会‘死’而复生。

  那她现在用手指不断地挠床板又怎么解释?这难道就是老人们口中常说的诈尸?!

  “啪!”一声脆响从我身前的木床上面传来,吓得我全身一颤,抬头的同时,正好看到了我外婆的尸身正在一点点从木床上面坐起来。

  此时,我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吓得忙往前趴下,匍匐爬进了我外婆尸身所躺的木床下躲了起来。

  “砰!!”接着又是一声闷响,我趴在木床下面回头看去,清楚地看到我外婆那一双穿着黑色寿鞋的脚落在了地面上。

  她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我能听到她在发出一声声低沉的怪笑:“咯咯咯咯咯……”听的我全身发毛,趴在木床下面大气儿不敢喘。

  极度的恐惧,让我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每一根骨头都在颤抖。

  “砰!!”又是一声闷响,我看到我外婆那一双穿着寿鞋的脚直邦邦的跳了起来,朝着灵堂外面跳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常大妈从院子里走了回来,当她看见我那又‘活’过来的外婆后,吓得双眼圆瞪,张大口想喊人却叫不出来,满脸都是惊恐的神色。

  “咯咯咯咯”我听到从外婆口中发出一阵阴冷的低笑,接着便看到她朝着常大妈那边扑了过去,用一双僵硬的胳膊死死地抱住了常大妈,越嘞越紧!

  本来常大妈就吓得喊不出声来,这样被我外婆给死死勒住,更是一声都发不出,脸上瞬间变的惨白,嘴唇不断张合,但就是喊不出一声来……

  从小我就听说过,死后的人一旦诈尸,起来之后见到人就会扑上去死死抱住,直到勒死那个人为止。

  我外婆就这样抱着常大妈在灵堂里面一跳一跳,一边跳,一边发出诡异低沉的笑声:“咯咯咯……”

  藏在木床下面萎缩着的我心里面怕的要命,想过要冲出去救人,可是当真正面对死亡的我,怎么也无法下定这个决心。

  一直藏在木床下,我可能就会活下去,可一旦冲出去,在即便我大声喊叫,这灵堂在村子最后面,不一定有人能听到赶来,所以结局就是我九成九就会被诈尸后的外婆给活活勒死。

  “砰!砰!砰!”那跳起落下的沉闷声,宛如一只滚烫的铁锤一下下重重地砸在我心口,让我心痛难安。

  我侧身看去,正好看到常大妈那被勒得发紫的嘴唇哆嗦着,她好像拼命地想说话,但就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常大妈用一双满是恐惧和渴望的目光四处张望,恰巧看到了藏在床下的我,她马上用一双恳求的眼神盯着我看,努力一张一合的嘴好似再对我说:“救救我……”

  我经受不住她那恳求的目光,但内心的恐惧和与生俱来害怕死亡的本性让我依旧一动不动的藏在床下。

  “汪!汪!……”就在这时,突然传来追命的叫声,我只见到一道黑影从灵堂外面冲了进来,大叫着朝着我那诈尸后的外婆扑了过去。

  在这一瞬间,我突然感觉自己都不如一条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