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十二章 初见玲珑

第十二章 初见玲珑

  追命朝着我那已经诈尸的外婆身上就扑了过去,因为在木床之下视线被限,我根本看不到追命扑过去之后的画面,只听见追命发出一声哀嚎,整个好似被打飞出去一般,重重地摔落在地。

  心中的自责、挣扎和恐惧都伴随着追命这一声尖锐的哀嚎全部消散,到了眼下这一步,我也是豁出去了,一咬牙直接从木床之下爬了出,站起身来朝着灵堂后面看去,正好看到了诈尸后的外婆紧紧抱着常大妈。

  此时的常大妈已经垂了下头,双臂微微弯曲,整个人一动也不动的被诈尸后的外婆给抱着,生死不明。

  情况危机,我还不急多想,一边大喊着一边朝着常大妈那边就跑了过去。

  这喊声能不能被人听到,就得看我的造化了,这诈尸后的死人,我是第一次面对,是死是活就得看有没有人赶来救我。

  转眼我就冲到了常大妈的身前,这个时候,我一抬头正巧于诈尸后的外婆四目相视,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的我三魂差点一起出了窍!

  诈尸后的外婆脸色全都便成黑紫之色,双眼半睁,发灰的瞳孔比眼珠都大,口中还不断地往外留着白色的液体,鼻子塌陷,双耳干瘪,嘴角往上翘着,那诡异的笑容看着我一阵发憷!

  同时,她也正用那一双发灰的眼睛盯着我看,喉咙深处不断地发出“咯咯咯咯”的笑声……

  咽了一口唾沫,我低头不再去看这让自己心悸的一幕,忙伸出手救人。

  我双手抓住外婆那冷冰冰且硬邦邦的手臂后,用力往后拉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足够大的力气拽开。

  无论我怎么用力,我外婆那双硬邦邦的手臂就好似铁钳一般纹丝不动。

  眼见常大妈这么长时间一直低着头一动不动,继续这么拖下去,她肯定凶多吉少,而且现在就算我跑出去叫人也来不及了,当下我便不再犹疑,直接跑到墙边找了跟抬棺准备用的大粗木用尽全力朝着我外婆的头上就砸了下去。

  木棍砸下去的同时,我心中也在暗想:‘外婆,外甥真的对不住您了,这人命关天啊!’

  “砰!!”随着我手中的木棍砸在了我外婆的脑袋上面,她一下子就松开了紧紧勒住常大妈的双臂,转过身子怪叫一声,朝着我就猛扑过来。

  “我天!”我吓得大喊一声,忙把手中的木棍再次朝着诈尸的外婆身上砸了过去。

  “砰!”木棍砸在外婆她那硬邦邦的尸身之上,没起一毫用处,她仅仅后退一小步,接着再次扑了过来。

  我见情况不妙,忙把木棍朝着外婆身上一砸,转身就朝着灵堂之外夺命而逃。

  可让我万万都没有想到的是,在我刚刚迈出灵堂门槛时,就感觉背后传来一股冷风,接着我便感觉上半身一紧,整个人被追上来的外婆双臂死死勒住,动弹不得。

  接着身子一轻,诈尸后的外婆抱着我在院子里面一下下的跳了起来,每跳一下,我就感觉勒住我身子的手臂就紧了一分!

  一开始我还能开口大声呼救,但是越往后勒的越紧,我便只能出气喘不进气。

  接着我开始感觉脖子和脸部充血发胀,而且没法呼吸,难受的同时,意识也在一点点减弱。

  无可否认我的确很怕死,但现在我却不得不真的要面对它了。

  就在我认为自己今晚必死无疑的时候,突然外婆那双紧紧勒住让我无法呼吸的手臂突然松开了,死里逃生的我连忙一边拔腿而逃一边大口喘气。

  喘着气我心里面还在想,难道是外婆她认出是我来了,放过了我?

  想到这里,我回头看了过去,却发现刚才还诈尸的外婆现在却已经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纹丝不动。

  而在我外婆躺下的尸身旁边,则有一个人影站在那里,我接着灵堂里面照出来的灯光仔细一看,来的那个人正是之前那个一直缠着我娶她的变态算命老头!

  他……他怎么突然来了?

  算命老头见我一直在盯着他看,笑嘻嘻地对我说道:“我说小伙子,你怎么一点儿礼节都不懂?我刚才救了你的命,你却连个谢字都不说?”

  “刚才……刚才是你救了我?”我看着那个算命老头问道。

  “除了我这个村子里没有人能就得了你,这诈尸抱人跳,几个成年男人的力气都不一定能把她从你身上给拽开。”算命老头说着又低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我外婆的尸身。

  “我外婆她怎么会在今天晚上突然诈尸?”我问道。

  “那就要问你自己了,这起诈尸并非意外诈尸,而是有人在幕后用邪术操控。邪术虽然厉害,但能让你外婆诈尸必须要满足三个条件,缺一不可。第一,死者生前有遗愿未完成;第二,死者死后不可超过三天;第三,必须要知道死者详细的生辰八字。”算命老头看着我语气突然一转,接着说道:

  “沉琴生,你并不傻,能知道你外婆详细生辰八字而且又想害死你的人不用我说你自己也能猜出来是谁了吧?”

  听到算命老头的话后,我脑海之中顿时就闪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叶采薇!!!

  她和我在一起的这三年来,每年都会和我一起帮外婆过生日,所以我外婆的生辰八字她清楚的很。我万万没有想到采薇的心肠会恶毒到了这种地步,害我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利用已故的长辈来害我!

  这件事情已经让我无法容忍,我心中暗下决心,先把外婆的后事给处理完毕,然后再去找到采薇,跟她算一算这笔账!

  我先是招呼那算命老头帮忙一起把外婆抬到木床上面,然后朝着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常大妈就走了过去。

  晃着叫了几声,常大妈依旧双眼紧闭,我伸出手朝着她的鼻息探了过去,顿时让我全身一凛!

  因为此时的常大妈已经没了呼吸!

  “不想让她再醒过来的话,你就继续挡着我。”在我身后传来了那算命老头的声音。

  听后我忙把常大妈轻轻放在地上,往后退去,给那算命老头让开了位置。

  追命也在这个时候,一瘸一拐的朝着我走了过来,看到追命后,我一把抱住了它,四下检查它的身子,好在它并无大碍。

  算命老头蹲在常大妈的身前,单手朝着她的身上快速按下几个穴道,没一会儿常大妈便长吸了一口气,整个人从地上坐了起来,可是还没等她坐稳,便再次朝着地上躺了下去。

  “常大妈她没事吧?”我心有担忧的问道。

  算命老头拍了拍手从地上站起来看着我重重地叹了口气道:“估计是不行了……”还没等我说话,他马上又接着说道:

  “不过小伙子,要救这个妇人的命也不是没有可能,但问题是……”

  “问题是什么?”我忙问道。

  “问题是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个要求。”算命老头用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看着我说道。

  虽然我已经从他这双色眯眯的眼睛之中猜出了他口中的那个要求,可还是硬着头皮问道:“什么要求?”

  算命老头笑了笑从身上再次拿出了之前被我扔掉的红纸婚约,递给我了:

  “要求就只有一个,你在这张婚约上面按下个手印,答应娶了贫道我,贫道才会尽心尽力帮你救人,同在一条船,不能两条心,亲爱的你说对不对?”

  一句亲爱的,差点没要了我的命。

  “如果我不答应呢?”我话还没有说完,那算命老头一句话不说转身走人。

  我低头看了一眼到现在还生死不明的常大妈,一狠心、一咬牙,开口叫住了那走到灵堂门前的算命老头:

  “你等一等,我答应你这个要求,但是前提是你必须要救活她。”当下救人要紧,反正这个红纸婚约又不是结婚登记,没有法律效应,到时候我翻脸不认,他又能怎么样?

  算命老头听到我的话后,哈哈一笑,并没有转身,而是对着门外的院子中喊道:“都办妥了,进来吧。”

  他的话音刚落,我模糊的看到院子外面多出了一个黑色人影,随着那黑色的人影慢慢靠近,好似是一个女人,在靠近一个身段婀娜、容貌似花的美女站在了灵堂的门前!

  她年纪约莫二十二三岁,肤如白玉,眉目如画,美的就像是一朵出水的莲花,纤尘不染。

  她的左眼被黑色的头发给挡住,但让我觉得很奇怪的是,在这七月的大热天,她却穿着一身厚厚的刺花绒服。

  没等我反应过来,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我傻了眼,那美女先是与我这边走近几步,然后低头朝着我单膝跪了下去,同时红唇微动:

  “玲珑参见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