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十三章 身有怪疾

第十三章 身有怪疾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个穿着怪异的女人是谁?她口中的‘岛主’又是什么?还有她怎么说跪就给我跪下了?

  这个世界也太疯狂了,这中二也是病,他们得治……

  不对……那叫玲珑的人不是算命老头,而是她?!也就是说跟我签下这一纸婚约的人就是跪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

  “啥?我说姑娘你没有认错人吧?我叫沉琴生,不是什么岛主。要不你先起来,咱们有什么话都可以好好说,别跪着。”看着跪在面前那个极为俊俏的女人,我上前一步弯腰试图把她给从地上扶起来。

  这时一旁那算命老头却一把拉住了我,说道:“不是‘岛主’,而是道主,玲珑她虽已为你妻,但你却是我们道门之主,她跪你你受得起。”

  我把胳膊从那算命老头的手中抽了出来,看着他说道:“这不是受得起受不起的问题,什么道门主不主的,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原因,她都不应该给我下跪,人与人之间都是平等的,除了父母与天地,谁也不能跪。”我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准备把跪在地上的那个女人给拉起来。

  那女人被我拉起来之后,脸色微微发红,低着头并不言语。我一直都弄不明白,她为什么在这热得要命的夏天却穿着一身厚厚的绒服?这不热吗。

  不过当务之急并非是弄清楚这个疑问,而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常大妈,想到这里,我忙对那算命老头说道:

  “我说这婚约上面的手印我已经按了,你能先把常大妈给救过来吗?”

  谁知那算命老头听到我的话后,却开始哈哈大笑起来,他笑着对我说道:“姓沉的小子,你还是真的好骗啊,她刚才就已经被我给救过来了,再醒过来就没事了。”

  “老头你玩我?!”我有些发怒。

  “所谓兵不厌诈,自己没长脑子,赖谁?”那老头面带笑意的对我说道。

  “算了,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今天救了我一条命我记住了,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不管这老头怎么样,恩情咱都得记在心里,而且得报。

  那老头听到我的话后,点头道:“你还别说,我现在还真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情?我话先说前面啊,搞基的事情你别找我!”我说道。

  “你既已答应娶我女儿,那么劳驾你以后能够代贫道照顾好她。”

  “什么?她是你女儿?!”虽然我已经猜出站在我身旁这个拥有绝世容貌的女人就是刚才那张红色婚约上的玲珑,但我却万万都没有想到她居然是这猥琐算命色老头的女儿!

  这长得一丁点儿都不像,一个美到没边,一个丑到爆胎。

  那算命老头好似看透我心里面想什么一般,老脸之上闪过一丝尴尬,咳嗽一声道:“干女儿,干女儿……”

  还算他有自知自明。

  “对了,姓沉的小子,贫道我记得你刚才说过一句话,这人呐对谁都不能下跪,唯独可以跪父母和天地对不对?”那算命老头看着我一脸坏笑。

  “对,怎么了?”我隐隐觉得这老头突然问这句话肯定要给我下什么套。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得给贫道磕一个头,玲珑是贫道的干女儿,你答应娶了她,就是她的丈夫,贫道也就是你的岳父,你给贫道我下跪也是合情合理的吧?”那算命看着我说道。

  果然,这老家伙肚子里面全是坏水,到现在还想占我便宜。

  我故意岔开话题问道:“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找到我,又偏偏让我娶了你的干女儿?”

  因之前采薇的原因,我什么事情都往坏处想。

  “因为只有你才有可能治好她身上的怪疾,你也看到了,这七月之天玲珑依旧穿着绒服棉衣,正是因为她天生畏寒,哪怕是烈日炎炎的正午,也必须要穿棉衣,只有这样她才会好受一些。”算命老头说道这里,轻叹一口气,又转头看了玲珑一眼。

  “我身上的怪病从出生就有,以及我左眼的眼球是红色的,所以父母自我出生那一天,就把我遗弃了。”这时玲珑抬起头看着我说道,她的声音很甜,宛如天籁,让人听到就会感觉很舒服。

  若是她的亲生父母看到玲珑现在这幅惊若天人的容貌,肯定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我听到玲珑说完后,又看着算命老头问道:“你凭什么就认为我能治好她身上的怪病?我又不是医生。”

  “她身上的病,世界上任何一个医生都无法医治,唯有你,原因你以后自然会知道。”那算命老头又接着对我说道:

  “姓沉的,你问题都问完了吗?现在应该给你岳父跪下了吗?”算命老头看着我问道。

  “我们这一没领证,又没有举行婚礼,你算不得我真正的岳父,我不跪。”我一口回绝。

  “好小子,既然你不想跪,我也不勉强你。好了,从今天晚上开始我就把玲珑托付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对她,要是让她受一点儿委屈,嘿嘿……你自己掂量吧。”那老头看着我说道。

  “不是……你真打算把你女儿交给我?”我问道。

  “不光是她,还有这个给你。”那老头说着从身上拿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扔给了我。

  我一把接住,低头一看,那老头扔给我的正是一块儿黑色的木牌,在这块木牌的中间还写了一个红色的“甲”子。

  “这个是??”我问道。

  “随身带好,命丢了这个牌子都不能丢。”算命老头对我说完后,又转头朝着玲珑那边看了过去,他看着玲珑说道:

  “玲珑,我先走了,等回来再来看你们。”

  “爸,你一路小心,注意安全。”玲珑嘱咐道。

  “知道了,走了!”那老头转过身朝着我俩摆摆手,快步走人。

  看着那老头走远的背影,我站在远处看了看手中的这块儿木牌,又看了看站在我身旁的这个刚刚嫁给我的美女玲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这怎么就平白无故多出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媳妇来?

  我和玲珑先是把地上躺着的常大妈一起抬到后屋的床上,然后一起出来继续在外婆的灵堂前面守灵,我俩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双目中看出了拘束和尴尬,她就这样站在我身旁也不说话。

  心道咱总不能让一个女孩子主动和我说话吧?所以我便当先打破僵局,看着玲珑问道:

  “咳!你……你就叫玲珑?”

  “嗯,姓水,名玲珑。”

  “水玲珑,好名字,好听。”我默念着玲珑的名字。

  “对了,你爸他去哪了?干什么去了?”我想起那算命老头刚才走的很急,肯定有什么急事。

  玲珑微微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他经常出门,但很少会告诉我去哪,干什么。”

  “这样啊。”我答应了一声,接着对玲珑问道:

  “还有你真的很怕冷吗?”我看着她好奇的问道。

  “嗯,很怕,我身上的体温比你们正常人低很多。”玲珑说道。

  “那个算命的老头真是你干爸?”我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让我不明不白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是的。”玲珑点头承认。

  “那你真的愿意嫁给我?”我之所以这么问是有原因的,毕竟到目前为止,那一纸婚约都是算命老头让我签下的,从来都没有问过她的意愿。

  而且我还认为,如果两个人真的要在一起,那必须得有感情的基础。

  “愿意,我爸跟我说你是个好人。”玲珑说道。

  “这个世界上好人有很多。”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