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十四章 遇贴墙走

第十四章 遇贴墙走

  “可是愿意娶一身都是怪病的我的人不多。”玲珑看着我说道。

  “你别开玩笑了,不是我吹牛,就你这容貌和身段,要是出门的话,我保证追你的能从这里能排出三十里地去。”我说道。

  玲珑笑了笑,并没有接我的话。

  “我还有件事情要问你,你既然是他的女儿,肯定知道我之前遇到的时候,叶采薇她到底跟谁学的那种借名的邪术?另有我身上的影子为什么会出现别人的样子?”我到这里,我再次低头朝着自己的影子看去,出现的依旧是那个和采薇在一起的男人身影!

  玲珑听到我的话后,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琴生,并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只是这些事情我恐怕知道的和你差不了多少。”

  我有些失望的点点头,便低头沉思了起来,最近这发生的一连串诡异的事情,让我紧绷的神经到现在都没有彻底放松下来。

  就这样,玲珑在这灵堂里面一直陪着我跪在外婆的尸身前面守灵到了天明。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刚亮,常大妈就醒了过来,她从后屋走出来,看到我外婆躺在木床上的尸身之后,先是吓的一愣,接着长出了一口气,自言道:

  “昨个儿做梦真是吓死人。”

  “琴生啊,我这昨天晚上睡着了你怎么也不叫醒我?我这一晚上也没帮你外婆把这灵给守好,可真对不住。你说人这年纪一大,夜都不禁熬了。”常大妈看着我一脸歉意地说道,看来她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当成是噩梦一场了,这样也好省的我再和她解释了。

  “没事常大妈,这天也亮了,要不你先回去休息?”我说道。

  “也行,你妈也快回来了吧?哎呦,琴生,这……这个姑娘是你女朋友?长得可、可真俊俏唻,这怎么大热天的还穿着棉衣??”常大妈看到站在我身旁的玲珑吃惊地问道。

  “大妈,我身上从小就有一直怪病,怕冷。”玲珑笑着对常大妈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行,我先回去,晌午你外婆出殡的时候我再过来。”常大妈说着便急匆匆的走了。

  “琴生,你吃早饭吗?我去做饭。”常大妈走后,玲珑看着我问道。

  “我跟你一起吧。”我说道。

  “不用,我自己就行啦。”玲珑说着问清楚厨房在哪,自己便去忙活了。

  就在玲珑刚去厨房没一会儿,我妈就从前面的南屋回来了,她看到站在院子里的我后,第一句话就问:“琴生,你外婆灵堂的香烛一晚上没有断吧?”

  我说道:“没。”

  “那就好,你过会吃了饭去门口看着点儿人,村里就要来人了,咱现在就得准备好。”我妈说着先朝着灵堂里面走了进去。

  我们这边白事的习俗就是亲人死后守灵结束,第二天马上就得送往火葬场活化,当天直接下葬,入土为安。

  在下葬之前,中午要请来奔丧、抬棺、吹丧曲的人吃饭,吃过饭才可入棺下葬。

  “妈,我得先跟你说个事。”我跟在我妈身后说道。

  “什么事?”我妈一直看着躺在木床上面的外婆尸身,说话有气无力。

  “就是我女朋友来了。”我说道。

  “采薇来了?”此时我妈脸上才多少有了一丝喜色。

  “不是,我和采薇分手了,这个是我新交的女朋友。”我说道。虽然我现在和玲珑并没有感情基础,但目前对我来说,只能这么跟我妈解释。

  “什么?!你跟采薇分手了?因为什么分的手?”我妈看着我问道。

  我说道:“一句话两句话也跟你说不清楚,总之已经分手了。”

  我妈看着我嗟叹一声道:“你说你想的什么?采薇多好多懂事的一个姑娘,你怎么说分手就跟人家分手了?”

  “不是我要跟她分手,是她喜欢上别人了。”为了不让我妈担心,我并没有说出采薇用邪术借我命的事儿。

  听到我的话后,我妈楞了好一会儿,之后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唉!行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管不了了,那你现在这个女朋友带过来先让我看看。”

  就在我妈话音刚落的时候,玲珑端着一个两个盛满稀饭的瓷碗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正好被我妈看到。

  “琴生,就是这个姑娘?她、她怎么这个天穿的这么厚?”我妈低声对我问道。

  “她身上得了一种怪病,很畏寒,所以即便是夏天也得穿着厚厚的棉衣。”我说着便朝着玲珑走了过去,对她介绍道:

  “玲珑,这是我妈。”

  “阿姨您好,我叫水玲珑,是您儿子的女朋友。您吃早饭了没有?我这刚好做了一些,要不您吃点儿?”玲珑看着我妈问了一声好。

  我妈盯着她看了数几秒之后,点头道:“好,我吃点,琴生,去屋子里先搬一张桌子出来,咱们坐在院子里吃就成。”

  ……

  我和我妈以及玲珑三人一起坐在院子中间吃玲珑做的早饭,不得不说这玲珑做饭的手艺还真是了得,普普通通的家常稀饭都被她给煮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吃过早饭后,我舅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市里也赶了回来,没一会儿院子外面便开来了火葬场的白车,我去看过外婆最后一眼,便一起把她送上了火化车。

  我妈让我和玲珑一起在家里接待过会要来奔丧和抬棺的人,就急匆匆和我舅一起上车走了。

  看着那辆白色的车子消失在路口的尽头,我心里面突然再次泛起难过痛苦的情绪,外婆这一走,便就和我们阴阳永隔了……

  “亲去离别痛失人,人之为苦袖湿短。天上人间花满月,何时再也不相见。琴生,你别太难过了,你相信我,外婆她在另外一个世界会过的很好。”这时,玲珑走到身旁对我轻声说道。

  “嗯,我相信。”我点头。

  也就在外婆走后不久,村里面来送纸奔丧的人陆续开始来了,村里买菜的李嫂受我妈所托,帮忙买来了一三轮车的菜和鸡鱼肉。

  我和玲珑俩人分工,我负责招呼来奔丧和抬棺吹曲的人,而她则是和李嫂一起在厨房里面忙活,在午饭前要做好四大桌子饭菜,时间的确很紧。

  好在虽忙,一切倒也有条不紊,中午刚刚吃过饭,我妈和我舅就带着外婆的骨灰回来了,当天下午就把我外婆给下了葬。

  忙活了一天后,我和玲珑俩人都给累的不轻,当天晚上吃过晚饭后,我妈便让我和玲珑一起去前面的南屋睡觉,她自己留在这里睡觉。

  因为南屋房间多,床也多,因为我们这边的习俗就是:没过门的媳妇晚上是不能睡在一张床上。

  我和玲珑变带着追命一起去了前面的南屋,就在刚走进院子准备关门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很多人杂乱的喊声。

  听到那些喊声后,我对玲珑说道:“村子前面肯定出什么事了,咱过去看看?”

  玲珑点头答应,我先把追命关到院子里,和玲珑一起朝着村子前面快步赶去。

  顺着人声所传来的方向寻去,路过承包村里鱼塘承冯家门前的时候,我看到他家大门开着,亮堂堂的门灯也开着,院子里围满了人。

  而且很多人都在低声议论着什么,本能的好奇心让我靠近入群带着玲珑朝着中间挤了进去。

  到了院子中间,我这才看清楚,原来是承冯正佝偻着身子,双手弯曲一同放在自己前胸处,低着头紧靠着他家加屋檐下面怪异的一步步走着,谁叫他都不答应……

  承冯就这样靠着去墙一步步的走着,走到头再转过身子继续走,口中还低声不断地念叨着什么。

  就在他再次转身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承冯的脸上有了很大的变化,他双眼的眼角往上翘着,眼窝深陷发黑,眉毛倒竖,鼻尖挂血,再加上他那紧靠着墙佝偻身子走路的样子,看到之后,跟我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感。

  这他娘的承冯到底是怎么了?!

  “靠墙走?!”就在这个时候,站在我身旁的玲珑突然说出了这三个字。

  “靠墙走?什么意思?”我不解地对她问道。

  “你先跟我来。”玲珑说着伸出手拉着我往入群的后面走。

  这时候,我才感觉到玲珑手上的温度真的比常人要低很多。

  玲珑带着我走到了大门后面,她找好一个方向站定,然后抬起头朝着承冯家的房顶看去。

  见此,我也一同抬头朝着玲珑所看的方向望去……

  待我看明白后,直接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