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十五章 驿马劫煞

第十五章 驿马劫煞

  因为我看到在承冯家房顶之上,有一直黄鼠狼正在后退双立前脚弯曲,佝偻着身子,两条后腿一步步的走着。

  此时那承冯靠墙走路的样子,就和他家房顶上面的那只黄鼠狼如出一辙!

  那黄鼠狼走到房顶的尽头,转身再次往回走,同时承冯也跟着往回走,时间和动作都几乎一致。

  难道是承冯被这只成了精的黄鼠狼给上了身?!

  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可以解释现在这种诡异状况的理由了。

  只不过这黄鼠狼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上他的身?

  “玲珑,是不是这黄鼠狼上了承冯的身了?要不他怎么会跟那只黄鼠狼动作都一模一样?”我转头看着站在我身旁的玲珑问道。

  玲珑听到我的话后,好似有些冷先是把绒衣紧了紧,这才对我说道:“琴生,这个我还真的不懂。”

  “你爸爸他是个道士,你从小跟着他长大,居然都不会一点儿道术?”玲珑刚才的话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本以为她和那算命老头一样,精通各种捉鬼除妖之法。

  玲珑看着房顶那只还在不断来回走的黄鼠狼对我摇头说道:“我爸爸他并没有教给我那些捉鬼除妖的术法,我跟他只学会了相面、卜卦、奇门,六壬,四种秘术。”

  “原来是这样,那承冯现在这种情况,我估计是不是只要把那只上他身的黄鼠狼给打跑了也就行了?”我问道。

  “恐怕不行吧,不过我之前听过我爸爸他跟我说遇到四大仙儿上身后,来硬的不行,倒是可以用桃树枝条抽打被上之人,便可克之。”玲珑对我说道。

  “桃树枝?”我默念了一遍,四下看去,心道:这我们村子里除了杨树便是柳树,这短时间桃树枝上哪找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了附近入群发出了一阵阵惊呼的声音,我忙转头朝着承冯那边看了过去,发现此时的承冯已经站定在了屋门口,只不过他的手里面不知何时多了一条粗麻绳。

  他一边把粗麻绳系在屋门之上的横梁上面,口中一边念念有词:

  “上吊好啊上吊好,没来痛啊没来痒;上吊好啊上吊好,没心事啊没苦恼……”此时我清楚的看到承冯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表情也变得极为狰狞可怖!

  承冯家里面现在就他和他老婆,他老婆赶去邻村找‘神婆’,所以这才剩下承冯一个人在家一直没人管。

  “快快快,都别看热闹了,先拦住老承!”这时,入群之中有一大爷当先喊了一嗓子,本来都围在一旁看热闹的入群顿时冲上前好几个汉子,拦住了准备承冯,把他给按坐在了门口的水泥台子上。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有人上去阻拦的时候,承冯并没有反抗,双眼发直的看着前面,仍由被人给按住。

  看到这里,我再次抬头朝着房顶看了过去,却发现之前那只在房顶之上的黄鼠狼已经不在……

  难不成它走了吗?

  “都让让,让让,神婆来了,神婆来了……”在身后传来一阵喊声,我回头一看,正是承冯的老婆带着一个拄着拐杖、满头白发的老太婆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那老太婆走近承冯身前后,先是抬头朝着房顶看了看,然后盯着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承冯好一会儿,突然开口大声喊道:“黄二大爷在此,快快点烛生香!!”

  围观的众人听后,一个个面面相觑,这神婆的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这害人的畜生怎么还得点烛生香和祖宗神仙一般供奉着?

  虽有疑惑,但为了救自己家的男人,承冯他媳妇儿倒也不敢耽误分毫,忙按照神婆所说跑到屋里寻找去了。

  片刻,承冯的媳妇儿她手中拿着香烛就小跑了出来。

  神婆从承冯媳妇儿手中接过香烛,先点燃,站与双眼发直承冯身前,双手横放举香,举香时,她手如问讯状。两手之食指及中指夹着香脚,两大拇指抵住香脚之尾端。

  慢慢地将香平举至眉间,与眉平齐,对着承冯连着拜了三拜,最后将香插于承冯身下的石阶缝隙之间。

  承冯低头看着那三根点燃的香,嘴角裂开,突然怪笑了起来……

  “嗷!~”突听承冯怪嚎一声,伸出右手就恨恨地朝着插在他身前的那三根香一同打断,接着他又站起身子,朝着一旁的水泥墙壁上面就用脑袋撞了过去。

  “快来人按住他!!”神婆大喊一声,接着便有人拉住了想要撞墙自尽的承冯。

  “哈哈哈哈哈哈……撞墙好啊撞墙啊,没有病来,没有苦;撞墙好啊撞墙啊,不愁吃来不愁喝……”这时承冯又开始刚之前一样,发疯般的大喊起来。

  声音极为尖锐刺耳,那根本就不像是人所能够发出来的声音!

  “好个你水狼子!敬你酒你不喝,偏偏要喝罚酒,好!!”这时那神婆看着依旧在自言自语的承冯,像是上来火了,但见她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张长方形、血红色的红纸,用毛笔快速画上黄鼠狼的样子,然后她又在院子里面找了一个石块把那张红纸给压在了承冯家北窗户墙根底下。

  此时,承冯不再说话,而是蹲在地上一直在朝着神婆呲牙咧嘴,一副凶神恶煞之貌。

  神婆并未理会,接着另取3张红纸,又抓了一把房檐土,把红色平铺后卷成喇叭状,而后便把房檐土倒了进去。

  这个时候,刚才还呲牙咧嘴的承冯好似跟个霜打的茄子般,一下子就蔫了,看着神婆全身微微发抖……

  神婆看了承冯一眼,冷哼一声,手中按着那三张卷着房檐土的红纸朝着他就走了过去,先是拿纸在其头顶上先逆时转三圈,再顺时转三圈,然后围着承冯的身子逆时针顺时针各转一圈。

  全部转完后,承冯一下子就昏倒在了房门之前。

  承冯昏倒后,神婆接着便把那三张红纸给点燃了,红纸烧完后灰诡异的自己往天上飞,而神婆也朝着那些纸灰磕了三个头。

  直到磕完头,神婆才送了一口气说道:“好了,他醒过来也就没事了,记住你们家以后再遇到水狼子可千万绕着走,人不犯它们,它们就不犯你们。”

  承冯媳妇儿点头答应、连连道谢,先招呼村民帮忙把承冯给抬进屋,然后她出门送神婆回村。

  神婆走后,院子里围着的众人见再无热闹可看,也便各回各家。

  就在我准备叫着玲珑也回家的时候,她却一把拽住了我,脸色有些发白的对我说道:“琴生,这件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什么意思?”我一下子就被玲珑给弄蒙圈了。

  “我刚才给那个叫承冯的人卜了一卦,卦象为驿马劫煞!”玲珑说道。

  “驿马劫煞?这卦象有什么含义吗?”我疑问道。

  “乾纳甲壬,寅午戌日,马在申,劫在亥时!”玲珑看着承冯所在的那间屋子说道。

  “玲珑,你、你这能给我翻译一下吗?不怕你笑话我,你刚才说的那些我这一个字都没听懂。”这没道家基础可真可怕,看来以后这方面我得多学点。

  “意思就是八卦纳甲,寅、午、戌日,驿马在申宫,劫煞便就是在亥时!也就是今晚的9点到11点这两个小时之间,承冯此劫定难逃。”玲珑说着把前额的发髻顺到耳后,又接着对我说道:

  “而且刚才我还看了承冯的面相,他面部命宫低陷狭窄且有直纹,脸色发青,这是要惨遭横祸之凶相!”

  “如果照你这么说来推断的话,那么今天晚上9点到11点之间,之前那个想害死承冯的黄鼠狼精还会再回来继续害他?”。

  玲珑点头肯定的说道:“恐怕……十之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