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十六章 屋中惊魂

第十六章 屋中惊魂

  玲珑刚才所说的那番话让我心里面不免为承冯担心起来。

  我看了一眼承冯所在的那间屋子,咬了咬牙下定决心后对玲珑说道:

  “玲珑,要不……不要今天晚上你先回家,我自己留在这里看着他,万一那黄鼠狼精再回来害他,我也能喊人拦住。”要是然我眼睁睁的看着别人被害死而不闻不问的话,肯定不可能做到。

  如果今天晚上我不闻不问直接走人后,那么承冯死后,我一辈子都会活在自责和后悔当中。

  在此之前,外婆诈尸那件事已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玲珑看了我一眼道:“要留一起留,要走一起走。”言语简单干练,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那……好!咱俩一起留在这里也行。”说实在话,真要是让我自己留在这里守着那个神色狰狞随时都有可能被黄鼠狼精给上身的承冯,估计这一晚上得吓疯。

  “对了琴生,现在时间还没有到,咱最好先去找几根桃树条来,以防万一。”玲珑对我建议道。

  “成,我记得李家村后面就有一片果园,那里肯定能找到桃树。”就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

  我拿出来一看,正是我同事许开明,外号‘锤子’给我打过来的。

  “喂,锤子,是不是BOSS找我了?”虽然我在回老家之前请了假,但我们公司的BOSS向来阴晴不定,指不定因为啥事就能把你的假期给提前收回。

  “不是,老琴我到你老家了,你这也不出来迎接迎接我。”锤子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你怎么突然来了?你明天不上班?”我问道。

  “明天周末,我听公司里的同事说,你外婆去世了,所以我赶过来看看你。”锤子对我说道。在公司里也就属他的关系跟我最铁,我俩没事下班就一起在路边撸串。

  “那行,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接你。”我问道。

  “你们村西头的大口井这儿。我说老琴你赶紧过来啊,你们这片儿大黑蚊子也太多了,一个个就特么跟战斗机一样,这一会我估计能少了两公升的血,你快点啊。”锤子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你朋友来了?”一旁的玲珑问道。

  “对,我得过去接他,你要不要一起去?”我说着把手机放回到口袋里。

  “好啊,正好人可以认识认识你的朋友。”玲珑一口答应。

  带着玲珑一起走到村西头的大口井附近,我便看到了停在锤子停在路旁的摩托车,但是他人却没在……

  “锤子,锤子!你人呢?”我看着四周喊道。

  “别叫了,我在这儿大号呢!”在一片玉米地里面传出了锤子的抱怨的声音:

  “卧槽,你们这的蚊子就跟没见过血一样,我这朝着屁股上一巴掌下去,都能拍死一足球队!”

  “得了吧你,赶紧解决,等着你。”我对玉米地里的锤子说道。

  等锤子从玉米地里走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我身旁的玲珑,嘴一下子张的老大,双眼瞪的跟牛眼差不多。

  他看着玲珑愣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我……我说老琴,她……她是谁?这长得也太超神了吧?”

  “你嫂子,叫水玲珑。”我接着又对玲珑解释道:“他是我哥们儿锤子。”

  “锤子你好。”玲珑笑着对锤子打了个招呼。

  “嫂子你好,你……你身上……”锤子看着玲珑结结巴巴,有话始终问不出口。

  玲珑微微一笑:“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在这夏天穿着厚厚的绒衣?我天生就有怪疾,体寒畏冷,所以才会有此穿着。”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嫂子你真漂亮,锤子我活了快三十年了,第一次见到像你这么漂亮的。”锤子他这人有话不会憋着,心里想什么,嘴上就说什么。

  “谢谢。”玲珑道谢后,又转头看着我问道:“琴生,要不你先送你朋友回家,我去找桃树枝?”

  “这怎么行,你们去哪,我跟你们一块儿就行,不过你们这大半夜的找桃树枝干啥?”锤子看着我和玲珑一脸茫然的问道。

  “我说用过会它去打黄鼠狼精你信吗?”我对锤子说道。

  “信!肯定相信,因为在我小的时候,我奶奶也被黄鼠狼上过身,折腾了她老人家一辈子,我特么现在最恨的就是黄鼠狼精!!”锤子愤气填胸。

  “要不我骑车带你们去找桃树,今天晚上要是真对付那黄鼠狼精,我肯定也得去。”锤子说道。

  “行!玲珑,你先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和锤子找到桃树枝就马上回来。”锤子那3手的破250最多能坐俩人。

  玲珑答应道:“好,我在这等你们。”

  ……

  等我和锤子找到桃树枝赶回来后,在村头于玲珑会和,三人决定一起去承冯家中等那黄鼠狼精来。

  这人多毕竟也相互有个照应。

  我们三人一同走到承冯家大门口的时候,锤子却停住了脚步,看着门后的院子对我说的:

  “我、我说琴生,要不咱把追命也一起带过来,我听说那黄鼠狼精最害怕大狗。”锤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清楚听到他说话的声音微微发颤,看来虽然他对黄鼠狼精恨之入骨,但从小给他留下的阴影在这关键的时候让他恐惧了起来。

  “这个黄鼠狼精邪乎的很,别说是追命了,刚才来了一个神婆都没有彻底赶走它,咱先进去看看,实在不行就喊人,我就不信这个邪门,咱村子里几百号人还制不了一个黄鼠狼?!”我对锤子说道。

  锤子好像被我刚才所说的那一番话给打了气,一抬腿跟着我玲珑一同走进了承冯家的院子。

  就在我们三人刚刚进入承冯家院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承冯那间屋子里面传出了一声闷响。

  “砰!”这声闷响打破的农村夜晚的寂静,也让我心头一颤!

  之前那被神婆赶走掉的黄鼠狼精又回来了?!

  听到刚才那声闷响后,我和玲珑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深处看到了一丝惧意。

  玲珑她虽有看相卜卦之能,但她却不通捉鬼除妖之术。而她又是一个女孩,在面对这种恐怖的事情,怎能不怕?

  “我说老琴,我怎么感觉这家里面怪慎人得慌呢?”跟在后面的锤子说道。

  “别没事自己吓唬自己,咱先进去看看。”我说着手中紧握桃树枝,带头朝着屋子里面走去。

  屋子里面的灯不知什么已经被承冯给关掉,进屋后,我摸索到点灯开关,按下去后,灯依旧没亮,整个屋子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女友,让我心里面一阵发毛……

  “老琴,灯坏了吗?”锤子问我道。

  “嗯。”我从身上拿出手机,找到手电筒打开照明,一步步朝着承冯所在的那间屋子走了过去。

  屋子门并没有关,走进去后,我先是开口问道:

  “承冯叔,你在屋子里吗?”

  没有人回答我,我拿着手机四下看去,却发现这件屋子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个黑色的旧衣柜立在炕头边上。

  难不成那黄鼠狼精已经来了,并且把承冯藏在了这个大衣柜里面?

  心想到这,我忙举步朝着衣柜走去……

  随着“吱呀”一声轻响,我慢慢打开衣柜,用手机照了进去,衣柜里面出了衣物外,承冯并没有在里面。

  “老……老生,我怎么赶紧身后凉飕飕的?”这时锤子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还没有等我回头,我便也感觉到后面好像有人在对着我的脖子吹冷气。

  忙回头用手机照了过去,正好看到承冯一脸铁青的站在房间的门口,堵住了我们三人的退路。

  他表情狰狞的看着我们三人怪笑道:“咯咯咯咯……你们三个再找谁?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偷个鸡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