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十七章 阴魂不散

第十七章 阴魂不散

  听到承冯那阴冷的语气后,我深吸一口气,用力握紧手中的桃树枝,做好先发制人的准备,一旦承冯做出任何对我们不利的举动,好便马上动手。

  而这时锤子却看着承冯说道:“我说这位大哥,这你去找‘鸡’、偷‘鸡’那是犯法的事,不要我带你去做个足疗你看怎么样?”

  “鸡……我要去偷鸡吃,吃鸡……你们要不要一起去?”承冯好似根本就没有听锤子的话一般,依旧双眼发直的看着我们三人说道。

  这时反应慢两拍的锤子才恍然过来,转头看着我低声问道:“我说老琴,这人不对劲啊,他就是那个被那黄鼠狼精给上了身的人?”

  我并没说话,而是以点头的方式来回答锤子的问题。

  “你要去哪偷鸡吃?”玲珑看着承冯问道。她这话问的倒也高明,所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既然他想去偷鸡吃,那咱就顺着它的话往下问,指不定能问出什么来也不一定。

  但出乎我们三人意外的时候,承冯在听到玲珑的话之后,突然怪笑了起来:“咯咯咯咯……”他看着我们三人怪笑的同时,我清楚的看到从他的前额之上多出了一条血红色的红线。

  “你们不去,我自己去,偷鸡吃,偷鸡吃……”口中机械式的说着,佝偻着身子,双手抬起一同弯曲着放到前胸,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见到这一幕后,我们三人忙跟在他后面追了上去,本来我打算上去先拦住承冯,以防让他出门后四处乱跑,这时在我身后的锤子却上前两步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

  “老琴,你先别着急动手,你现在动手的话,治标不治本,咱这会儿就跟着他,看看那黄鼠狼精能带着它去哪,到时候找到它老窝给它端了!我看它还敢再出来闹腾!”锤子对我建议道。

  我心想锤子说的也有些道理,之前那神婆虽把那黄鼠狼精给吓跑,但神婆前脚走,它后脚又跑了回来。

  所以即便是我现在把承冯给拦下,不让他出门,也不一定有什么用,倒不如锤子所说,先在后面跟上去看看再说。

  有了计划,我们三人便不在说话,跟在承冯后面朝着村子西面快步走去。

  走在前面的承冯走的很急,出了村子之后,径直朝着西面那片野生的酸枣树林走去。他越走越快,我们三人跟在后面不得不小跑起来。

  本来今天晚上天色就不好,而且农村比不得城市没有路灯照明,所以承冯进入那片酸枣树林后,带着我们七拐八拐突然就不见了人影……

  这片枣树林本来是附近野生动物最后的一片‘乐土’,但却被一些愚昧的村民挖姜井给破坏了,四周全部都是大大小小的姜井坑,还有推土机挖出了一些奇怪的砖墙以及獾洞。

  “他人去哪了?刚才还走在咱们前面的!怎么这一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锤子快步朝前追了几步后,依然没有看到承冯的身影。

  “先别着急,咱们一起慢慢找。”玲珑看着四周对锤子说道。

  我们继续朝着前面快步追去,可没走一会儿,枣树林子里面却毫无征兆的起了大雾。

  看着四周越来越浓厚的白雾,我站在这一片枣树林子里面完全失去了方向感。

  “他奶奶个熊的!真特么的邪门了,这大晚上的怎么说起雾就起雾了?”锤子看着四周白色的雾气说道。

  “琴生,锤子,你们俩人当心点,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一直在我身后跟着的玲珑突然开口对我和锤子说道。

  “好,知道了。”我和锤子答应了一声,继续用手机上面的手电筒照着往前走。

  走了约莫能有十多分钟,依旧看不到承冯的身影,而且这白雾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加浓厚起来,半米开外的事物完全看不清楚。

  “我说老琴,咱继续这么走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看咱不如先回村子,多叫些人来帮忙。要不这么一大片枣树林子,咱这儿找到天亮都不一定能找到他。”锤子对我说道。

  我停下脚步,回头对锤子说道:“行,你这个建议不错,我看这样吧锤子,我和玲珑继续往前去追那承冯,省的他在林子里面出事,你现在掉头回村子里面叫人怎么样?”

  锤子听到我的话后,马上就打了一个激灵,摇头说道:“这……这可不行,我不能把你们俩丢在这险境之中,这不是我的风格,要回去咱……咱一块儿回去。你们没我跟着太危险。”

  认识了这么久,锤子他还是这样死要面子活受罪,我无奈的点头说道:“行,正好我这手机也马上就没电了,咱马上回去叫人再过来。

  “咯吱~……”就在这时,一声轻响从我们身旁右边传来。

  刚才那声音在这一片十分寂静的枣树林里面显得极为刺耳。

  “什么声音?是谁在那边?!”锤子下意识的朝着右边传出声音的那个方向问道。

  “咯吱,咯吱,咯吱……”锤子的话音刚停下没几秒,那一阵阵“吱呀吱呀”的声音再次从那边传出。

  那种声音听的我全身发毛,因为它就和有人走路踩在地面之上的树叶时发出的声音一模一样,但让我们感到恐惧的是,手机灯光照射过去的时候,却什么都看不见!

  只有地面上那些干枯的树叶好似被一双‘无形’的大脚给踩下去的样子。

  此时白雾渐小,那脚步声感觉就近在我身旁,但是我们却什么都看不见。这种无形的恐惧感更是让我这颗本来就有些胆怯的心脏变得更加不堪一击。

  你说我们这不管遇到什么,对方要是明刀明枪的出来跟我们干一架,拼个你死我活,倒也不至于这么害怕,这害怕的关键就是什么都看不见。

  一切都是未知,这才是最可怕的。

  “我说老……老琴,嫂子,我感觉咱们还是马上撤吧,没金刚钻,这瓷器活儿咱接不了。”锤子一直盯着那恐怖的脚步声所传来的方向对我和玲珑说道。

  “走,先回头!”我当机立断,带着玲珑和锤子转身快速朝着来时的路走去。

  可让我心冷的是,我们往回走了将近半个小时,却依旧没有走出这片枣树林,这时我隐隐的感觉今天晚上我们真玩大了,先出去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这时,玲珑却突然停住脚步,站在原地伸出右手,放于前胸处,闭上双目,纤细的雪白手指快速掐着手决。

  不一会儿,玲珑便睁开双眼,用手指着右边对我和锤子说道:

  “乹水一白,坤水二黑,阳遁阴生,天心西南,走这边,只有这条路安全。”

  “卧槽,嫂子你刚才说的是什么?你还会卜卦问路?!”锤子惊异的对玲珑问道。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完全对,姑且一试吧。”玲珑说道。

  就此,我和锤子跟在玲珑的身后,朝着右边一条小路走去。

  手机也在这时没电关机,我们继续抹黑行走了能有五六分钟,雾气彻底散去,我也看到了村后面的那条上河,这终于走出来了!

  还没来得及高兴,我们在身后又一次的听到了那一阵阵好似人在走路的诡异声音!

  “吱呀,吱呀,吱呀……”一声连着一声越来越清晰,距离也好像越来越近……

  “他大爷的,真是阴魂不散!”我心中暗骂一句,猛地回头看了过去,可这一看,却让我全身一颤,差点儿没直接瘫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