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十八章 与之死斗

第十八章 与之死斗

  因为我回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一个人站在那里,那个人不是别人,是我那刚去世不久的外婆!

  此时我外婆脸上发青,青黑色的嘴角边流有血迹,整个人好似干瘪了一般,用一双冷冽、不带丝毫感情充满血丝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我!

  我感觉全身上下全部的血液都因眼前恐怖的一幕给吓得凝固了,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用力抓住,窒息的厉害。

  “啊~!!”我忍不住吓得大喊了一声,身子往后退去,快这时站在我身旁的玲珑忙上前一把扶住了我,看着我疑惑地问道:

  “琴生,你……你怎么了?你看到什么了?”

  “我看到我刚刚去世的外婆了!”我说着用手指着刚才她所站立的那个方向对玲珑说道。

  听到我话后,玲珑和锤子都同时转头朝着我手指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可刚才我外婆所在的那个位置,现在却空空如也,除了一片黑漆漆的枣树外,什么都没有……

  “你没看错吧老琴?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你外婆都火化下葬了,怎么可能还会看到她?!”锤子转过头看着我问道。

  我摇头道:“我刚才真的是看到我外婆了,一转眼就不见了。”

  “是不是你因为过度紧张出现了幻觉?”玲珑有些担心的看着我问道。

  “或许吧,走,咱先回村子再说。”这个地方绝不宜久待。

  在我们刚转身准备往回走的时候,我却突然听到了身后传出了一阵让我毛骨悚然的怪笑声。

  “咯咯咯咯咯咯……别走啊,你们来都来了,跟我一起偷鸡吃吧。”承冯那阴阳怪气的声音钻进了我的耳朵,听到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们三人同时转身回头,正好看到了在身后那片枣树林里面有一个黑色的人影正在朝着我们这边晃晃悠悠的走过来。

  一眨眼的功夫,我便看到被那黄鼠狼给上身的承冯走出了枣树林,他低着头,双手垂着,左手提着一直没有脑袋的野鸡,而他的右手却紧握着一把劈柴用的斧头!

  锤子反应倒也挺快,看到承冯手里拿着斧头后,顺势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儿巴掌大小的石头拿在手中,做好的最坏的准备。

  我也咽下了一口唾沫,一直握着桃树枝的手心也全是黏糊糊的汗水。

  承冯手中可是拿着能要了我们命的斧头,在这最为紧张和危险的一刻,由不得半点马虎。

  心中暗下决定,只要他继续往前走一步,我便当先动手,用这桃树枝抽它丫的!

  “我……我说你为什么要上他的身?咱们有事可以心平气和的慢慢谈,没必要这样动枪动刀的互相伤害,你说对不对?咱得以德服人。”这时锤子看着被黄鼠狼精上身的承冯说道。

  这小子也真够能耐的,跟一直黄鼠狼讲什么以德服人。

  承冯听到锤子的话后,慢慢转头朝着他那边看了过去,他嘴角咧开,从喉咙深处挤出一声冷笑,双脚一动,大吼着举起手中的斧头就朝着锤子那边杀气腾腾的冲了过去。

  这一幕发生的实在太快太突然,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承冯已经冲到了锤子的身前,他手中的那把斧头已经朝着锤子的脑袋之上猛砍下去。

  “锤子,快趴下!!”见来不及帮忙,我忙大喊了一声。

  锤子到了生死又关的紧要时候,反应倒也快了起来,我话刚说出去口,锤子便直接来了个前扑,自己前冲的同时也把举着斧头的承冯给扑倒在地。

  见现在正是机会,我忙握紧手中的桃树枝朝着承冯和锤子那边快步跑去。

  “锤子,让开,我抽死这畜生王八蛋!!”跑到近前我大喊一声,锤子也顺着在地上打了个滚,避到一旁。

  看准了躺在地上的承冯,我挥起手中的桃木枝就朝着他身上用力地抽打了下去。

  “啪!”桃树枝抽打在承冯的身上发出一声脆响,同时他的身躯被抽的一颤,发出一声类似于黄鼠狼的尖叫声。

  我见这招数果然奏效,便一鼓作气继续朝着承冯身上抽打下去。

  锤子这时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躺在地上被我抽的不断打滚尖叫的承冯就踹了两脚。

  “刚才要不是老子我反应快,就特么让这个畜生给我开瓢了!”锤子说到这里,仍然不解气,又用力朝着承冯胸口上就是一脚。

  我一边用桃树枝抽打承冯,一边对锤子说道:“锤子,差不多行了啊,他虽然是被黄鼠狼精上他身,但是这身体还是承冯的,你别给打出毛病来。”

  锤子听到我的话后,这才收回了脚。

  “给我从他身体里滚出来,要不我抽死你!”我一边继续用桃木枝朝承冯身上抽打,一遍对那只在他身体里面的黄鼠狼精喊道。

  承冯躺在地上用一双满是怨毒的眼睛盯着我,嘴里不断哼哼着什么。

  这黄鼠狼精它越是这样,我心里面就越没有底……

  “琴生,小心!”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玲珑的声音,忙回头看了过去,正巧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朝着我的面门就冲了上来。。

  见此,我来不及多想,忙一侧身避开,还没等我站稳脚步,我突然感觉自己右手之上传来一阵刺痛,忍不住一甩手,同时把手中一直握在的那根桃木枝给甩到了地上。

  “不好!”我惊呼一声,忙想弯腰把落在地上的那根桃树枝给捡起来。可还是被那黄鼠狼精给抢先一步,我刚弯下腰,就被刚从地上站起来的承冯给掐住了脖子!

  一阵巨力从承冯双手上传来,差点一下子就把我给掐晕过去。

  “琴生!”我隐约看到一旁的玲珑和锤子冲上来救我,可是任凭他们俩人怎么用力,都无法把我从承冯的双手中救出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玲珑从地上再次捡起那根桃树枝,举手朝着承冯身上的就用力抽打过去。

  一声脆响传来,桃树枝抽打在承冯的身上后,把他整个人抽的连着倒退数步,我也因此趁机从他的双手中脱身。

  挣脱之后,我用手护住嗓子,一边剧烈的咳嗽起来,刚才那一会儿我算是在鬼门关前面走了一圈了。

  此时,被黄鼠狼精上身的承冯却避开玲珑,往后退开几步,再一次看着我们三人怪笑起来。

  但它这一次的怪笑声,却让我听后后心像掉在冰冷的水中,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因为这笑声根本就是我生前外婆的声音!

  “咯咯咯咯……琴生,琴生,是我,跟我走,跟我走吧……”

  而我在这一刻好似失去了自主思维能力,就这么一步步朝着对面的承冯走了过去。

  “琴生,你怎么了?别过去!”这时玲珑走上前,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

  但我双腿它根本就不受我控制,依旧跟着承冯一步步的朝着前面继续走。

  锤子也在后面追了上了,和玲珑一起拽住了我,止住了我继续朝前走的身形。

  可接下来让我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锤子突然伸出他的大手朝着我脸上就打了一巴掌。

  “啪!!”我顿时就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老琴,你这是怎么了,你也被上身了?你赶紧醒醒!”他说着再次动手,“啪”又是一巴掌。

  这锤子有时候脑子还跟的不够用,他打我哪儿不好,偏偏要打我的脸!

  “多管闲事就是死!!”突然间,站在我们对面的承冯冷冷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我清楚的看到承冯他的双眼从黑色慢慢地变成了诡异的绿色。

  与此同时,一直在身后拽着我的玲珑突然站在前面,挡在了我与承冯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