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二十章 命垂一线

第二十章 命垂一线

  因为此时的玲珑黑色的头发无风自舞,她的双眼的眼球已经全部都变成了血红色,她正用那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依旧在不断后退的承冯!

  “玲珑,你……你这是怎么了?”我又惊又忧地看着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玲珑开口问道。

  可玲珑好似并没有听到我的话,一双血红色的双眼依旧看着那不断往后退的承冯。

  在这个关头,我好似知道了那个附身在承冯身上的黄鼠狼精它在害怕什么,八成就是现在的玲珑!

  “站住。”玲珑看着还在后退的承冯开口说出极低沉的两个字,双眼变成红色后,她的声音都多少也有了改变。

  那黄鼠狼精还果真就听话的站住了,它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仍然低着头好似不敢于此时的玲珑对视。

  “呼~”此时玲珑张开红唇,慢慢地吐出一口气,同时,她看着那个站在远处的黄鼠狼精嘴角上翘,露出一丝跟诡异的淡笑,然后抬起腿朝着它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本来还在全身发抖的承冯,因玲珑的靠近颤抖的更加厉害,就在玲珑走到他身前不足五米的时候,承冯双腿已软,一下子就给玲珑跪了下去。

  这一幕发生的太意外,让完全没有想到的我傻了眼。

  这玲珑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叫她她一直都不理我?为什么那黄鼠狼精会如此惧怕她?甚至还当场直接给她下跪。

  这一幕幕突然翻转的画面让我的大脑一片茫然,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玲珑在看到承冯朝着她跪下后,嘴角更是上扬,轻笑一声后,不言不语的抬起右手,慢慢地掐出一个奇怪的手印。

  承冯虽然是一直低着头不敢去看玲珑,但是在玲珑掐出那个手决之后,他好似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猛地抬起头看向了玲珑。

  “饶……饶了我,我走,马上就从他的身体里面走,再也不会来。”承冯双目之中满是恐惧之色。

  玲珑看着他依旧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在玲珑摇头的同时,承冯身子剧烈一颤抖,接着整个人便倒在了地上纹丝不动。

  玲珑见此,转头朝着南面看去,我也同时顺着玲珑所瞧的方向去看,正好看到了一只身躯硕大、如同一直小狼狗的黄鼠狼出现在那里。

  它正用一双绿油油带着亮光的眼睛盯着玲珑看。

  现在的我并不知道玲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却从那黄鼠狼精盯着她看的双眼中捕捉到一丝极为恐惧的神色。

  玲珑她为何双眼变红之后,会让这只神婆都不制服不了的黄鼠狼精怕成了这幅模样?

  “吱吱吱~!”那黄鼠狼精见玲珑在盯着它看之后,一个劲的叫个不停……

  我站在远处一直盯着那只黄鼠狼精看,可是下一秒发生的事情,把我给吓得全身冒出了一层冷汗!

  只见那只黄鼠狼精一翻身,白肚皮朝上,脖子弯曲,头完全伸下来,张开满是利齿的尖嘴朝着它自己的肚皮就咬了下去。

  黄鼠狼精一口接着一口,中间没有丝毫的停顿,仿佛它此时在咬的并非是自己的肚皮,而是有着不共戴天、深仇大恨的仇人一般。

  每一口咬下去,就撕扯下来一块儿带着皮毛的血肉,没一会儿的功夫,那黄鼠狼精居然活生生的自己给自己开了膛,破了肚!

  红色的血迹把黄鼠狼精身上的绒毛给染红,血肉、肠子都顺着它那咬破的肚皮流了出来,整个场面血腥无比。

  我愣住了,真的愣住了,因为我完完全全没有想到,这黄鼠狼精居然会这样咬死自己,现在的‘玲珑’她发生的变化为什么会让那黄鼠狼精害怕成这个样子?!

  “算你识相……”玲珑看着那只已经被自己给活活咬死的黄鼠狼精说话的语气不带有一丝感情,

  “玲珑??”我试探性看着玲珑的背影再次开口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站在我身前的玲珑这次回过头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朝着我这边一步步走来。

  “玲珑,你现在到底是怎么了?你告诉我,别让我担心。”我看着玲珑问道。

  玲珑听到我的话后,双眼之中的红光更显,朝着我冷冷地说道:

  “别叫我的名字!你真的以为你这个废物能配的上我?你也太没有自知自明了吧,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也配!我告诉你,我现在要是想宰了你这个废物,易如反掌。”

  玲珑口中说出的话,让我心中疑惑的同时更加担心了起来。

  “玲珑……”

  “我说了,你别叫我名字!!”此时玲珑大声打断我说的话后,身形一掠,冲到我面前,快速深处右手,单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从你这个废物喊出我的名字,简直就是侮辱我!”玲珑用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看着我说道,现在的她语气带着不屑,带着讽刺,甚至还带着对我的侮辱……

  我双手抓住玲珑的胳膊,强忍着被她给掐的就要窒息的感觉,

  “我……我不知道你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我想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玲珑盯着我问道。

  “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废物!”我看着玲珑沉声说道。

  玲珑听到我的话后,脸上一愣,接着便大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这就是你给自己的无用找的借口?!既然你不承认你自己是废物,那么我就要了你的命!”玲珑看着阴气森森的说道,同时手上的力道可是加大,一直带着眩晕的窒息感让我双眼发黑,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住手!我说嫂子,你……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咱们好好说,有话好好说!”这时,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站在我和玲珑的身后看着我们这边开口喊道。

  玲珑听到锤子的话后,并没有理会他,依旧不断加大右手掐住我脖子上的力度。

  锤子见情况不妙,马上快步上前帮忙,可是等他刚跑过来,便被玲珑的左手掐住了喉咙。

  看着锤子那和我一样慢慢变青的脸,我心中暗叹一声:

  ‘难不成我和锤子俩人今天就要一起命丧于此了?’

  我真的很不甘心,自己就这么死的不明不白,玲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喔咕咕咕~!!”

  也就在我和锤子俩人命垂一线的这个紧要关头,在不远处的村头突然传来了一阵公鸡打鸣的叫声。

  而正在死死掐住我脖子的玲珑在听到那一声公鸡打鸣后,原本掐住我们脖子的双手慢慢松了开来,等她彻底松手后,还没等我和锤子站稳身形,接着我就看到她全身一软,闭上双眼倒在了地上。

  看到玲珑摔倒在地后,我忙上前把她从地上给扶了起来。

  “玲珑,玲珑……你怎么了?你快醒醒!”我一边轻轻晃着玲珑,一边着急的喊道。

  没一会儿,玲珑便醒了过来,她现在双眼又恢复到之前的黑色,她看到是我,一脸茫然的问道:

  “琴生,我……我刚才怎么了?”

  看来玲珑她对刚刚变化后的自己所发生和做出的事情全然不知!

  “嫂子,你刚才发生的事情都不记得了?”锤子也是满脸疑惑的看着玲珑问道。

  玲珑听到锤子的后,低头想了一会儿道:

  “我想起来了,我跟你们来这里是为了救一个被黄鼠狼精给附在身上的人。对了琴生、锤子,那人他去哪了?”玲珑看着四周对我和锤子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