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二十一章 七月十七

第二十一章 七月十七

  “玲珑,之前发生的事情你一点都不记得了吗?”我问道。

  玲珑皱着眉头看着我摇头说道:

  “是不是因为我刚才晕过去了,所以才没有记得?”

  看来玲珑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刚才双目变得血红后,仅仅是抬手随意掐出一个手决,便让那成了精的黄鼠狼活活的咬死自己!

  回想刚才玲珑异变后差点把我给掐死的那一幕,还是让我全身发寒。在那个时候,她就好似完全变了一个人,与之现在对比,彻彻底底的是一反差。

  这玲珑她的身上,除了她那卜卦看相的本事和怕冷阴寒的体质外,还到底藏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玲珑她这突然的变化,那算命老头肯定都知道,等下次在遇到他的时候,我一定要找他问个明白。

  在这一刻,我看着玲珑那张完美的面孔,才明白了过来,自己这突然就娶了的媳妇儿,可不是个一般的人!!

  “琴生,锤子,那黄鼠狼精呢?跑了吗?”玲珑警惕的看着黑漆漆的四周对我俩人问道。

  锤子在我之前对玲珑道:

  “我说嫂子,你是真不记得还是假不记得?那黄鼠狼精明明就是被你给……”

  “锤子,还是我来说吧。”没等锤子把话给说完,我便开口打断了他的话。既然玲珑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了不让她自己感到害怕,我还是决定暂时不把真相告诉她。

  “玲珑,是这样的,刚才我和锤子一起动手,用桃树枝把承冯给捆住,硬是逼着那黄鼠狼精从承冯身上出来,等它跑出来的时候,被我和锤子给打死了。”我对玲珑说道。

  “被你们给打死了?!虽然那黄鼠狼精的确可恨,但你们就这样直接把它给打死,不怕以后剩下来的黄鼠狼精报复?”玲珑有些担心的看着我和锤子问道。

  “怕什么怕?它们不来也就罢了,要是再敢来的话,来一个我杀一个,来十一个,我宰一足球队!”一旁的锤子看着玲珑说道。

  “行了啊锤子,你这一天不吹牛难受吗?”我堵了胖子一句,接着又对玲珑说道:

  “玲珑,反正我们杀都已经杀了,仇也结下了,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玲珑点点头:“嗯,也只有这样了……”

  等我背着昏迷不醒的承冯和玲珑跟锤子一起回到村子里后,刚进承冯的家门,他媳妇儿就跑了出来。

  她看着在我背上趴着一动不动的承冯后,脸上顿时就沉了下来,看着我质问道:“琴生,你……你们把我家老承给怎么了?!”

  看着她那一脸满是怀疑的表情,我心里面就一阵不爽,我们三个为了救她男人,差点都把自己的小命给赔进去,换来的却是什么?

  “大嫂,说句实在话,你应该对我们说声谢谢。”我看着承冯的媳妇儿认真地说道。

  “谢谢?你让我跟你们说谢谢?你们带脸来了吗,怎么就这么不要脸?你们给我说,到底把我家老承带去哪了?你们把他给怎么了?要是不说实话的话,我……我马上报警!”她说着从口袋里面拿出了手机吓唬我们道。

  我见此,先把承冯慢慢地放到地上,看着他媳妇儿说道:

  “嫂子,我尊重你叫你声嫂子,你男人的命是我们三个救下来的,信不信由你,报不报警也随你。玲珑、锤子我们走!”我说着和玲珑跟锤子一起转身走人。

  “以后你们好自为之,再被什么东西给上了身,死我们也不管这闲事!”锤子在走出门的时候,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回头看着承冯的媳妇喊道。

  谁知承冯的媳妇儿在听到锤子的话后,嘲讽道:

  “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还口口声声救我们老承的命,我告诉你们,今天晚上他要是醒过来也就算了,要是醒不过来,我跟你们全家都没完!”

  “艹!什么玩意?!我说老琴,咱们今天晚上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是什么?这就是犯贱!为了那个叫承冯的男人,今天我们几个差点儿把小命都给丢了,换来的是啥?这特么值得么?!”锤子被刚才承冯的媳妇给气的不轻,回去的一路上不断抱怨。

  玲珑此时突然开口对锤子说道:

  “锤子,不管别人怎么说,信不信我们,只要我们站得直,行得正,做任何事情都问心无愧,至于别人怎么去说,怎么看,不要太放在心里面,你这样只会越来越生气,折磨的不还是你自己吗?”

  “唉!算了,不说了,不说了……现在的社会好人难做,咱不说这个了,换个话题。”锤子叹了口气,看着我接着问道:

  “对了琴生,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上班?咱这公司里大BOSS的性格你又不是不了解。”

  我想了想道:

  “最少也得等我外婆头七过了再回去,公司BOSS那边你帮我兜着点儿。”

  “行,这事包在我身上。不过刚才那个上承冯身的黄鼠狼精真的是吓坏我了,你说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突然就被那东西给盯上了呢?”锤子看着我和玲珑问道。

  “黄鼠狼精上人的身子一般有两种可能,一种便是那个人得罪了黄鼠狼精。另外一个便是那人身上的阳气不足,最近走霉运,才会容易被那黄鼠狼给上了身。但是……”玲珑说到这里,语气一顿,看了我一眼。

  我忙问道:“但是什么?”

  “我认为,承冯被黄鼠狼精给上身,并非是那两种原因。因为我看承冯他的身上阳气虽然不多,但也不缺,还有那黄鼠狼精自从上了承冯身之后,从未说过哪怕一个字关于报仇的话。而且那黄鼠狼精虽然附在承冯的身上,但是它却是冲着琴生你来的,所以我猜测这件事情,可能另有它因。”玲珑对我和锤子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说有什么人或者别的脏东西在暗中想害老琴?”这时反应慢一拍的锤子也反应了过来。

  玲珑说道:“我只是猜测,并不能百分百确定。”

  “老琴,你最近得罪谁了?那人也够歹毒的啊,居然还会这种邪术来报复你。”锤子转过头看着我问道。

  脑海中,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采薇,我并没有什么仇人,而最近一直想害死我的人除了采薇之外,便是和她在一起的那个开保时捷的男人,还有一直藏在采薇身后的那个教会她邪术的外国人。

  就这样,我们三人一路上边走边聊,先是把锤子送出村外后,目送他开车走远,我和玲珑俩人也一同回村。

  ……

  和玲珑一起在外婆村子里面一直等到她头七的那天晚上。我做梦梦到了外婆,在梦中,外婆给下我最喜欢吃的白菜馅饺子,她一边看着我吃饺子,一边对我嘱咐道:

  “琴生啊,你最近恐怕要遇到大麻烦了,在这个月的十七号晚上之前,一定要去林子街十三号找一个姓刘的道士,他会帮助你度过这一劫,千万不要忘记,一旦过了十七号你没没去,必死无疑,切记切记……”外婆对我说完这些话后,慢慢消失在我面前……

  外婆走了之后,我面前的饺子也一同消失了,四周突然起风了,风吹来了一阵黑色的雾气,而在这阵雾气里面突然多出了一张血盆大口朝着我的就咬了下来。

  “啊~!”我吓得大叫一声,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发觉只不过是梦一场后,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用手擦了擦就要滑落下来的汗水,朝着窗外看去。

  此时天色微亮,过不了多久,天就会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