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二十三章 不敢放手

第二十三章 不敢放手

  “你先让我们在你这里安安全全度过这一晚上再谈办理会员卡的事情。”我看着那胖道士说道。

  “你在怀疑我的本事?”那个胖道士停下身形,转过来看着我问道。

  我没有隐瞒心中顾虑,直接点头承认道:“对,我是有些怀疑你的能力,所以先把话都说到前面,如果你不行的话,钱一分不少的退给我。”

  谁知那胖道士听到我的话后,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可笑,可笑啊,你一个毛头小子,居然敢怀疑我这个道教协会的副主席?!今天晚上我就让你开开眼!”

  “拭目以待。”我点头道。

  之后,那个姓刘的道士还真的像模像样的在屋子里面忙活了起来。

  他先是用毛笔沾着墨汁画了几十张黄色的符纸,然后把整间屋子的门窗上面就贴的严严实实。接着又开始布阵,地面上用红色的朱砂画出一太极八卦图,在太极八卦图的后面又设了一个道坛。

  道坛之上,生香点烛。

  看着那胖道士轻车熟路的样子,我本来这颗悬着的心多少落了下去,看来他这还不全是吹牛,真本事还是有的。

  “给,一人一张拿着,随身放好,可千万别弄丢了。”这时,忙活完毕的胖道士走到我和玲珑的面前,递给了分别递给我俩一张黄色的符纸。

  我和玲珑把符纸随身放好,胖道士又看着我说道:“现在还不到午夜,你们俩先出去转转,接下来我要布阵,屋子里不能有外人在。”

  “行。”我答应一声,就带着玲珑朝着屋外走去。

  “记住了,千万别走远,晚上10点之前就得回来。”身后胖道士对我提醒道。

  “放心,都记住了。”

  和玲珑一起走到街道上,这次就只有我们俩人,这也是我们自见面后,第一次单独压马路。

  “那……那什么,玲珑,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为什么会叫我道主?这道主究竟是什么?”我当先打破沉默,看着走在我身旁玲珑问道。

  “我爸爸他并没有告诉我原因,他让我这么叫你我便你叫你,他让我……”玲珑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他让你与我签订婚约,你便签?”我替玲珑问了出来。我始终认为,爱情和婚约它应该是自由的,应该是慢慢培养出来的,因为它只属于当事人自己,不应该受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约束。

  所以直到现在,我并没有把我签下婚约玲珑真正当成是自己从媳妇儿。

  玲珑听后,并没有说话,突然停下脚步,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对我说到:

  “琴生,人和这天上的星星一样多的数不清,你说在这么多人中间,我们俩个人能够认识,并且签下婚约,这是不是老天注定的缘分?”

  我耸了耸肩道:

  “咱俩这‘缘分’恐怕是你爸注定的……”我一直想不通,那个算命老头为什么偏偏要让自己这么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儿嫁给我这个一穷二白的屌丝男?

  “这缘分不管是老天还是我爸给的,那也是我们俩之间的缘分不是吗?”玲珑说着转头于我对视,好似在等待我的回答。

  “算是吧。”我沉默了一会儿,认同了玲珑刚才所说的话。

  玲珑听后微微一笑,继续朝着路前面走去。

  不得不承认,玲珑她笑起来真的很迷人,我甚至开始有些贪恋她的笑容。

  我俩在这个并不算很宽的马路上走着走着,走到了一个卖关东煮的小吃摊位前,玲珑停下脚步用手指着路边不远处的那个关东煮摊位对我问道:

  “琴生,我想吃那个,你身上带钱了吗?”

  “带了,走我请你。”

  “好啊,下次我请你。”

  ……

  就在我和玲珑点了关东煮刚坐下准备开吃的时候,正好看到有一对上了年纪的老夫妻手牵着手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他们俩人看起来相当的恩爱,一直走到这关东煮附近的公用连椅上坐了下来,自始至终相互都没有松开手。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好让人羡慕。”玲珑看着那对老夫妻轻声感叹了一句,接着她便转头对我问道:

  “琴生,你说我们在一起老了以后会不会和他们一样?”

  一时之间,我被玲珑这突然的问题问的有些哑然,竟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回答她。看着她那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我心里面开始有了一种自责和负罪感。

  玲珑她好似真的把那和我签订的一纸婚姻当了真。而我却把那张没有丝毫法律效应的婚约当成了玩笑……

  “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玲珑看着我不解地问道。

  “没……没什么,我刚才再想他们难道就没有吵架的时候吗?”我提出一个问题,以此来岔开玲珑刚才所问我的话。

  玲珑嘴角微微上翘,说道:

  “我们过去问问他们不久知道了吗?”她说着还真站了起来,朝着那对老夫妻走了过去。

  见此,我也只得跟了上去。

  玲珑走到那对老夫妻面前,笑着对他们说道:

  “大爷、大妈,你们好,我能问你们一个问题吗?”

  “姑娘你也好,你想问什么?”那大爷笑呵呵的看着玲珑说道。

  “大爷,我想问你和大妈一辈子感情都是这么好吗?走到哪你都牵着她的手不放开。”玲珑问道。

  谁知大爷听到玲珑的话后,嘴一撇苦着脸说道:

  “姑娘你看这话说问的,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这是不敢松开她的手啊,这一松手她马上就给我上淘宝,你说换你你敢松开不?”

  “我买点东西怎么了?怎么了?没见过像你这么小气的!”一旁的大妈满脸不高兴的看着大爷抱怨道。

  大爷这时也不高兴了,接着说道:

  “我还小气,你这一天买多少东西你自己心里面没数?给咱送快递的小哥来回跑的一个月骑坏一辆电瓶车!还有咱楼下的老王,光靠着捡你每天丢掉的快递包装纸盒子卖钱的都开上宝马了,你还好意思说我小气?正好你们俩在这里,你们给我评评理,这到底是谁的原因?!”

  我和玲珑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帮谁说话了……

  告别那对老夫妻,吃完关东煮后,我约莫着时间差不多了,便不继续在外逗留,和玲珑一同朝着那胖道士的居所赶了过去。

  回到那胖道士的屋子里后,他已经布置好了一切,正在怯意的半躺在藤椅上喝着茶。

  他见我和玲珑回来后,搭拢着的眼皮微微一抬,胸有成竹的说道:

  “回来就别出去了,今天晚上本道定然保你俩人平平安安。”

  “那我们今天晚上睡在哪里?”我问道。

  胖道士哼了一声道:“你们今天晚上只能睡在这间屋子里面,哪儿都不能去。”也就在同时,我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的声音。

  听到那阵敲门声后,胖道士估计以为又有生意,忙从藤椅上面站了起来,跑前过去开门。

  可当他打开屋门的那一刻,却一下子愣在了原地,不管是它就连同我和玲珑也是被吓了一跳,因为此时门外空无一人,外面的路上除了风声之外,静的有些吓人……

  “谁?刚才是谁在敲门?”胖道士走出门外左右一看没人,便开口问道。

  回答他的,只有夜色下那一阵阵低吼的风声……

  “难道是它来了?”我心里面不免开始紧张起来,因为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今天晚上来要我命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还有它和采薇是否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