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二十五章 凶上加凶

第二十五章 凶上加凶

  门口的那个女鬼她也感觉到了我在朝着她靠近,嘴上停止住了吹阴气儿,慢慢地抬起头朝我看了过来。

  我承认在我看清楚她的容貌后,吓得不轻。她的脸色白的如纸一般,嘴唇却是妖艳的血红色,红的能滴出血一般,双目全是白色的眼白,没有眼珠,但她好似能看见我,双眼一直盯着我。

  被这么一个吓人的女鬼给一直盯着,即便是我胆子再大,也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双脚就好像被脚灌了铅,直挺挺的立在原地,再也不能往前走一步。

  突然间,那女鬼看着我咧开嘴诡异的笑了,她的笑声我无法形容,很难听,也很刺耳,比猫头鹰笑有过之而无不及。

  笑的我毛骨悚然。

  本来一直被那女鬼给吓的瘫痪一般坐在地上的胖道士听到女鬼笑了之后,整个人‘回光返照’一般,蹭的就从地上站起来。

  此时,他身前发抖,伸出右手来指着门外那女鬼颤声说道:

  “人……人将死,见阴鬼,白衣不与红衣恶,鬼笑莫如听鬼哭!”

  虽然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但也明白其中的道理,意思便是人在快要死的时候,便会遇到充满阴气的鬼,这遇到的鬼穿白色衣服的鬼不如红色衣服的凶恶,听到鬼的笑声不如听到它的哭声。

  鬼对人哭,一般是找人帮忙。而鬼对人笑,百分之一百是想要了那个人的命!

  在我小时候,也经常听到我外婆跟我讲,她说这人要是听到鬼笑,就和被判了死刑没什么区别。

  而此时门外面的那个女鬼身上穿着的衣服正是大红之色,而且更让我心寒的是,她同时也外面诡异的看着我们三个人笑!

  凶上加凶!

  也就在屋外的女鬼盯着我笑的时候,身后的玲珑走到我面前,低声对我说道:

  “琴生,要不我出去把她给引开,你们趁机逃走。”

  玲珑这个刚刚嫁给我的妻子,每到最危险的时候,总是把自己的生死置身于外,首先会想尽一切办法护我周全,这样的女人我怎么可能辜负她?所以我才更加不能让她一个人去涉险。

  “不行,我不能让你自己出去。”我看着玲珑果断拒绝她这个办法。

  “如果继续这么拖下去,木门上的符纸被她给吹掉,我们都得死在这里,至少我出去把她给引开,你们还有逃走的希望。”玲珑看着我,眼神中满是坚定。但我却从她那坚定的眼神深处看到了一丝惧意,其实她心里面也是害怕的。

  在面对这种诡异恐怖事情的时候,没有人能真正做到安然自若。即便是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我们逃走了,那你呢?”我对玲珑问道。

  还没等玲珑开口,躲在一旁的那个胖道士却抢在她前面说道:

  “我……我感觉这位姑娘所言极是,我支持她这么做,舍己为人的精神令我钦佩。”

  “钦佩你大爷!你那么钦佩你自己怎么不出去?!你个该死的骗子!!”本来被这个道士骗,心里面就窝着一肚子火,到了现在,这不要脸的还落井下石,为了自己能有机会活命,让玲珑一个女人出去送死!

  “我也想出去,关键门外那位根本就是冲着你们俩人来的,我这出去不一定能把她给引开,而且最重要的是,你们俩人的事情,你们自己出去解决,别扯上我跟你们一起送死啊!!”胖道士此刻好似变了一个人,看那样子像是随时会把我和玲珑从他的屋子里面赶出去。

  那胖道士所说的话,一下子就让我炸了,我忙转头看着他大骂道:

  “卧槽你大爷的!你良心让狗啃了?你刚才收钱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你特么钱也收了,到现在却想事不关己?你不是吹嘘自己是什么道家协会的副主席吗?不是吹嘘自己有多厉害吗?现在鬼都追到家门口了,你倒是上啊!!”

  胖道士听到我的话后,又看了一眼门口的那个女鬼,这才开口说道:

  “你要是想要你给我那五万块钱,我现在就退给你,你拿着你们的钱,赶紧滚出去!!”他说完之后,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张银行卡丢给我了。

  “这张卡里面的钱觉得不低于五万,拿着赶紧滚蛋,别在我家里面待着!”

  我当时被那胖道士给气的要命,若是没那女鬼在外面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可能冲进来要我们的命,我还真想胖揍一顿这个无耻到家的骗子!

  玲珑弯腰,从地上捡起那张胖道士扔过来的银行卡,然后说道:

  “琴生,我们走,有些事情早晚要去面对,总是在这屋子里面躲着也不是办法。”

  玲珑说的话也对,即便是我俩一直躲在这个屋子里面,那女鬼早晚也会吹掉门外的符纸冲进来,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主动出击、先发制鬼!

  想到此处,我便对玲珑说道:

  “行,这些符纸给你,你拿好,待会儿咱俩一块儿冲出去,看到那女鬼就用符纸朝着她身上招呼。”

  玲珑点头从我手中把符纸接了过去,她把符纸紧紧地攥在手中,牙齿咬着下唇,我看的出来,她现在很紧张。

  我自己又何尝不是紧张害怕的要命!

  在临出门之前,我先朝着门口那边看去,却意外的发现那女鬼不在了……

  屋子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刚才那个看着我们笑的女鬼仿佛如水汽般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无声无息。

  “琴生,那……那个女鬼是走了吗?”玲珑看着黑漆漆的门外对我问道。

  “走我估计不可能,多半是知道了咱俩要出去事先藏匿起来了,出去看看再说。”我说着手中紧握黄色符纸,带着玲珑一起慢慢地朝着大门口那边走了过去。

  走到门口,我贴近玻璃,朝着外面看去,外面街道上面静的出奇,除了白茫茫的月色照下来外,什么都没有。

  就在我准备打开门走出去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那胖道士,然后对他说道:

  “死骗子,除非我这一走再也回不来,只要我还能回来,我非得把你的店给砸了不成!!”话说完,我没有再会理那胖道士,和玲珑一同推开门走了出去。

  木门发出一声‘吱呀’的声音,关门木门后,我和玲珑一同朝着这条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走了过去。

  走到街道上,虽然路灯已灭,但好在借着月光勉强还能看清楚路,四周的黑暗和出奇的安静在不断刺激着我的神经,让我草木皆兵,老是感觉那女鬼就跟在我们身后,但每次转头去看,什么也没有发现。

  继续往前走,不知道什么时候吹起来的阴风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道路两旁的树枝倒立下面的阴影也被这阵阴风给吹的一高一低,使得本来就诡异的街道变得更加让人心生寒意。

  跟在我身旁的玲珑也开口说道:

  “琴生,我感觉突然有点儿冷,这股冷风好像老是顺着我的脖子往里面钻。”

  玲珑的这句话提醒了我,忙转身朝着我们身后看过去,黑漆漆的街道尽头,好似有一双发着寒光的眼睛在盯着我们俩人看!

  这双发着寒光的眼睛一闪而逝,街道尽头接着恢复一片漆黑。

  “玲珑,你刚才看到没有,在我们身后跟着一双发亮的眼睛!”我一直盯着身后的那条街道问玲珑道。

  “没有,我没有看到。”玲珑说道。

  就在我准备转过身的时候,突然间从我们前面传来了一阵诡异的低笑声。

  “咯咯咯咯咯咯……”

  听的全身炸起一层鸡皮疙瘩。

  这该死的鬼笑声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