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二十八章 道观中人

第二十八章 道观中人

  “道长……师父,你怎么了?你醒醒!”我眼睁睁的看着胖道士闭上双眼,低下头、垂下手一动不动的就这样死去,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种感觉,难受的让我无法形容,双手也开始不受控的颤抖起来。

  我紧握着胖道士的手,真的不忍眼巴巴地看着已经停止呼吸的他,但是又我忍不住不看,因为我盼望出现什么奇迹,让他能够死里逃生。

  但是奇迹却一直都没有出现,我清楚的感觉到了胖道士的手正在快速失去体温,变得冰凉起来。

  他是真的死了,这一刻,我的心突然像被是刀绞一般,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

  一个和我只有一面之缘的道士,却为了救我和玲珑付出了自己最宝贵的生命,他本不应该死的。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宁愿自己活活被那女鬼给掐死,也不愿再走进这间屋子一步。

  看着胖道士那已经变冷的尸体,负罪感和自责不断在我脑海中撕扯着我自己。

  我慢慢松开握紧胖道士的手,往后推开一步,直接双膝跪地,朝着他重重地磕了三个头。

  “师父,双膝跪下不是上坟,而是尊重和敬仰。”

  看着胖道士,我心中暗下决心,他在临死之前交代给我的事情,我一定都要做到。店我会帮他看好,这道门正一派龙虎宗的传承,我也会一定代替他走下去。

  只要我还活着。

  “琴生,别伤心了,外面天亮了,我们先准备把师父给葬了吧,让他入土为安。”站在我身后的玲珑对我提醒道。

  “嗯。”我回头看了一眼门外,此时天色已经微微发亮。

  我不知道师父他还有没有别的亲人,所以我从他口袋里面找到了一部手机,打开联系人,却意外的发现他手机联系人里面只有一个号码。

  这个号码备注只有两个字:债主。

  看来师父他并没有亲人,也或许说至少没有经常联系的亲人。没有办法,我只能给锤子打电话,让他先开车过来。

  还没睡醒的锤子接到我电话后,马上一口答应,说半个小时就到。

  而我则是上网查到了卖棺材的店铺电话,让他们安排人送一个好的棺材过来。

  我虽然刚刚拜师进入道门,但我却知道,这道门中人死后不宜火化,而且火花的话,还要走一套极为麻烦的流程,其中的一个流程就得报警。

  报警之后,我和玲珑还真的没有办法和警察去沟通,告诉他我师父是被鬼给害死的?说不得判定杀人凶手就会判定到我俩身上。

  所以为了避免这些不必要的麻烦,我和玲珑商量直接买棺材入殓,找个风水好的地方,直接让师父他入土为安。

  这也是我目前为止,能力所能及的。

  锤子来了之后,看到我那已经断气多时的师父,吓了一大跳,等我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给他讲述一遍后,锤子看着我问道:

  “那你们现在准备怎么办?我建议你们不要报警,要不到时候警察来了,你们就算是有一百张嘴巴也得给当杀人犯逮进去。”

  我点头:“所以我才决定自己把师父给找个人烟稀少,风水又不错的地方把他先给下葬。”

  “这也行,对了,我去借个福特全顺来,要不棺材我那车也放不下。”锤子说着便出门开车急匆匆的走了。

  ……

  下午三点,定好的棺材也被送了过来,我背着已经被我换洗过衣服的师父,慢慢地把他平放于棺木之中,最后看了他一眼,和锤子一起慢慢把棺盖给合上。

  合上棺材后,我和锤子以及来送棺材的工人一起抬起棺材,放进了锤子借来的全顺车子里。

  我们三人一直忙活到了夜色初降,才把师父入土为安。

  等我和玲珑坐着锤子的车准备回去的时候,我把之前师父给我的那张纸递给了准备发动车子的锤子,对他说道:

  “锤子,再麻烦你一件事,开车把我们送到这张纸所写地方。”

  锤子接过去看了一眼,答应一声,发动车子带着我和玲珑朝着南面快速驶去。

  车子大约走了不到两个小时,锤子便带着我和玲珑在一排建筑工地民工的集体宿舍房停了下来。

  下车后,我看着这一片临时的民工居住房问道:

  “我说锤子,你没有找错路吧?纸上明明写着是一个道观。”

  “没有,你看那里,地址就在那个山头上,这个地方我之前来过一次,但是那个山头我倒没有上去过。”锤子说着用手朝着民工居住房后面指了过去。

  果然,顺着锤子所指的方向看去,在那山头之上的确有个模模糊糊的建筑物。

  我们三人停车后,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直接朝着山头爬了上去。

  山路虽然难行,但好在这个山头并不算太高,天刚黑下来,我们三人便一起爬到了这个山头上面的道观大门前。

  道观大门涂满黑漆,门前两侧分别立着一根黄色的木柱,在门顶上方则挂有一个牌子,上面所写的三个字早已被灰尘蛛网盖住,看不清楚。

  门前满是落叶尘土,这根本就不像是有人住的地方。

  锤子喘着粗气看着这个道观大门说道:

  “到了,就是这里,这方圆几十里就这么一个道观,地址错是错不了,但是这个道观好像很久都没人住了,你们确定这张纸上写的地址没错?”

  也在就我心生疑惑是不是找错地方的时候,这个满是尘土的木门却被人给从里面推开了。

  “吱呀呀~!”一声刺耳的响声传来,黑色的木门缓缓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身穿衬衣西裤的男人,他的年纪约莫和我差不多大,他这一身衣服穿着得体干净,跟这杂乱的道观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他那一头黑色的碎发透着一种异于常人的气质。

  特别是他那一双黑漆如墨的双目,眼神的深处,宛如能看透人的内心。

  他抬着头,桀骜不驯的斜视着我,仿佛我在他的眼睛,就是一只蝼蚁,不止为何,我从他身上能感觉到一股傲视与天下的气势。

  “你们来这里找谁?”那个男人看着我冷声问道,他说话的声音很特别,分辨率极高。

  “我们来这里是找这道观的主人,我师父在临死之前告诉我让我来这里。”我看着他说道。

  “你师父是谁?”我看着我问道,语气之中满是自傲与张狂。

  “道门正一派龙虎宗的陈凯旋。”我回答道。

  “郭凯旋?”那个男人听到我师父的名字后,在口中默念了一遍,接着又说道:

  “不认识。”

  他的一句话,一下子让我和玲珑以及锤子都有些不知所措,难道这个男人他就是面前这个道观的主人?

  “嗯?你身上被人借了阳寿?”那个男人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我问道。

  我点头:“对。”

  这阳寿一旦开始借,要么你死,要么他亡,所以借你阳寿的人肯定还会再来找你,你们就来这里找我是想让我帮忙?”那个男人的深邃的眼睛好似能够看透一切。

  “对,我们来这里的确是想让你帮忙。”我点头承认。

  那个男人听到我的话后,并没有再问什么,反而转头盯着玲珑看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他看着站在我身旁的玲珑数秒之后开口问道。

  “玲珑。”玲珑回道。

  “玲珑?天生羐眼,有趣。”那个男人说着不再理会我们,自顾自的朝着山下走去。

  “哎,等一……”我刚想开口叫住他,他却回头看着我们三人说道:

  “你们今天晚上若是不想死的话,就走着去山后的一个村子里,那里今天晚上会举行一个迎门亲,你们今晚可以躲在那里。”

  一旁的锤子马上接茬问道:

  “迎门亲是什么?”

  “俗称阴婚。”那个男人头也没回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