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二十九章 一死一生

第二十九章 一死一生

  当我听到‘阴婚’这个字眼后,看着黑漆漆的山林,顿时感觉有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阴婚,俗称冥婚,也叫鬼婚等。顾名思义就是过去认为祖坟中有一座孤坟会影响后代的昌盛,不吉利,所以要替死者办阴婚。意思就是如果去世的人生前没有配偶,死后就要为其找一具异性尸体合葬。

  现实中也的的确确有这样的真实例子,2011年5月22日,韩国已故的明星郑多彬以及文在成举行阴婚婚礼。

  “隐婚?这村子里的人还够潮流的,还知道隐婚,下次再来个闪婚。”锤子在一旁跟个傻蛋一般,也不知道是真没有听懂,还是假不懂。

  “不是隐婚,是阴婚。”我矫正道。

  “阴婚?!那个是不是就是新闻上老是说的给死人找个活人结婚的那种阴婚?!”锤子听后脸色大变,看着我大声问道。

  我点头:“对,就是这种阴婚。”

  “卧槽,这他娘的那个小子到底是安的什么心?大半夜的让咱去看死人结阴婚?!”锤子差点儿没原地蹦起来。

  “这阴婚在汉朝以前就有了。由于阴婚耗费社会上的人力、物力,毫无意义,曾予禁止。三国时期,曹操最喜爱的儿子曹冲十三岁就死了,曹操便下聘已死的甄小姐做为曹冲的妻子,把他(她)们合葬在一起。在宋代,阴婚最为盛行。凡未婚男、女死亡,其父母必托“鬼媒人”说亲,然后进行占卦,卜中得到允婚后,就各替鬼魂做冥衣,举行合婚祭。”玲珑对我和锤子详细的讲诉了这阴婚的历史。

  “现在阴婚它不是犯法的吗?怎么还有人干?”锤子看着玲珑问道。

  玲珑用手轻轻掠起落下的发梢,露出那个红色的眼球,看着锤子轻声说道:

  “这贩毒吸毒也犯法,停过吗?”

  玲珑说的的确很对,在这个社会上,永远会有那么一部分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自己的良心,出卖自己的灵魂。

  当我再次看到玲珑她那个红色的眼球后,突然想到之前那个男人对玲珑说出的一句话:‘羐眼,有意思。’

  难不成说这玲珑那个血红色的右眼就是他口中所言的‘羐眼’不成?

  这种眼睛有何用处,会不会给玲珑带来什么灾难,还有那天她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差点没把我给掐死,难道就是因为这羐眼?

  我心里面正想着呢,这时一旁的锤子看着我和玲珑开口问道:

  “我……我说两位,那现在后面那个村子咱还过去不?我这还没去,一想一个活人跟个死人结婚,心里面就慎得慌。”

  我沉思了一会儿,说道:“锤子要不你自己先开车回去吧,我和玲珑俩人一起过去就成。”毕竟这件事情跟锤子没有丝毫的关系,他现在能够帮我到这里也算是仁至义尽,我不想继续在麻烦他,让他跟着我和玲珑一起冒这个险。

  锤子听到我的话后,啐了我一句道:

  “我说老琴,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嫌我跟着你俩拖你俩后退了?”

  “锤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不想让你继续跟着我们一起继续冒险了。”我解释道。

  “老琴,我们认识多久了?二十年得有了吧?我锤子是那种朋友有难,视而不见的人?!今天晚上你们去哪,我锤子就跟着你们去那,我也来个舍命陪君子。”锤子这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就跟打仗之前的誓师大会差不多……

  “你可算了吧,你家里就你自己一颗独苗,今天晚上真要出事了,我怎么跟你家里交代,你听我的先回去。”我劝道。

  锤子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接着对我说道:

  “老琴,今天晚上我就跟着你们去定了,你说啥我也不走。我今天还就想看看那阴婚到底是怎么结的。”

  “你明天不用上班?”我看着锤子问道。

  “你都这样式了,我这个做兄弟的还能有心思上班吗?一句话,你拿我当不当兄弟?你让不让我跟你们一块儿去?”锤子看着我认真的问道。

  我长吐出一口气,看着他点了点头:

  “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如果遇到什么意外,你马上走。”

  “好嘞,答应你。”锤子说着走到我身旁,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们三人便一起朝着这个道观后面的一条小路走去,这山路本来就难行,再加上又是夜晚,高大茂盛的树木完全挡住了月光。

  整条小路阴森森、黑漆漆的,而且还伴有一阵阵诡异的虫鸣声,让走在这条小路上面的我,心中不免生出一身寒意,总感觉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

  好在有手机照明,但一路上少不了磕磕绊绊。

  我们三人顺着这条小路慢慢加快脚步走去,我心中一直在担心,现在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若是采薇再派来个什么鬼的话,今天晚上没有人相助,我们三个人肯定在劫难逃。

  显然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一直到我们三人同时看到前面有灯光闪烁,路上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走近之后,我们才发现这是一个很落后的村落,虽然通电,但是村子并不大,我粗略估计,绝不会超过五十户人。

  而且这个村子的交通极为不便利,三面环着山,通往这条村落外面的唯一一条路便是我们三人刚才所走的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

  村子虽然不大,但是到了现在,每家每户都开着灯,我们凑近从窗外看去,却发现屋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整个村子出奇的静,没有人声,没有狗吠,甚至在这里连一声虫鸣都听不到。

  到了这个处处都充满诡异的村子,让我们这三个初来乍到的生人不免各自感觉心中发悸。

  “我……我说老琴,我这村子里面到底有人没人?”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回答锤子的话,若说这村子里没有人,这家家户户亮着的灯怎么解释?若是这村子里有人,这人又都去哪了?

  就在我们打算再走进这个村子里面看看的时候,突然间从村子里面传出了一阵诡秘的歌声,声音并不像是从一个人口中所发,而好像是从数十个人一起唱出来的。

  歌声我一个字都听不懂,声音很沉闷,透着一股死气。

  仔细听去,歌声就在这个村子中间,距离我们三人并不远。

  站在原处,我们三人相视一眼,做了一个手势,顿时一起朝着村子中间快步走去。

  随着我们三人靠近,那沉闷透着死气的歌声越来越清晰。

  “老琴,这村子太古怪了,我看咱们也准备好武器,以防不测。”锤子这时走到我身旁递给了我一块砖头。

  我接过砖头继续带着锤子和玲珑朝着歌声所传来的方向靠近。

  ……

  走到村子中间,却让我们三人都略感意外,因为这个村子的中间不再有任何居住房,而是一大片如广场一般的空地。

  在这个广场的空地上面,最中间点着一篝火堆,而四周密密麻麻站着好几十个人,他们都朝着广场中间的一根木桩上面看去。

  而在那根木桩之下,则是站着两个人。

  一年一女,女人身穿红色嫁衣,男人则是身穿黑色寿衣!

  此时有一个带着羊头面具的人正围着这一对一生一死的新跳着舞,口中还不断地唱着歌。

  四周的村民也跟着那带面具的人一起唱着,整个场面极为恐怖吓人。

  我和玲珑锤子三人藏匿在暗处,清楚看到站在中间的那个身穿红色嫁衣的女人正在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