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三十章 死娶活人

第三十章 死娶活人

  她在害怕!于此推断,八成这个女人自己是不愿意嫁给这个死去的男人。

  站在她身旁的那具穿着寿衣的男士面色铁青,双眼发黑,垂着头一动不动,没有人扶着他,他却能自己站立在原地。

  突然间,那个带着羊头面具的人停了下来,好似发现了什么,转过头朝着我们这边看了过来。

  “家属祭拜。”他开口说道,接着便有三四个人抱着那个结阴婚的男人照片痛哭了起来,他们痛哭的同时,口中还在相互道着:“大喜”这两个字,让本来这恐怖的场面变得更加渗人。

  我们三人一起长松一口气,看来那个带着羊头的人刚才并没有发现我们,只是那结阴婚的家属正巧站在我们藏身的这个方向。

  “祭拜完毕,祭婚!”带着羊头面具的那个人一声令下,马上就村民带着一桶清水,朝着那两个结阴魂的夫妻泼了过去。

  接着又在他们脚下扔下去两个苹果。与此同时,高高扬起花红纸钱。早已等待多时的众人开始挖坑准备埋棺。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一直在发抖的新娘却突然一把把自己头顶之上的红盖头掀了起来,直接跪在那个带着羊头面具的人面前,哭着对他恳求道:

  “我求求你,不要让我嫁给他,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啪!!”带着羊头面具的那个人二话没说,朝着身穿嫁衣的新娘子就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一旁本来抱着男方遗照的妇人却把遗照递给了另外一个人,口中大骂着“贱人!”便朝着跪在地上的新娘跑了过去。

  那妇人跑到新娘子面前,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把她的脸给拉起来,用手连着抽了她好几个耳光,口中还在不断骂道:

  “你个贱人,谁让你把盖头拿下来的!赶紧給我带上,要是再拿下来,我打死你!!”

  看到这里,我几乎气炸,差点儿没直接冲上去揍那妇人一顿,这他娘的不是虐待人吗?

  不过到了现在,我也可以判断的出来,这个村子里面结阴婚好像跟外面不一样,棺材很宽大,根本就不像是一人棺……

  难道他们是想把这个新娘子跟他们死去的儿子葬在一个棺材里面,一起活埋了?!

  想到之前那个新娘子口中喊出的那句:‘我不想死。’让我后背生出一阵寒意。

  在这个法治社会的年代,居然还有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发生。

  此刻,那新娘子估计是豁出去了,任凭那个妇人怎么打骂她,就是死活不再带上那红盖头。

  这时那个带着羊头面具的男人走了过来,一招手,沉声道:

  “来人,把她给我用绳子捆住,困紧了!”

  接着便走过了两个彪形大汉,直接按住了正在挣扎的新娘子,用手中的粗麻绳紧紧地捆住了她。

  此时新娘子一直在流泪,脸上满是绝望的申请,她哭着看着众村民喊道:

  “求求你们放过我,我不想死,我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等着我养老,你们都是有家有孩子的人,求求你们行行好,放过我,放过我……”

  没有人理会她,而那妇人则是转身去催促挖坑的人手脚再快点儿。

  看到这里,玲珑被气的脸通红,锤子也是如箭在弦上,随时都有可能直接冲上去跟那些村民玩命。

  我伸出手,轻轻地放在锤子肩膀上,示意他暂时先不要轻举妄动。

  现在这种情况,对方人多势众,而且还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人,要是我们贸然冲上去救人的话,这人没救下来,估计我们三个也得一起把命留在那。

  所以当下我们只能智取,决不能莽撞。

  可锤子却误会了我的意思,我这手刚刚放倒他肩膀上,他误以为是一起上的意思,大吼一声:

  “歹!刚擒住了几个妖,又降住了几个魔……先吃俺老许一砖头!”他直接唱着就从暗处蹿了出去,手中拿着砖头就朝着广场那群人中间跑了过去。

  锤子他就是这样,一旦紧张害怕过度,他自己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但是他的性格里面好像就有一股天生不破死的蛮劲,真到了关键时候豁得出去,只要惹到他了,天王老子他也敢扑上去打个高低胜负。

  “大爷的!”我暗叫一声不好,看着锤子冲了出去,忙转头对玲珑说道:

  “玲珑,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先跟锤子过去看看!”

  看到玲珑点头答应,我便马上也起身跟在锤子身后蹿了出去,我们俩人的突然出现,倒是把这村子里面的村民都给吓了一跳。

  他们都注视着手中各拿着一块儿砖头的我和锤子,面色渐渐阴沉了下来。

  “歹!放开那个女孩!”锤子跑到广场中间站定,用拿着转头的收指着那个被麻绳给死死绑住的新娘子大声喊道。

  随着锤子的话音落下,四周一片寂静,好几十个村民围着我们俩人,脸上全是敌意。

  见许久都没有人说话,我看着围住我们的那些村民只得继续开口吓唬他们道:

  “我……我告诉你们,我们刚才下来之前已经报警了,你们赶紧快点儿把那个女孩儿给放了,到时候警察来了,你们可说不清楚。”刚才和锤子一起重下来的太着急,居然忘记事先报警了。

  终于,那个带着羊头面具的男人慢慢地转过身子看向了我和锤子,他看着我俩开口说道:

  “哦?报警?我们这个地方,是完全没有任何无线电波的。”

  听到他的话后,我忙把手机从口袋里面拿了出来,快速按下‘110’后,还真的打不通。

  “死心了?”那个带着羊头面具的人看着我问道。

  我把手机再次放回口袋里面,看着他说道: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偏偏要用活人结阴婚,这阴婚也可以用死人结,你们这样做,就不怕报应吗?!”这些人既然信阴婚,肯定都会相对迷信,用报应一词来压他们再好不过。

  谁知那个带着羊头面具的男人看着我俩没有丝毫废话,直接说道:

  “把他们俩也给绑起来!”

  “住手!谁敢过来,我特么就拍死他!!”这时锤子拿着手中的砖头不断地比划着。

  我也是准备豁出命去了,看着朝着我们逼近的村民当先动手,想先发制人。挥动手中的砖头就重来上去。

  就在我用手中砖头刚刚拍倒下第二个人的时候,突然感觉后脑勺上被什么东西给狠狠地打中,痛楚感传来的同时,我双眼一黑,整个人朝着地上倒了下去……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我感觉自己的眼皮发沉,后脑也时不时的传来阵阵疼痛感。

  “琴生,琴生……你醒了?”玲珑的声音就在这个时候传进了我的耳朵里面。

  听到她的话后,我忙努力睁开双眼,朝着身旁看去,发现玲珑正坐在我的身旁,双目之中满是急切之色。

  “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头还疼不疼?”玲珑看着我醒过来后,连忙问道。

  我摇头:“我没什么事儿。”我说着,突然看到坐在我身旁的玲珑是被人给绑了起来,同时我也感觉自己也被绑了个结结实实!

  “我晕过去之后,发生什么了?锤子呢?”我看着玲珑问道。

  “他在你身后,也是被那些村民给打晕了过去,到现在还没醒呢。”玲珑对我说道。

  我回头看去,正好看到了锤子正趴在我身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锤子,你醒醒。”我一边叫着,一边用脚踢了他半天,锤子这才缓缓睁开双眼,他睁开眼睛之后,看都不看四周,嘴上却先大喊了一句:

  “都别动手啊,老实点,我特么怕伤着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