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锤子,是我,你先睁开眼看清楚了!”我看着锤子喊道。

  锤子听到我的声音后,这才转过头看来,当他看到是我后,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哎呦我天,老琴是你啊,刚才吓我一跳。”锤子口中说着,接着感觉自己被绑了起来,他看了我和玲珑一眼,见我俩同样都被麻绳给绑住,马上开口问道:

  “我……我说咱这是在哪?是不是被那群结阴婚的畜生给打晕绑起来了?”

  我点头:“除了他们还能有谁?”

  “完了,完了,这次算是死定了,咱们发现了这个村子里面的村民用活人陪葬结阴婚,他们肯定不会让我们活着离开。”锤子垂头丧气的说道。

  听到锤子的话后,一旁的玲珑对他说道:

  “锤子,我们现在可不能死心,只有还有一线能够逃走的机会,咱们就不应该自暴自弃。”

  “咱三个都这样式了,别说逃走了,站都站不起来了,除了求他们给个痛快,还能有啥机会逃走。”锤子看着自身身上绑的密密麻麻的麻绳说道。

  “你要相信,只要我们自己不放弃,就一定会有活下去的办法,一定会有。”玲珑在对锤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中闪过一道亮光。

  锤子正欲说话,我在这个时候对他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示意他先不要说话,因为我在这件阴暗的木屋外面听到了有人在说话。

  我慢慢靠到木屋的木墙边上,贴着木墙中的缝隙朝着外面看去。

  这个方向正好看到了之前外面的那个广场。此时中间的篝火更加旺盛,那些村民开始手牵着手围着篝火跳着一种极为怪异且我从未见到的舞蹈。

  而那个准备结阴婚的一对死活人夫妻依旧站在篝火旁边,那具男尸仍然一动不动的自己站立在原处,他身旁的那活新娘却一直在发抖。

  我理解她的恐惧和害怕,她的恐惧来源不光是她身旁的那个死丈夫,也是那些丧心病狂的村民和死亡即将来临时的绝望。

  人这一声最悲惨的事情之一,便是知道自己马上非死不可,却又无法改变。

  等那些村民门跳舞完毕,其中便有两个人拿着一朵大红花端端正正的系在了那个死丈夫的前胸,同时又有两个人从入群中走了出去,手中各自端着一个铜盆,朝着新娘子走去。

  那两人一左一右的站在新娘子身旁,把她架起来侧身面朝着死丈夫站稳。

  夫妻俩人面对面站好之后,与此同时,那个头戴着羊头面具的人走到他们正中间,双手举过头顶,大声喊道:

  “一拜天地。”

  “二拜生死。”

  “三拜阴阳。”三拜完毕,带着羊头面具的那个人做出一个手势,站在新娘子身旁的那两个人马上把手中铜盆里面的液体全部浇在了新娘子的身上。

  奇怪的是,被那些液体给浇上之后,新娘子除了不断地挣扎外,没有发出任何的喊声。

  “卧槽,那群畜生在干什么?!”在我身后的锤子同样从缝隙之中看着外面的那群村民开口问道。

  “他们好像在给活人浇灌了胶的蜡水,想把那个新娘子给活活憋死!”玲珑看着木屋外面对我和锤子说道。

  我听到后,心头一震,难怪那新娘子一直挣扎却喊不出一句话来,原来是被蜡水给黏住了!

  忙继续朝着外面仔细看去,这才发现那个新娘子身上的红色嫁衣上面果真慢慢多出了一层淡黄色的蜡,她不断地扭曲挣扎,把身上的蜡都抖了下去,可是双手被缚,脸上的蜡她却无论如何都弄不掉。

  蜡水没一会儿便在她的脸上凝固了,她的挣扎力度也变得越来越小……

  “卧槽你M的!你们这群没良心的王八蛋,猪狗不如的畜生!你们赶紧放开她!!”此时锤子朝着外面的那些村民破口大骂。

  我心里面也是着急的要命,想冲出去救那个女孩。可是我现在却被麻绳给死死捆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那个女孩活活的被脸上的蜡水给憋死,没有丝毫办法。

  “他M的!一群畜生!!”我大骂一声,我想试着从地上站了起来,但却因为绑的太紧,而且手和腿绑在了一起,我根本就站不起来。

  没多一会儿,那个女孩便倒在了地上,双腿开始不断地抽搐,这种抽搐持续了大约能有一分钟后,她便躺在地上彻底不动。

  这么一条年轻鲜活的生命就在我们面前消失了,这种莫名的痛苦让我无可比喻。

  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那个新娘子,我呼吸急促,心跳也不免自己加快起来,双眼模糊起来。

  说句心里话,这看着别人慢慢地死在自己的面前,这种感觉完全不亚于任何难受的情绪,无法描述,但也无法避开。

  “你们这群应该千刀万剐的王八蛋,早晚都会遭到报应的!到时候你们一个都跑不了!”我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和锤子一起朝着外面的那些村民大声骂了起来。

  那些村民根本就不理会我们,他们把那已经死去的新娘子从地上架了起来,带着羊头面具的那个人手中拿着一串儿铃铛,走到她身旁,开始摇着铃铛围着她一圈圈的走了起来。

  他每走一圈儿,就会朝新娘子头上洒出一把纸钱,纸钱洋洋洒洒的落在新娘子的头上,落在地上,也落在那个带着山头面具那个人的身上。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突然看到那个低着头一动不动的新娘子好似睁开了双眼,一双通红如血般的眼睛!

  在下一秒,她又闭上了双眼,以我这个蹲在地上的角度刚刚可以看到,而那些站着的村民和那带着羊头面具的人根本就没有发现,他们依旧在给这两个已死之人举行阴婚。

  正因为除我外,没有别人发现,所以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我的幻觉。

  “老琴,嫂子,你……你刚才也都看到了吧,外面那群人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的畜生,咱今个儿落在他们手里面,要是逃不走,肯定没得好。”锤子这时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看着我和玲珑说道,我看他那煞白的脸色,猜出刚才的事情把他给吓的不轻。

  其实锤子刚才说的话很对,外面那群村民根本就不是人,还是一群被狗吃了良心的畜生,他们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而且我现在最担心的便是玲珑,她天生天生丽质,难保那群王八蛋不打别的主意。

  但现在我们三人都被麻绳给绑了个结结实实,要想从这间封闭的木屋之中逃走,谈何容易?

  我一直在心里面跟自己说,越是到现在这个时候,越是得冷静,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

  也就在这个紧要的关头,我脑海之中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可行的办法!

  时间不等人,我忙转身看着锤子说道:

  “锤子,我现在想到一个逃走的办法。”

  “什么办法?”锤子面色一喜。

  “用你的牙一点点帮我先把捆住手腕上的麻绳给咬断。”我说道。

  “好办法,你快靠我近点儿,我马上下口。”锤子马上赞同了我这个办法,开始俯下身子帮我一点点的咬着绑在手腕上的麻绳。

  可就在锤子刚下口咬了没多一会儿,外面便传来一战杂乱的脚步声,我忙让锤子先停下来,看看外面发生什么生气了。

  当我透过缝隙朝着外面看去的时候,却发现阴婚婚礼已经完毕,留下几个人埋合葬棺后,剩下的人各自回家休息。

  而让我最为担心的是,之前那个带着羊头面具的男人正带着两个村民朝这个关着我们三人的木屋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