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三十三章 自寻死路

第三十三章 自寻死路

  “老琴,咱俩的革命友谊道路要在今天晚上彻底画上一个句号了,你还有啥话对兄弟说不?”一旁锤子的话音传来。

  我深吸一口气,后脑勺贴着木桩转过头看着锤子说道:

  “锤子,你现在先别慌,就算是死人诈尸还不定能从土里面爬出来。”

  就在我这句话刚刚说完没多久,我便听到了身后好像有什么在不断刨土的声音。

  卧槽,这真是说什么来什么,这诈尸之后的死尸,还真的能自己从地面之下的棺材中爬出来?!

  “老琴你别说话了行不行,你那一张破嘴就跟开过光一样,说什么不来,它偏偏来什么!”锤子在一旁看着我,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我听着身后地面之下不断地传来刨土的声音,心跳加快,人也跟着紧张和害怕了起来。

  “噗~!”一声轻响传进了我的耳朵里面,我想回头去看身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因为木桩挡住视线根本就看不见。

  “噌”的一声,好似有什么东西从地下钻了上来,这种实实在在发生,却又看不到的恐怖时时刻刻折磨着我和锤子,不知不觉中额头上有汗珠流了下来。

  “噔噔噔……”此时我能清楚的听到自己因为过度紧张而加速的心跳声,身后那个诈尸的女人恐怕已经从地下的棺材中爬了出来!

  “咯咯咯咯……”突然间,在我和锤子身后传开了一阵阵阴冷的笑声,这笑声尖锐刺耳,而且还带着极大的怨气。

  他大爷的,那死后的女人还真在今天晚上诈尸了!

  到目前为止,只有一点儿我想不明白,既然那个羊头天师知道那个被他们害死强行结阴婚的女人会诈尸,为什么还这么做?难道他们就不怕炸尸之后的女尸去找他们报复?

  还是那羊头天师艺高人胆大,根本就没有把这个诈尸的女尸放在眼中。

  正当我大脑快速运转的时候,那个诡异的笑声慢慢地从我们身后靠近来过来。

  锤子在这个时候,忙快速对我说了一句:

  “老琴,快屏住气!”

  锤子从以前的一些电影中得知,遇到诈尸的尸身时,可以憋住气,那诈尸的尸身便看不到憋气之人。

  听到锤子的话后,我忙深吸了一口气,闭住了呼吸。

  “呜呜……”身后那女尸先是传来一阵‘呜呜’的声音,接着开口问道:

  “你们为什么要害死我?为什么?!”她在质问我和锤子的声音之中满是憎恨!

  我忙开口说道:

  “你……你找错人了,害死你的不是我们,是村子里面的那群王八蛋。”

  “杀人偿命,杀人偿命,咯咯咯咯……”随着后面传来的那个阴冷笑声越来越近,让我怕的要命!

  慢慢的,那个阴冷的笑声从身后转到了我俩的身前,我能清楚的听到那笑声就从我们面前不远处传来,但是我却什么都看不到!

  “咯咯咯咯……你们为什么要害死我?为什么?!”在我和锤子身前又传出来那个阴冷憎恨的声音,但什么都看不见使得我心里面更加恐惧。

  这种惧意好似渗透进了我的骨髓之中,让我全身里里外外都感到一阵寒意,整个人如坠冰窟!

  难道这并不是那女尸诈尸,而是一个女鬼?!

  也只有鬼我们才会看不见。

  但若她是鬼,我和锤子憋气根本就没有用!

  “杀人偿命,我要你们的命!!”那个阴冷的声音再次从我身前传出,接下来我便感觉一股冷风袭来,接着我突然感觉脖子一紧,好似被一双无形的手给死死掐住,完全喘不上气儿来。

  之前我和锤子还有玲珑就是为了救她才落得如此下场,这女人死后变成厉鬼居然先要杀死我们,难道是因为这人死之后,是非曲直都不分了?

  “老琴,你……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吓唬我,你倒是说句话啊!!”一旁的锤子看着我急的满头是汗。

  “放开他。”就在这生死关头,一个桀骜不驯的声音从我身后传出。

  这个声音我很熟悉,也很容易分辨,正是之前那个在从道观里面走出来的那个男人。

  也不知道是那女鬼害怕他,还是因为别的原因,他的话音刚落,我便感觉掐在我脖子上面的那双冰冷的手就松开了。

  “这个村的天师已被我杀死,害你死的人都在那个村子里,有仇报仇,有怨解怨!记住只许你害冯华梁、章春秋两家,孩子留着,多害死一个人,我定让你魂飞魄散!!”那个男人走到我身旁,看着前面的‘空气’开口说道。

  一股冷风吹过,四周再次变得寂静了起来……

  我刚要开口说话,却被那个男人给拦住了,没一会儿,我便听到从一件屋子里面传出了一声如杀猪般的惨叫声。

  报仇开始了。

  接着便是下一家,但这一家的惨叫声却持续了很久,看来那女鬼在害死他们一家之前,不断地折磨他们。

  随着第二家惨叫声停止,没过多久却传来第三家人的惨叫声。

  “自寻死路!”站在我身旁的那个男人冷哼一声,身上猛地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杀意,整个人如同离弦的快箭般,瞬间就蹿了出去,速度快的让我咋舌,他朝着那间正在传出惨叫声的屋子里面掠行了过去。

  ……

  剩下我和锤子俩人面面相觑,完全愣住了。

  不多一会儿,那个男人便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他一步步地朝着我和锤子这边走来。

  见此,我忙开口对他问道:

  “那个女鬼呢?”

  “我说过的话,像来算数。”他冷冷地回答我。

  “你刚才把她给打的魂飞魄散了?她也是一个可怜的人……”

  “我给过她报仇的机会。”他打断了我说的话,一双黑色的眸子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傲气盯着我,让我无法找出反驳他的话来。

  这时锥子也开口说道:

  “那……那你也不知道直接把她给打个魂飞魄散啊,你拦住她不就成了?”

  那人并没有说话,只是看了我和锤子一眼后,冷冷地笑了一声,接着转身走人。

  我和锤子见此顿时就傻眼了,忙开口喊道:

  “喂,这位大哥,你等一下,救人救到底,先把我们俩从木桩上面放下来行不?”

  那个男人头也没回地对我说道:

  “谁说我来这里是救你们的?”他就这样在我和锤子的楞鄂中,慢慢消失在夜色之下……

  “我说老琴,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锤子看着那个男人消失的方向对我问道。

  我说道:

  “我估计他应该是个道士吧,要不也不可能把那女鬼给打个魂飞魄散。”

  “不对,你见过有这么傲气的道士?他从头至脚都透着一股高人一等的气势,就好像任何人在他的眼中对不如他,狂妄,太狂妄了,简直目中无人。”锤子反对我的看法。

  “那你说他是什么人?”我反问道。

  “我要是知道还会问你,行了老琴,咱先不说他了,既然那个羊头天师已经被那男人给杀死,咱应该计划一下怎么从这里逃走,要不等天一亮,那些畜生肯定不会放过咱们,到那时候再想逃走,可就难了。”锤子看着我说道。

  办法得想,可是也得想得出,目前为止,我和锤子都被死死地绑在木桩之上,若是没有人帮忙的话,仅靠自己逃走的几率几乎为零!

  就在我和锤子一起为如何逃走而绞尽脑汁而又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忽然看到不远处有个黑色的影子朝着我们这边靠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