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三十六章 诡异敲门

第三十六章 诡异敲门

  锤子低头想了一会儿,对我说道:

  “反正我自己闲着也没事,过会那女人来了后,我跟你们一起去看风水,正好我当你俩的经济人,狠狠地宰那女人一顿。”

  也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开过来一辆蓝色的小轿车停在了门前,接着那个车窗放下,那个女人看着我们说道:

  “你们都准备好了吧,关门上车,马上就出发。”

  锁好门后,我和玲珑还有锤子一同上了那个女人的车,那女人倒也没有问锤子是谁,直接发动车子带着我们三人朝着城东赶去。

  在车上,我看着车窗外划过的景物,自己也在想这个女人居然什么都不问就先把定金给了我们。

  这很有可能不是一般的看风水,而是在那个地方已经有接连不断的怪事发生,所以她才以为是风水有问题,带我们去看。

  若是风水看好后,怪事自然消失,这也是她为什么一直没有问我和玲珑有无看风水的本事,因为她本就不担心骗子。

  即便说的再天花乱坠,看不好,依旧什么都不是。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看似出手豪爽,其实心里面的小算盘算的比谁的都明白。

  一路上没有人说话,那女人把车子里面的音乐声音开的老大,一直快速行车,好像在赶时间。

  本来我们出发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车子驶出市区,朝着城东后面的后山赶去,两小时后,开车的女人带着我们三人在一个山腰附近停了下来。

  停车后,她回头看着我们三人说道:

  “前面那段路现在还在赶修,没有通,剩下的山路我们只能走路上去。”

  “行。”我答应一声,当先下车。

  玲珑也锤子下车后,那女人把车子听到一旁的树下,拿着包下了车,她下车的时候已经把高跟鞋换成了运动鞋。

  那女人领头带着我们走了一条小路,继续朝着山上爬去。

  这后山虽然不算太高,但要从半山腰爬上去没有两三个钟头想都不用想,而且那带着我们赶路的女人体力并不算太好,每走一会儿,就要坐在地上歇一歇。

  所以这天黑之后,我们四个人依旧没有赶到目的地。

  所幸那女人带着手电筒,要不这夜行山路在没照明的工具,那会更慢。

  这时锤子憋不住了,看着那个女人说道:

  “我说你们有钱人就是闲得慌,没事往这山顶上建一个酒店干啥,这不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

  那女人听到锤子的话后,冷哼一声道:

  “鼠目寸光,你懂什么?我们这主题酒店最大的吸引力就是建立在风景优美的山顶上面,专门给来山上旅游的人所准备,依山傍水,吃住一体的酒店,以后建好,想不赚钱都难。”

  “想象的很丰满,现实很骨干。”锤子说不出理也得泼盆凉水。

  那女人没有继续理会锤子,起身继续带着我们朝着山上赶去。

  我跟在她后面,开口打听道:

  “我说美女,到现在为止,你都没有告诉我们你们酒店哪里风水到底出现什么问题了?你这先告诉我,我们提前也好有个准备。”

  那女人听到我的话后,一边走一边对我说道:

  “其实酒店那边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干活的工人棚那边老是出事。”

  “出事?出什么事?”一路上都没有说话的玲珑突然开口问道。

  那女人沉默了一会后,接着说道:

  “就是那边经常失踪人,开工到现在三个多月,前前后后失踪了四个人,都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点线索都没有,报警派出所来查也查不出所以然来,你说诡异不诡异,我干爹他猜测风水犯冲,所以他才让我去找个道士来看看,我去市里这一打听,就打听到你们的‘知天机’了。”

  明白前因后果之后,我便没有再继续问,一直埋头跟在那个女人身后继续行走了能有半个多小时后,晚上八点多,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山顶上面的一个面积不算小酒店。

  酒店的建造已经停滞,附近除了在存放建筑材料那边看着的俩个大爷外,空无一人,看来之前不断有人死的讯息把工人们全都吓走了,不敢继续滞留在这附近。

  围着这个已经建立一小半的酒店仔细的看了一圈儿,我发现在酒店的后面便是一排用木头做成的居舍,估计八成便是之前那些工人们所住的地方。

  我让玲珑先看看这酒店附近的风水,看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玲珑盯着那个酒店四周看了好一会儿后,又围着它转了一大圈儿,回来对我低声说道:

  “以水为龙,高一寸为山、低一寸为水。仔细观察这酒店四周,也会隐隐约约的显现出龙砂,这肯定是找了一个花了不少心思、眼力和脚力的高人给寻找的这个地方,说实话在这里做生意,只要经营得当,不想赚钱都难,这个酒店所建筑的地方,以及这四周的风水非但不是不好,而是一个比较不错的风水佳地。”

  “既然风水没有问题,那么那些民工怎么会接连死去?”我看着玲珑低声问道。

  玲珑对我说道:

  “这个问题我到现在没法看出来,如果非要查看我仔细清楚,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我忙开口问道。

  “我们一起住在这里一晚上,看看到到底会有什么事情发生,风水上有很多事情必须要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看的透彻清楚。”

  “好。”我答应一声,便跟那个送我们上山的女人打了个招呼,说道:

  “美女,为了看彻底这附近的风水,我们今天晚上准备住在这个酒店的附近。”

  谁知那女人听到我的话后,冷笑一声道:

  “怎么,现在还看不出来?”

  “目前来说,这酒店的风水没有任何问题,但这风水风水,有风既有水,有些时候,必须要看它晚上的变化,以及风向和附近的河流水流的方向,这不是一分一刻所能够下定结论的。”

  “行,反正都这么晚了,今天我也不打算回去了,只要你们能帮忙找到老是失踪人原因就成,这个工期不能继续往后拖了。”那女人说着便带着我们朝着酒店后面的那一片木质的民工房走了过去。

  闲言不表,我和锤子睡在一个房间,玲珑和那个女人在我们对面各自睡一个房间,相互安顿好后,便躺下睡了过去,这爬了半天的山,都累的够呛。

  在我睡过去不知道多久的时候,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外面敲门的声音传了进来……

  听到后,我半梦半醒的躺在木床上大声问道:

  “谁啊?这大半夜的敲什么门?”我开始以为是那个女人来找我,但是我问出这句话后,却没有等到任何的回应。

  门口没人说话,也没有人进来,但门外还是一个劲在敲门。

  “外面到底谁啊?说话。”我有些厌烦了,但困的根本就睁不开双眼,一点儿就不想下床。

  还是没有人回答我,但是敲门声依旧没有停下来。

  被吵得睡眼朦胧的我从木床上面坐了起来,穿鞋下床准备开门。

  “这么晚了是谁来了?”我一边朝着木门那边走过去,一边问道。

  仍然没有人回答我,就在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大脑突然清醒了过来,这门现在可千万不能开!

  “你到底是谁?你要是不说话我就不开门!”我此时困意全消,看着门外开口问道。最近老是遇到一些诡异恐怖的事情,让我变得越来越多敏感,所以行事也相对谨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