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三十八章 深夜血战

第三十八章 深夜血战

  瘫坐在地上的那个女人早已经被她眼前那头野狼给吓傻了眼,甚至连最基本的逃跑都不知道。

  双眼之中满是恐惧地盯着那头朝着她快速逼近的野狼,放弃了所有的抵抗,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等死。

  眼见那头野狼马上就跑到那女人身前,这人命关天的紧要关头,我吓得什么都顾不上了,现在跑过去救人肯定来不及。

  所以我直接大喊一声,右手用足了劲儿,把手中的铁锨朝着那头野狼就扔了过去。

  也是那女人命不该绝,这相距七八米的距离,我情急之下来不及瞄准就扔出去的铁锨不偏不倚正好砸中了那野狼的身上,铁质的锨头直接击中野狼的后背之上。

  “砰!”的一声,那头野狼同时发生了一声惨嚎,被铁锨给砸的摔倒在地。

  “你个傻蛋还坐在那里干什么?!不想死就赶紧回去!!”我见那头野狼被我一铁锨给砸倒之后,那个女人依旧坐在地上,便朝着她大声喊道。

  她听到我的话后,这才反应了过来,双腿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站起来,一边哭着一边朝着屋子里面跑了进去。

  就在那女人刚刚跑回木屋里面的时候,那头野狼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它回过头用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死死盯着我和锤子。

  留着口水的嘴巴同时也咧开,露出一排白森森的尖牙,喉咙深处不断地低吼,那恶毒的样子让我一辈子就无法忘记……

  一头狼的脸上,居然也会有这种表情。

  就好像我和锤子是它的生死仇人,它恨不得马上把我俩给生吞活吃!

  也就在这个紧要的当口,在我身后的锤子突然开口对我说道:

  “老琴,我……我之前在一本野外求生书里面看过野外遇到狼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赶紧说!”我看着那头野狼对锤子问道,它现在并没有着急攻击我们,好似正在试探。

  “狼的观察力很敏锐,首先咱不能害怕,一有害怕的心理,就会被它捕捉到,这样就会壮了那畜生的胆子,它就会立即发起进攻。”锤子对我低声说道。

  “还有呢?”我用胳膊慢慢地擦了擦额头上面的冷汗。

  “接下来就应该一边看着它一边慢慢弯下腰,作一个捡石头的姿势,那书上说如果狼发现你会攻击它,可能掉头就跑。”在我身后的锤子说道。

  “这招不是吓唬狗的吗?能管用吗?”我半信半疑的问道。

  “死马当活马医,试试再说。”锤子说着他当先慢慢朝着地面之上蹲了下去。

  而我也一样双眼一直盯着那头野狼,慢慢地蹲下了身子。

  锤子他刚才说的没错,不管这招管用不管用,我们都得去试试,这在杀戮和血腥之中长大的野狼可不比家里面养的狗,能把它吓跑最好就吓跑。

  为这些狼捕猎的经验极为丰富,它可以在我一个不小心的情况下,瞬间咬断我的喉咙。

  可是当我俩都蹲在地上的时候,那头狼没有一点儿害怕的意思,它就好像知道我和锤子现在这么做是在吓唬它而已。

  “锤子,这招不管用,还有别的招吗?”我又慢慢站起来,对锤子问道。

  “还有最后一招就是用铁块打铁块,用那发出的声音把狼给吓跑。”锤子说道。

  要是我刚才手中的铁锨不扔出去那还好说,可现在这种情况,除了锤子手中拿着的铁锄外,再上哪找铁去?

  “吼~!”也就在这个紧要的当口,那头野狼好似试探出了我和锤子俩人的底细,长长地低吼一声,便朝着我俩这边一步步逼近了过来……

  锤子好歹手里面还有一把铁锄防身,可我手里面是什么武器没有,见那野狼逼近,心虚害怕的紧,后退的同时,忙弯腰快速从地上抓起了一把土握在手中。

  “老琴,咱没退路了,跟它拼了!”锤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下定了决心,准备先发制狼,在那头狼没有冲过来之前,我想冲过去用手中的土眯住它的,然后让锤子直接用铁锄给他脑袋给抛下来。

  心中落定打算,就在我刚要冲过去的时候,在那头狼身后的木屋里面突然有人跑了出来,她手中挥舞着手中的火把朝着那头狼就跑了过去。

  我仔细一看,跑出来的那个人正是玲珑,她想利用这动物都怕火的天性把那头野狼给吓跑。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我和锤子以及玲珑都吃了一惊。

  那头诡异的野狼非但有违常理的不怕火,反而看着玲珑朝着它那边跑了过去,直接转身朝着玲珑就扑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后,我心头一紧,什么也顾不得了,忙朝着那头野狼就快步追了上去。

  在我追到那头野狼身旁的时候,它也同时把玲珑给一下子扑倒在地。

  当下我就红了眼,直接纵身一跃朝着那头野狼身上也扑了过去。

  扑在那头野狼身上,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把它从玲珑的身上撞开,摔落在地后,我死死的拽住那野狼的爪子,另外一只手用尽全力朝着它的小腹就地打出一拳。

  拳头打在野狼小腹上面的同时,我只感觉肩膀上面一疼,用眼角的余光一看,正是那头野狼一口死死地咬住了我的肩膀。

  剧烈的疼痛感传来,让我忍不住全身痉挛。

  “我特么要了你的命!!”我大吼一声,转过头朝着那头野狼的脖子上面张口就咬了下去!

  “老琴,你挺住,我来了!!”锤子这个时候也冲了过去,举起手中的铁锄就朝着那狼背上砸了下去。

  谁知这头野狼也是精的很,见锤子跑过来帮忙,四肢同时用力,把我给踢开的同时也把它自己给往后弹出去一块儿距离,刚好躲过了锤子那一锄!

  被那野狼给踢开后,我强忍着剧痛顾不上检查肩膀上的伤势,忙回头朝着玲珑那边看了过去。

  此时玲珑正朝着我这边跑了过来,她跑到我身旁后,脸色大变,忙蹲了下来,伸出双手用力捂住了我肩膀上面的伤口,她此时带着哭腔对我问道:

  “琴生,你疼不疼?!”

  我见玲珑并没有大碍,松了一口气,摇着头把玲珑的双手从我的肩膀上面拿开,想站起来去帮锤子的忙,眼前却是一黑,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刚刚站起来的身子再次坐在了地上。

  “琴生,你先别动,你现在身上都是血,我帮你止血。”玲珑说着,便把自己身上穿的外套脱了下来,用牙咬碎,撕开后,包扎在了我的肩头上。

  我坐在地上,晃了晃脑袋朝着锤子那边看了过去,却意外的发现在锤子身旁多出了一个人影。

  而锤子对面那头狼却好似十分忌讳那个突然出现的人,开始低声哀嚎着往后退去。

  那个人转过头看着雷子冷声说道:

  “你们记住了,最上等和有效的驱狼办法就是——狼惨死时的叫声。”这个人刚一开口说话,我就听了出来,他正是之前在结阴婚的那个村子里面救过我们的年轻道士。

  那道士把话说完,身形快速一闪,瞬间出现在那头野狼的身旁,我还没有看清楚那人出手,那条野狼便发出一声惨嚎飞了出去。

  摔落在地的野狼哼哼着挣扎了几下,便一动不动了。

  锤子见那头野狼死掉后,帮把手中的铁锄丢下,朝着我这边跑了过来。

  “老琴,你没事吧?!”锤子看到我半个身子都是血后,吓得收慌脚乱的不知所措。

  我摇了摇头说道:

  “没事儿,我还不想死在你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