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三十九章 人面儿狼

第三十九章 人面儿狼

  “琴生,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有闲心开玩笑,锤子你帮我按这点儿,我去那边找些快速止血的草药来给他止血。”玲珑说着便急匆匆的朝着木屋面门的一片树林里面跑了过去。

  “玲珑,你小心点。”我看着玲珑远去的身影,放不下心,忙又看着身旁的锤子说道:

  “锤子,这里我自己按着就行,你跟着玲珑和她一起去,我不放心她自己。”

  “你自己能行吗?”锤子看着我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问题,你快去!”我说道。

  “好,你等着,我们马上回来。”锤子说着便朝着玲珑身后追了上去。

  看着他们俩人走后,我转头朝着那道士看了过去,却正好看到他正蹲在地上,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头已经死去的野狼尸体。

  “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们。”我看着他道了一声谢。

  那人看都没有看我,直接冷冷地说道:

  “你们不需要谢我,我只是路过看到这头长着人脸的狼好奇过来看看而已,并非是想救你们。”

  这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难以让人接近。

  “那野狼的脑袋后面怎么会长着一张人的脸?”我把话题岔开,看着他疑惑地问道。

  我自己怎么想也想不明白,难不成说这狼吃人吃多了就会有这种离奇的事情发生?

  那道士他听到我的话后,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伸出手朝着那头野狼后脑上面抓了过去,只见他一把抓住了那张人脸,用力往后一扯,人脸顿时就被他给从狼的脑袋上面给撕了下来。

  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过来,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狼头上面长着人脸,而是有人故意把一张人脸贴在了狼的脑袋后面。

  只不过这么做的人他究竟是谁?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哼!东南亚邪术面人狼,借人面控狼身,从而四处害人,看来最近这阴阳两界又要大乱了。”那道士说着把手中的那张人脸朝着我身上扔了过来。

  我坐在地上避之不及,人脸正好落在了我的大腿上面,那凸出来的一双眼球死死的盯着我,把我给看的全身发毛,忙把那张人脸从大腿上面拿了起来,丢在地上。

  “这个死人你认识吗?”那道士走到我身前低头看着我问道。

  我摇头肯定的答道:

  “不认识,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人。你知不知道这邪术面人狼到底是谁干的?”

  “这头人面狼明显你冲着你来的,所以是谁想害你你自己应该比我更清楚,走了。”那道士说着转身就走。

  我见此忙开口问道:

  “喂,你先等一下,我能不能问一下你的名字?”

  “你没资格知道。”那道士丢下这句话后,纵身一跃几个起跳身形便彻底消失在了这夜空下的树林之中。

  这个道士到底是什么来路?他这高傲狂妄的性格,根本就和他现在这道士身份匹配不起来。

  看到那个道士远去的方向,我一个人坐在地上来回想着,我怎么想都想不通那个道士的真实身份,只好不再去想。

  反而看着不远处那头死去的野狼尸体沉思了起来,从刚才那个道士口中所言得出,这野狼肯定不是它自己找来的,正是有人利用一种叫‘面人狼’的邪术控制这头野狼开此害我们。

  想到这里,我脑海之中第一个蹦出来的名字便是我的前女友采薇!

  难道这一次又是她?她难道真的要把我给碎尸万段才肯罢休放手?!

  我真的想不明白,曾经和我相爱的那个女人现在却变成了一个每天都想着要我命的恶魔……

  如果这一次仍是出自采薇之手,那么我现在的处境变会极为危险,因为我和采薇在一起三年,她对我是知根知底,她了解我的家人,我老家在哪,我妈在哪上班,我朋友有多少,他们都在哪里,采薇都一清二楚。

  现在的采薇已经不是以前的采薇了,只要能达到她自己的目的,任何丧心病狂的事情都可以干的出来,若是她下一步对我的家人和朋友出手的话,那么……

  我不敢让自己继续想下去,看来过了今天晚上回去后,我必须要想出一个应对之策来,决不能一直处于被动,坐以待毙。

  十多分钟后,玲珑和锤子一起朝着我这边跑了回来。

  玲珑喘着粗气,手中拿出一大捆草药跑到我身旁,先是把我肩膀上面的布解开,然后把手中的草药放在口中嚼碎了,快速敷在了伤口之上。

  灼热的疼痛感让我难以忍受,但为了不让玲珑担心,我只能咬着牙忍着不喊出声来。

  草药一共涂了两次,最下面是止血的,上面则是消毒消炎的,玲珑帮我涂完草药后,认真的再次帮我包扎好伤口,她却身子一歪,朝着地上倒了下去。

  我看到后忙伸出手扶住了她:

  “玲珑,玲珑,你怎么了?!”我看着倒下来的玲珑问道。

  此时玲珑双目紧闭,面色潮红,而且我看到她的嘴唇也慢慢地变成了紫红色……

  我被玲珑现在的样子给吓了一跳,忙伸出手试了试她的鼻息,虽然很弱,好在还有,我忙抬起头看着锤子问道:

  “锤子,玲珑她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锤子看着我又看了躺在我怀中昏迷不醒的玲珑一眼,吞吞吐吐的说道:

  “老琴,我……我刚才和玲珑帮你去找草药的时候,因为天黑看不清楚的缘故,她怕找错草药,每一种草药都用口尝过确定后才留下……所以我估计她是不是因为心急帮你止血之前没有把那些尝过的草药汁液给吐出来?”

  听到锤子的话后,我看着躺在我怀中一动不动的玲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儿落了下来。

  从小到大,除我妈跟我外婆外,玲珑她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女人,这个和我仅仅只有数天婚约的女人,却拿她自己和全部来对我,我怎能不感动?

  “锤子,你去把你女人的车钥匙要过来,我先背玲珑下山。”我说着把昏迷过去的玲珑背了起来,咬着牙朝着山上的路快速跑去。

  我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把玲珑给送去医院。

  在背着玲珑和锤子一起往山下跑的时候,我心里面自己一直不断地冒出一句话:如果我在今天失去玲珑,这辈子以后的天都不会再亮了……

  背着玲珑快速跑了能有十多分钟后,我渐渐地感觉体力不支,头也开始发沉,气都喘不上来,这时锤子跑过来看着我说道:

  “老琴,我来背一会儿吧,你刚才失血过多,现在再剧烈跑动,血又冒出来了,在这么跑下去,玲珑还没救你自己倒流血流死了。”

  我慢慢停下来,把玲珑交给锤子背着,我则跟着他身后继续朝着山下跑去。

  在我俩不要命的狂奔了一个多小时后,总算是找到了之前我们所乘坐的那个女人的蓝色小轿车。

  上车后,锤子发动车子,导航之后,一路上带着我和玲珑朝着最近的医院就狂飙了过去。

  车子开出去没多久,玲珑在车子上突然开口说道:

  “冷,我好冷……”

  我这才想了起来,之前玲珑为了帮我止血,把她的外套给脱了下来,现在她的身上只穿了一件很薄的绒衣。

  暗骂自己一声粗心后,我心疼的把她给紧紧地抱在怀中,同时对前面正在开车的锤子说道:

  “锤子,你把车子里面的空调打开,调成热风,玲珑她现在冷。”

  “好!”锤子答应了一声,伸出手打开了车内的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