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四十三章 无关风水

第四十三章 无关风水

  听到锤子的话后,我先是一愣,然后接着对他问道:

  “锤子,出什么事了?”

  “那……那个李悦琳她……她好像疯了!!”锤子语气有些磕绊。

  “谁?李悦琳是谁?!”我被锤子这突然弄出来的一个陌生的名字给弄蒙圈了……

  锤子咽了一口气唾沫说道:

  “就是我们之前去给她看风水的那个女人,她叫李悦琳,你不是让我把车钥匙还给她,顺便再把她应该给咱看风水的尾款结了,但我昨天晚上开车上山找她的时候,却发现她一个人在木屋里面又唱又跳的,而且还自己跟自己说话!我怎么叫她她都不答应,这大晚上又是荒郊山林,差点儿没把我给吓晕过去。”

  我听后,心中隐隐浮现出一种不详地预感,于是接着问道:

  “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我马上就给你打电话,但是不知怎么回事,手机突然就没有信号了,而且报警都报不了,我只好蹲外面的草丛后面藏起来,一直盯着李悦琳看,她折腾了大半宿这才躺下睡了过去。我正好趁着她睡觉,从山上跑了下来,便直接来找你了。”锤子看着我一五一十的把昨天晚上他看到的一切告诉了我。

  我听到后也感觉到颇为不解,本来那个地方的开发并没有任何风水上的问题,这李悦琳怎么就变成了那个样子?

  “对了锤子,你是怎么知道那个女人名字的?”我看着锤子问道。

  锤子用胳膊擦了擦脸上的汗珠,朝着风扇靠近一些后,这才对我说道:

  “我昨天晚上听到的,她一直在自己叫自己的名字,她一直再叫‘李悦琳’这个名字!而且说话的语气就是自己跟自己对话。”

  “你回来之前她还在山上的木屋里面?”我问道。

  就在锤子刚要回答的问题的时候,店门外的正门口处突然停住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接着便从车上下来两个人,一男一女。

  男的身材有些臃肿,体胖腰圆,脖子上面带着一条少说能有半斤重的金项链,而那个女人则正是之前带我们上山去帮她看风水的李悦琳!

  她不是疯了吗,怎么突然又找到这里来了?

  我和锤子站在店铺里面看着他们俩人一同走了进来,那李悦琳面色阴沉,男的也是紧绷着一张脸。

  李悦琳一进门后,直接快步走上前伸出手一把拉住了我的衣服领子,怒气冲冲的质问道:

  “你们不是道士吗?!你们不是会看风水吗?!你TM的姑奶奶我昨天差点儿没死在那山上!!”

  我先是被她给一把拽住领子,接着又被大骂一通,本来心里面就无比烦躁的我在这个时候更加火大,伸出手一把把她掐住我衣领的手给打开,指着自己肩膀上面缠着的纱布对她说道:

  “你再骂人之前先弄清楚一件事情,差点儿死的人是我,不是你!!昨天晚上若非不是我们三个在外面拖住那头野狼,你现在还特么能有命站在这里跟我大吼大叫?!”

  这时,进屋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那个男人突然推开李悦琳,走到我面前看着我说道:

  “两位,我不清楚也不想清楚你们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只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你们收了悦琳的钱,可这事儿没有给我们办妥,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所谓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这钱你们倒是收下了,我们的灾却是越来越大了,你说换做是你们会就此罢休吗?!”

  “那你想怎么样?”这个时候,锤子走到我身旁看着那个男人问道。

  那男人冷哼一声,斜眼看着我和锤子说道:

  “要么十倍退钱,要么我叫人来把你这家店给砸了。”

  “你特么……”锤子一听到那个男人的话后就火了,就要开口大骂,我忙拦住了他,然后看着那个男人说道:

  “的确,在此之前我是收下你们两万块钱,但风水我们也去帮忙看了,那块地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风水问题,如果你们不相信我的话,可以再去找别的风水师父给看看。还有那两万块钱你们想要我就原数奉还,但多余的钱,我是一分没有。”我之所以在这个时候选择让步,便是因为当下的局势不便让我跟他们有过多的纠缠,到时候闹僵了,我脱不开身,岂不耽误了去救玲珑的时间。

  李悦琳听到我说的话后,不依不挠道:

  “你说没问题就没有问题?!要是没有问题,我那天晚上为什么老是能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为什么那天晚上你们走后,还是不断地有东西来敲我门的?!为什么那天晚上我自己突然昏死了过去?你们倒是给我个解释啊!”

  “你说的那些我也不清楚,但我唯一可以跟你们保证的就是,那里风水很好,至少风水上没有任何问题,你那天晚上所经历的事情不应该怪到风水上面,或许是别有因故。”我看着李悦琳解释道,我对玲珑的相面风水术有着绝对的信心,她既然开口说那里的风水没有问题,那肯定就没有问题。

  李悦琳听到我说的这些话后,脸色微变,突然就沉默了起来。

  而一旁的那个男人脸上也多少有些变化,她看着我干咳了一声接着问道:

  “既然你一口咬定不是风水的问题,那你觉得这些事情原因是出自于哪里?”

  “我也不知道,具体哪里有问题,必须要当场去看。”我说道。

  那男人听到我的话后,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看着我说道:

  “那好,我就再信你们一次,后天一早我开车来接你们,到时候你们再帮我去看,若是看好了,咱们都万事大吉。若是看不好,你这个店我看根本没有必要继续开下去!悦琳,咱们走!”那男人说着便带着李悦琳走了出去,径直上车,扬长而去。

  锤子看到他们走后,不屑地说道:

  “开个破车就过来嘚瑟,有钱就了不起?!等以后老子有了钱,用钱砸死那两个王八蛋!一个当小三,一个养情人,他娘的哪来这么高的优越感?!”

  “行了锤子,你就少说两句。”我本来就有些心烦意乱,再别锤子这么一嘟囔,顿时就有些烦躁。

  锤子看出我心情不好,看着我问道;

  “老琴,你怎么了?心情不好,换我说咱就甭你他们,他们要是敢来砸店,咱立马就报警。”

  我摇头:

  “没事,我估计是最近没有休息好,心里面烦得慌。”

  “那……那你今天晚上先别开门了,关上门好好的去睡一觉,明天我来帮你看店。”锤子说道。

  我点头:

  “行,刚好明天晚上我出去有点儿事,你明天来帮我看着店。”

  “没问题,那这样的话我就先回去了,你自己好好休息,还有注意肩膀上面的伤。”锤子说着在临走之前又四下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玲珑,停住脚步又接着对我问道:

  “玲珑嫂子她不在店里吗?”

  “她最近太累,自己在后屋睡觉呢。”我随便编造了一个谎搪塞了过去。

  ……

  锤子走后,我一个人继续坐在店铺里面开始研究书桌上面的这本《正一龙虎茅山术》,所谓是临战磨枪,不快也光。

  所以一直到晚上11点多,我这才关好店门,回到里屋休息。

  一夜无事,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吃过早饭我害怕自己生疏忘记昨天晚上所学的三清指法以及口诀,便再次看起书籍,准备再熟悉几遍。

  小心使得万年船,而且这也是我能救玲珑回来的唯一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