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四十五章 死人风水

第四十五章 死人风水

  那老头说话倒也算数,就在我自己一个人刚刚回到店铺里面的时候,便接到了玲珑她给打的电话。

  在电话里,虽然玲珑她一直在克制,但我也多少能听出她在低声哽咽,这让我心里更为难过。

  虽然玲珑告诉我目前为止那些人并没有对她做出伤害她的举动,可我依旧不放心,玲珑她现在是我最在乎的人之一,她落在采薇以及那个高深莫测的老头手中,让我心神难安。

  但是我现在除了等待之外,没有任何办法,为了保全玲珑的安危,我只能步步为营,小心谨慎。

  这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无能,心里面一直有一股想要变强的冲劲。

  若是不想被人欺负,若是想保护自己在乎人的不受到任何伤害,那么我自己就必须要成强者。

  唉……我要是有真武观里面那个神秘的道士一半身手,想从采薇他们等人手中救出玲珑,轻而易举。

  我坐在店里面,心里面计划着的同时,再次翻出了那本《正一龙虎茅山术》研究了起来。

  那真武观里的道士能有那么大的能耐,举手投足间就能轻易秒杀一人面儿狼,可见其道法高深,所以我一有时间便会自己研究这茅山道术。

  不管怎么样,不管在这条学道的路上有没有人带我,都必须要自己加倍努力,因为我始终都明白一个道理,强者都是从弱者一步步走过去的,勤能补拙、功在不舍。

  认真攻读《正一龙虎茅山术》一个多小时后,我抬头看了看时间,发现已是晚上11点多,便伸了个懒腰,把书籍收了起来,把店铺收拾一下,便洗漱睡觉。

  第二天一早,我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却突然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了。

  下床打开店门后,看到来的人正是锤子。

  我见锤子这一大早上就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心猜他肯定有事,便直接了当的看着他问道:

  “锤子,你这么一大早来店里面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锤子听到我的话后,一撇嘴瞅着我说道:

  “我说老琴,那小三李悦琳今天不是要带着她男人来接咱们去再帮他去那山上看一看,你不会不记得了把?”

  听到锤子的话后,我这才想了起来,在前天那李悦琳和她男人的确是来找过我,说今天一早再来店里面接我帮他们再去看看,这最近我被玲珑的事情给弄的焦头烂额,锤子这不提醒我,我还真忘记了。

  “哦,我想起来了。”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道。

  不过一想起这事情来,我更头疼了。当初是因为着急去救玲珑,所用的缓兵之计答应帮他们再去看看,但是我目前为止什么都不懂啊!

  关于茅山术我甚至连门槛都没有踏进来,更别说什么看风水了,这我完全就是一个门外汉。

  但已经答应人家的事情绝不能反悔,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实在不行我便从那本《正一龙虎茅山术》里面找一找,看看上面有没有关于风水的介绍和记载。

  江心补漏的办法,也不知道能不能对付过去。

  锤子这时一侧身越过我走进店里面,自顾自的在一张椅子上面坐了下来,看着我说道:

  “老琴,你是不是刚起来?我在这里帮你看着店,你先出去吃点东西,我估计那俩人过会儿也就过来了。”

  “好。”我说着正欲出门,脚还没有踏出门口,却被一辆急停在店门口的黑色奥迪轿车给拦住了。

  果然,他们倒也守时的很,这一大早还不到8点就到了。

  车门打开,李悦琳走下车看着我阴阳怪气的讽刺道:

  “我说这位年轻有为的风水大师,你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咱们马上就出发。”

  她那副瞧不起人的态度,好似已经刻进了她的骨子里面,她在跟我说话的时候,完全都没有用正眼瞧过我。

  我虽然没什么本事赚大钱,但是一个男人应存的骨气和自尊还是有的,于是我便看着李悦琳说道:

  “我刚刚起来,还没吃早饭,你们等一会儿吧。”我说着不等李悦琳再次开口说话,便走出了店铺,朝着南面卖早点的铺子走了过去。

  身上传来了李悦琳不满的低骂声:

  “艹!一个破看风水的拽什么拽?!你先嘚瑟着,今天要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摇了摇头,我并没有理会李悦琳刚才所说的话,径直走进了包子店……

  吃饱喝足之后,我不急不缓的走回到店铺,此时一直站在车前的李悦琳早已等的不耐烦,她强忍着对我怒目道:

  “这早饭你也吃了,我们该走了吧?”

  我停下脚步看了她一眼摇头说道:

  “还不行,我得提前准备今天去所需要一些东西,要不没办法帮你们看。”

  “你……”李悦琳看着我刚要爆发,那在她身后的车子上的车窗突然降了下来,里面那个胖男人探出头来对李悦琳说道:

  “悦琳,你先上车。”

  他接着又看着我说道:

  “我们等你去准备,半个小时够了吧?”

  “差不多。”我说着便转身走进了店铺,在里面一直等着我的锤子见我进屋之后,忙从椅子上面站起来问道:

  “老琴,咱现在出发不?对了,玲珑嫂子她、她去哪了?”

  我看着锤子叹了一口气说道:

  “她昨天晚上回她爸那去了,我收拾下东西,咱这就走。”

  锤子听到我的话后,一下子就愣住了,好一会儿后才开口压低声音对我问道:

  “你……你没喝多吧?玲珑嫂子她不在,咱们这一点儿都不懂半吊子能去给人家看什么风水?你别扯淡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先过去看看再说。”我嘴上说着,手中同时把那本《正一龙虎茅山术》给一起打包放进了我之前准备用来对付采薇他们等人的克阴邪的物品包中。

  一切准备妥当,我对锤子使了一个眼色:

  “走,出发。”

  锤子还是不放心的看着我小声说道:

  “老琴,你这胆子真够大的,人家是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你这什么钻都没有,这瓷器活倒都揽上了。”

  我对锤子笑着说道:

  “我有黄钻行不?”

  “你可赶紧拉倒把,我特么还开着会员呢。”锤子回了我一句,跟了上来。

  关店锁门,我和锤子一起上了停在门口的这两黑色奥迪车,车子发动,带着我俩朝着市区外面快速驶去。

  一路无话,我坐在后面一直拿着那本《正一龙虎茅山术》翻看,想在里面找到一些有关于风水的记载。

  但有些让我有些失望的是,这本书籍当中并没有任何关于活人居所风水的记载,关于死人墓地的风水记载倒也有不少。

  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脑海之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这既然之前玲珑替他们看过那山上建造酒店的风水,没有任何问题,那这件事情的问题会不会出在死人的风水上面?

  虽然我对着风水不太懂,但我也了解这人死之后所葬之地都是很有讲究的,这俗话说的好:先人葬的好,代代儿孙多福多禄,先人葬错地,代代儿孙命薄福浅。

  想到这里,我忙开口问道:

  “我说两位,你们最近谁家里面老人不久前去世葬?”

  听到我的话后,那开车的男人忙对我说道:

  “我父亲他在上个月刚刚过世。”

  “他葬在哪?”我问道。

  “怎么了?”那男人颇为不解。

  我道:“之前我们去看过那山上的酒店,风水没有丝毫的问题,我才怀疑你家中先人葬错了地方,所以最近你们才接连出事。”

  那男人听到我的话后,摇头果断地说道:

  “不可能,我父亲下葬的时候我特地去上海请来黄世炜黄大师给找的墓地,这里肯定不会有问题。”

  “你不带我去看看怎么知道没问题?”我说着把手上那本《正一龙虎茅山术》给合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