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四十六章 棺上加棺

第四十六章 棺上加棺

  没等那男人说话,坐在副驾驶的李悦琳却回过头来看着我讥讽道:

  “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早就被这女人给烦的够呛,所以我看着她没好气儿的说道:

  “李小姐,我刚才并没有跟你说话,如果这一切你可以单独决定的话,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有说。”

  “你……”李悦琳被我刚才所说的话弄了一个面红耳赤,没话可说。

  直到这时,那个男人这才开口说道:

  “既然你说的这么有信心,那好我就带你们去看看,不过咱丑话先说在前面,若是去了你们看不出什么来,可别怪我那时候翻脸不认人。”他说着在一个红绿灯路口掉头,朝着他父亲的墓地开去。

  这时,坐在我身旁的锤子凑到我耳边低声问道:

  “老琴,你这到底有底没底?”

  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锤子看着我点了点头,轻声道了一句:

  “我服……”

  车子大约在公路上行驶了一个多小时,便转弯朝着郊外开去,继续前行了十多分钟,又拐了一个弯进入了一个乡间小路。

  锤子看着车子外面的这条土路开口道:

  “我说前面那位,咱这要去哪?你不会带着我们去农家乐先吃上一顿吧?”

  那男人并没有想和锤子开玩笑的意思,冷声说道:

  “前面拐个弯马上就到了,你们先准备准备。”

  ……

  到达目的地,车子停下之后,我拿着手中那本《正一龙虎茅山术》和锤子一起下了车。

  四下一看,这才发现这里居然是一处坑坑洼洼、长满杂草早已废弃的挖土场,在这个废弃的挖土场后面还有一个较为落后的村落,遥遥望去,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人居住。

  也就在这个时候,下车后的李悦琳走到那个男人身旁当着我和锤子俩人的面对他说道:

  “田野,我现在是越来越觉得那两个人不靠谱了,相隔着几十里地,那边出事还关系到这里了?”

  听到李悦琳的话后,我直接忽略了过去,选择无视。正好趁着这个时间我把手中拿着的那本《正一龙虎茅山术》给打开,翻找起关于这死人墓地选择以及下葬的风水介绍。

  这时那个叫田野的男人走到我身旁看着我问道:

  “小兄弟,你现在来跟我说一说,为什么这先人下葬之后的风水以及位置会影响后人的发展甚至命运?”

  很明显,这个老男人他在试探我,想从我口中套出我究竟懂不懂这墓地风水。

  我则看着他一笑说道:

  “这人死之后也有气,气能感应,便会影响后人。这可不是道听途说,这种感应是有事实根据的。例2006年,山西峪铜矿产铜的山发生崩塌,东边用铜铸成的钟同时不撞而鸣,这就是感应。再比如,春天来到,树木枝叶开花,放在家里的麦种也会自主发芽。气在地下运行,它运行时,顺随地势走,它聚集时,也随地势停止。这死人的气和生人的气在有的时候是共同的,死人的气会与穴气结合形成生气,通过阴阳交流成的途径,在冥冥中有影响、左右在世亲人的气运。所谓人是父精母血的结晶体,所以人也是阴阳两气的结晶体。每个活着的人都有阴阳两气,死后肉体消失,阳气散去,阴气却没有消失。人死气未灭,所以下葬者,要找一个有生气的墓地,让生气和不死的阴气相结合来保护在世的后人。”

  那田野被我刚才从《正一龙虎茅山术》中现学现卖的这段话给完全忽悠住了,他看着我连连点头,接着问道:

  “那……那大师你觉得我父亲这个墓穴葬的位置怎么样?我觉得肯定不会有问题,因为那黄世炜也是一位出了名的风水大师。”

  得了,这称呼也从‘小伙子’换成‘大师’,看来这一行的确主要靠忽悠,你忽悠的有模有样,别人还真就什么都信了。

  说实在话,我到看到田野他爸这个墓地为止,还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只得看着他搪塞道:

  “这样吧,既然来都来了,我就认真的给你看一看,你耐心的等一下,这里有一个地方方位的对向我拿捏不住,我在书上找找。”

  “好好。”田野答应道。

  这时我继续拿着《正一龙虎茅山术》认真的看了起来,在这上面的确记载了不少这关于阴宅墓地的风水介绍,我按照书中所述,朝着眼前不远处的田野他爸的墓地看了过去。

  书中记载,这看墓地风水主要需要观察周围的龙、砂、水、穴、向五方面内容,其中“龙认生死,穴认真假,砂认粗秀,水认曲直,向辩纯疵”,并参考元运衰旺情况而定。

  虽然这个位置不远处正是一个挖土场,但整个墓地却呈一个“前有照,后有靠”的风水之势,前有溪流穿过,后有山峰为靠,枕山面水,聚风藏水。

  墓地前面的明堂宽阔开展,墓穴为子午、卯酉、四正之向。墓地的入口向着东南偏南,这些都为吉相。附近也没有任何高压线通过的墓地,东南侧也没有任何高大的建筑物挡风断水……

  这些都意味着田野他爸这个墓地的确是块儿风水宝地,能给他找到这么一个风水好地葬在安穴,看来那个姓黄的风水大师,并非江湖骗子,的确有真本事。

  如果按照《正一龙虎茅山术》上面关于对墓地风水的介绍来判断,这田野他爸的墓地风水的确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这里没有问题,那山上的工地风水也没有问题,那这问题究竟是出在于哪里?

  我看着眼前这个墓地,心里面越发愁了起来。

  这时锤子走到我身后,笑着对我低声说道:

  “我说老琴,你这装的还真够可以的,这里那看看那里看看,还真像那么一回事,要是不知道你底细的还真能被你给忽悠过去。”

  “锤子,我刚才根据这本书上面所写的风水标准来看,这个墓地没有任何问题。”我轻声说道。

  锤子听到我的话后,楞了一下问道:

  “老琴,你……你现在还真会这看墓地风水了?”

  我摇头道:

  “我自己不懂,都是从这本书上面对着看的。”

  “那既然这个墓地的风水没有问题,那么他们最近发生的那些事情问题是怎么一回事?”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回答锤子的话,之前晚上老是有工人离奇的失踪,用那头人面儿狼倒也可以勉强解释过去,但那李悦琳到了晚上自言自语又怎么解释?

  难不成她有什么怪异的夜游症不成?

  就在我前后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不远处的田野看着我有些得意的说道:

  “大师,我先父的这块儿墓地风水不错吧?当初为了这棺上棺我可是下了大价钱,要不……”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你父亲葬的是棺上棺?!!”我听到田野刚才所说的‘棺上棺’后,心头一震,忙打断了他的话开口问道。

  田野点着头道:

  “对,就是棺上棺,之前黄大师给我父亲寻好墓穴后,挖开一看,下面正有一口棺材,那黄大师看到那口棺材后,连着大笑了好几声,说这是好事儿,寓意官上加官!吩咐我马上把我先父的棺材压在那口棺材上面,棺上压棺,压住那口棺材,从而借那口的气儿来增加我家的家运。”

  听到田野的话后,我冷笑一声道:

  “这官上加官寓意的确很好,但是如果是棺上加棺呢?还有,你怎么就知道你的先父就一定能压住葬在下面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