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和锤子一起吃过午饭后,他便回家开车带着我一起朝着之前去过的田野他父亲所下葬的墓地赶去。

  当我俩开车一起赶到目的地后,便遥遥的看到在前面那块儿墓地附近的空地上站着几个人影,同时在他们身旁不远处则是停着两辆轿车。

  靠近之后,我这才看清楚,站在墓地前面一共有四个人,其中俩人我认识,正是田野和李悦琳。

  而那另外两个,则有些面生,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的人穿着得体,头发抹得就跟皮鞋一样锃亮,都能当镜子照人,我猜测这个人八成就是那什么风水大师黄世炜。

  而另外一个背着手的年轻人,不是那黄世炜的徒弟,就是他的司机。

  锤子把车子靠着那两辆轿车旁边停下后,我忙把背包随身背着,手中拿着那本《正一龙虎茅山术》下了车。

  不远处的田野看到刚刚下车的我和锤子后,忙快步迎了上了,看着我俩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两位大师来了?真是麻烦你们又跑一趟,我来给你们先介绍介绍,前面这位呢就是我之前跟你们讲过的黄世炜黄大师,他在当地可是很出名的!”

  听到田野的介绍后,我转头略微打量了一下这个黄世炜,这人很瘦,生的一副贼眉鼠眼的面相,让我一看到他就觉得不是好东西,虽然这人不可貌相,但我就是对他的长相不感冒。

  “小兄弟,初次见面,你好啊。”黄世炜看着我客气了一句,然后伸出了他的右手,他说话的声音多少带着一股香港腔。

  “你好。”我也伸出右手,跟他象征性的握了握手。

  “我听田老板刚才跟我说,你对我给田老板所寻的这处墓地并不看好,反而觉得这里是一个凶煞之墓局?”黄世炜看着我问道。

  我点头答道:

  “对,这块儿墓地若是从表面上的风水来讲,的的确确是一块儿难得的风水宝地,可这风水宝地纵然再好,它也是有了主。正所谓先来后到,你唯一错的地方就是这棺上加棺的下葬之法,想以此来借前人的风水气运,却毁了这所葬之尸后人的气运。”

  黄世炜听到我所说的这些话后,眉头皱了几皱,看着我接着问道:

  “我看这位小兄弟把事情说的如此斩钉截铁,冒昧的问一下,你是出师何门?师承何人?”

  “正一龙虎茅山派沉琴生。”我回答道。

  “你真是正一龙虎茅山派的?!”他看着我半信半疑的问道。

  “对。”我点头,我师父郭凯旋他便是正一龙虎茅山派的道士,我既然在他断气之前拜他为师,那么我理所应当也同是正一龙虎派的道士。

  黄世炜听后眉头一挑,看着我接着问道:

  “你师父他老人家道号或者名字是?”

  “家师郭凯旋。”我答道。

  黄世炜听到我的所说的话后,轻声念道:

  “郭凯旋??这个名字我以前还真的没有听说过。”语气中的轻视之意毫不隐藏。

  “在此之前,您的大名,我也是不曾知晓。”我笑着回道。

  那黄世炜听到我所说的话后,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他看着我正欲发作,一旁早已看出端倪的田野忙走了过来打断了我俩的对话,当起了和事老。

  “哎哎……我说两位,咱先打住,这师门师父的事情你们以后再讨论,这当下之急便是帮我看着先父的墓地,这棺上加棺的风水葬法到底是吉还是凶?”

  没等我说话,那黄世炜当即开口说道:

  “田老板,你尽管放心,这块儿墓地环山傍水,风水绝佳,而且这棺上加棺发富贵,绝对是一个好兆头,就算下有前人,但这墓地风水三甲一交,时间相隔这么久,不会有问题的。”

  “富贵个蛋!点穴不知生与克,吉凶就在一向间,这棺上加棺俗称死锥,此葬之法凶上加凶,田老板我现在问你把你父亲下葬在此处后,家中的生意好过吗?”我转过头看着田野问道,之所以我如此有自信,完全是因为我手上这本《正一龙虎茅山术》,它上面所写的可都是有真实依据的。

  田野听到我的话后,略有些尴尬道:

  “生意最近的确不太景气,但现在是淡季,生意也不太好做。”

  听到田野刚才说出的话后,我暗骂他这老狐狸!他刚才说的那一番话是滴水不漏,既不得罪我,又没有得罪那个黄世炜。自己全身而退,让我和他俩人继续在此斗下去。

  这样正好中了他的下怀。

  “那好,既然这位沉师父他一口咬定这棺上加棺是凶葬,那么我先问一个问题,这个局应该怎么破?!”黄世炜此时看着我冷笑着问道。

  估计在他心里面,根本就没有把我和锤子给当成一回事,所以才有有此一问,也或许是他想试试我和锤子俩人的底子。

  “破解之法很简单,找一个双数的日子,亥时祭棺拜骨,子时开土挖棺,把葬下去的棺木挖出迁走,然后把下面的那个棺木也一起挖出,两个棺材出土后,在场的人都需要行跪拜之礼,最后再分找两风水之地厚葬,若是不出别的意外,这个棺上之棺的凶葬之局也就被破开了。”我说道。

  黄世炜听后却哈哈大笑了起来,好似听到了好笑的笑话一般,他笑着对我说道:

  “这棺木宜静不宜动,这个基本的道理任何入门的风水师都知道,而你却在这个时候,让田老板去做出挖土移棺而且还是同时移两口棺材这么冒险的事情,你居心何在?”

  “我并不像某些人,什么都不懂就装大尾巴狼,既然你说自己是风水大师,那么我问你,这墓地下葬墓口不可对着哪三个方位?”我看着黄世炜开口问道,其实我现在已经开始怀疑这个所谓的‘风水大师’他到底是不是一个专门到处行骗的江湖骗子,所以我才打算这么试探他一试。

  果然,那黄世炜听到我的话后,接不上来。

  “我来告诉你,是兑、坎、巽三方位,我再问你,这墓地选地下葬有十大忌,是哪十大忌?”我看着他接着开口问道。

  此时,那所谓的‘风水大师’黄世炜的脸色开始变了,跟他一起变脸的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花了天价来请他看风水寻墓穴的田野,我估计他现在悔的肠子都青了。

  一旁的锤子见黄世炜答不上了,开口讽刺道:

  “我说这位风水大师,你都自称‘大师’了,不会连这个最基本的都不懂吧?”

  黄世炜此时虽然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但他怎么也是行骗多年的老手,关键时刻临危不乱,他看着我和锤子答非所问道:

  “你们这是来给我普及风水知识了?不要拿着从网上查来的那套说事,到时候反而害人害己。”

  听到黄世炜的话后,我也懒得继续搭理他了,转过头看着田野开口问道:

  “田大老板,应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了,今天正好是个双数,这天马上也快要黑了,这棺迁与不迁你自己决定吧。”

  田野听到我说的话后,抬起头看了看墓地所在的方向,同时又瞅了一旁的黄世炜一眼,犹豫了好一会儿后,这才下定决心般的对我点头说道:

  “沉兄弟,我这次选择相信你,这墓我迁。”

  “行,你马上去联系挖棺的人,今天晚上亥时咱们准时祭棺拜骨。”我说道。

  “亥时是几点?”田野看了看手表对我问道。

  “晚上9点至11点。”我说道。

  听到我的话后,田野脸上微变,又接着对我问道:

  “我说沉兄弟,不是我多嘴,这挖墓坟非得要在这半夜才能开始?这得多瘆人啊,就算我加一倍工钱,都不一定能找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