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五十一章 上尸下碎

第五十一章 上尸下碎

  田野听到他的话后,直接拿出了手机打了过去,没一会儿他便让那个带头挖墓的人接电话。

  那人接了电话后,连连点头,没一会儿挂断了电话,便招呼人先在一旁等着,到了晚上在动手挖坟。

  时间一点点过去,晚上九点后,我和锤子把早已准备好的案桌、香烛、纸钱拿到了墓地前面,然后开始祭棺。

  点燃纸钱、香烛后,我让所有参与挖此墓地的人以及田野都跟在我身后鞠躬拜墓,毕竟这人死为大。

  祭拜完毕,等纸钱烧完,洒过酒后,我便让他们开始动手挖墓!

  这棺上加棺定然不会葬的太深,再加上入手足够,半个多小时就看到了田野他爸的棺木,当挖到棺木后,我马上走到近前对那些挖墓的人喊道:

  “你们别着急把棺材挖出来,把棺材四周的土清理一下,先开棺拜骨。”

  挖墓的人听后,便开始围着那棺材四周又深挖下去小半尺,然后几个人一起敲开的钉在棺盖上面的棺材钉,然后四个人合力敲开了这个木棺。

  但,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却让在下面开棺的人都同时吸了一大口冷气,甚至胆子小的人都开始往后退去。

  虽然我站在上面看不到棺材里面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从那些挖墓人充满的脸色上发觉了不对劲,我心道一声不好,这果真怕什么来什么,忙开口对站在我身旁的田野问道:

  “田老板,你父亲不是火葬?!”之前因为我的疏忽大意,完全忘记问这个最关键的问题。

  “对,我父亲之前信道,临死之前嘱咐我不可火葬。”田野对我说道,在这个有钱可以鬼推磨的年代,只要花钱疏通关系,不需火葬也可下墓。

  “大师,怎么了?”田野见我不说话,接着开口问道。

  “我先下去看看。”我说着便朝着挖出来的那个棺木跑了下去。

  锤子也跟在我身后一同下来,此时有好几个挖墓的人手中拿着铁锨凑在棺材附近朝里面看着什么。

  “都散开,别聚在这个棺材附近!”这些人还真是不怕死,这万一里面躺着的是一具煞尸,一旦起尸,这棺材附近是有一个算一个,都得把小命给留下。

  虽然我心里面也是害怕的要命,但到了现在我已经是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上。

  当我走到棺材近前后,深吸一口气,做好了被恶心的准备,便朝着棺材里面看了过去。

  这一看,却让我大吃一惊!

  因为在这个棺材里面,根本什么都没有!!

  “老琴,这……这是怎么一回事?那死人呢?!”一旁的锤子看着这空空如也的棺材,也是一脸不解。

  我回过头对田野说道:

  “田老板,这棺材里面什么都没有,你爸的尸身并不在这里面。”

  田野听到我的话后,陡然色变,忙慌慌张张的跑了下来,当他看到那什么都没有的棺木后,也是愣住了,许久之后才自言自语地问道:

  “我……我爸呢??”

  看来就连田野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父亲的尸身会无冤无仇的‘自己’消失。

  也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干活儿的工人指着这个棺材中间说道:

  “你们都看看,不对劲啊,这个棺材下面的木头根本不是这个棺材上面的,好像是……是另外一个棺材上的!”

  听到那个工人的话后,我忙让人用手电筒往棺材里面照了下去,仔细一看,这才发着田野他父亲的这个棺材底部的木板早已不翼而飞,而之前我们所看到的那个棺底,恰恰正是这棺上加棺中的下棺棺盖。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到这里后,我也完全弄不懂了。

  不管怎么样,当务之急是先得把田野父亲的棺木挖出来。

  所以我忙招呼工人继续动手。

  没一会儿的功夫,那个没有底板的棺材便被工人门一起挖了出来,这时下面的那个木棺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黑黝黝的棺漆不知被埋在这地底多久,灯光照射过去依旧如新。

  “老琴,不知道为什么,从挖出下面这个棺材开始,我右眼皮老是一个劲的跳,你说是不是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这时,锤子突然走到我身后低声对我说道。

  “没事儿,你别想太多了。”其实我嘴上说的轻巧,心里面也是没底害怕,书中所述,这棺上加棺的凶墓有几率养出煞尸,我能不怕吗?

  “你们看,这个棺材上面好像……好像全是木屑。”这时,不知道是谁在下面喊了一嗓子,我听到之后,心头一颤,忙朝着下面跑了过去。

  当我借着手电筒的光线看去,发现在这个棺材上面的的确确有着不少的木屑,甚至还有几块儿巴掌大小的木块。

  想着田野他父亲那没底的棺材,在看着这个上面满是木屑的棺盖,只要不是傻子也多少能猜出一点儿关系来。

  难不成田野他父亲的尸身是被下面这位不甘寂寞的给弄进去陪人家下象棋去了?

  我正犹豫要不要把下面这个棺材给打开的时候,一直在一旁看热闹没有说话的黄世炜却在这个时候开口喊道:

  “把下面那个棺材给我打开,田老板父亲的尸身就在下面那个棺材里面!”黄世炜这一句话倒是把围在这个棺材附近的工人给吓了一跳,居然没有一个人肯听他的去打开这个棺材。

  虽然这祭棺拜骨,必须要把这两具棺材里面的尸骨取出来祭拜,但以现在的这种情况来看,慎重考虑后我还是觉得这个棺材还是不开为妙!

  想到这里,我刚准备转身去和田野商量此事的时候,他却突然看着那些工人大声喊道:

  “都在那里站着干什么?!我花那么多钱就是让你们来这里站着玩的?赶紧给我把那个棺材撬开!”

  他话音刚落,便有手快的人直接开始动手撬棺材,下面那个棺材并没有钉棺材钉,所以我还没来得及喊住他们,黑黝黝的棺盖就被他们给撬了开来。

  此时我再想阻止,为时已晚,这棺盖已经被撬开,目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啊!!”突然,撬开那个棺材的几个工人同时被棺材里面所看到的景象给吓得大喊出声,甚至有的更是直接弯腰吐了出来。

  “这棺材里面……”另外一个人话说到一半,也接着张口吐了起来。

  感觉到不对后,我忙从随身背着的背包里面掏出了两把桃木剑,递给身旁的锤子一把后,然后拿着手电筒慢慢朝着下面走了过去。

  当我提心吊胆的靠近这口已经被打开的棺材后,朝着里面看了一眼,这不看还好,一看便吓的我魂不附体!!

  因为我在这个棺材里面看到一具尸身不腐的男尸,而且在这具男尸的身上嘴上、手中全是一块块儿被他撕扯成碎块的碎尸。

  从手指、断臂、碎朵和剩下一半的脑壳这些残尸中,我马上就判断了出来,这些碎尸多半正是葬在这位上面田野父亲的!

  难道说下面这位不满有人在之后压在他上面,所以这才穿棺碎尸,以解他的心头恨?

  想到这里,我看着这具全身发黑,双目紧闭的男尸,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背后传来了一阵寒意刺骨……

  “爸!儿子我对不起你啊!对不起你……”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田野也跑了下来,当他看清楚棺木里面的碎尸后,双目之中满是恐惧和震惊,噗通一声哭着就跪在了这个棺木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