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五十四章 把酒拿来

第五十四章 把酒拿来

  掐出三清指法的右手“嘭!”的一声,击打在了煞尸的左胸之上,煞尸吃痛后,松开抓住锤子的双手,身躯猛地快速往后退去,避开了我右手之上的三清指法。

  “锤子,那东西他刚才没有咬到你吧?”我双眼死死盯着那具煞尸对锤子问道。

  锤子喘着粗气对我说道:

  “没有,老琴,你千万当心点儿,那家伙的劲头死大死大的!”

  锤子话音刚落,这时那具站在我们面前的煞尸突然怪叫了一声,嚎叫着朝我就猛扑而来。

  当下的局势来不及过多考虑,我把心一横,大喝一声:

  “急急如律令!”再次用右手之上的三清手印朝着他就打了过去。

  这煞尸看起来极为僵硬,但实际动作却灵活的很,见他身形一侧,避开我的三清手印后,挥动一双僵硬如铁般的手臂带着一股劲风狠狠地朝着我身上就砸了过来。

  因为距离过近,而且煞尸出手的速度又快,我根本就来不及躲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那一双手臂砸在我的身上。

  一股巨力整个把我给从地上掀翻了起来,从半空摔落在地后,我感觉自己全身好似散了架一般,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甚至就连喘口气都扯着胸口疼!

  “老琴,你没事吧?!我特么跟你拼了!!”这时锤子见我被那煞尸给打飞出去,也红了眼,快跑几步借力起跳朝着那煞尸的身上就飞踹过去一脚。

  “锤子,别上!先回……咳!……”我趴在地上,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嗓子口一紧,忍不住咳出了一大口血。

  吐出这口血后,同时我感觉天旋地转,差点儿没当场晕倒过去。

  我深吸了一口气,摇晃了一下脑袋,再抬头朝着锤子和那具煞尸那边看去,借着照下来的月光,我正好看到锤子被那具煞尸打的倒飞出去。

  他身子撞到了一颗杨树上后,摔了下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丧失所有反抗能力,生死不明。

  “锤子!锤子!锤子!!……”我趴在地上看着躺在树下一动不动的锤子一个劲的大声叫着他的名字,可是锤子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反应!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眼前一黑,忙转头看去,正于那个走到我面前站住的煞尸一双灰蒙蒙的眼睛对视。

  他缓缓地低下头看着我,灰色的双眼之中满是恶毒……

  突然间,一阵冷风吹过,那煞尸居然看着我诡异的笑了起来。

  “咯咯咯咯……”他笑的的声音既刺耳又难听。

  看着站在我面前随时都能要了我的命的煞尸,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绝望,也第一次真正面对死亡,我的一生难道就走到这里了吗?

  我不甘心!但已经无法动弹的身体在不断提醒我认命!

  终于,在这临死之前,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命运赐予你的,实际上并不全部属于你。

  “吼~!”煞尸止住的怪声,低吼一声伸出双手抓住我的肩膀把我整个人一下子就从地上给拽了起来,一双充满贪婪和血腥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我,张开大嘴朝着我的脖颈之上就咬了下去。

  此时,我绝望的闭上眼……

  “甲子开玅煞,以五缯五寸,入知六甲秘,邪炁本无根,急急如律令!赦!!”一个女人快速念动道家口诀的声音从我身后传开,接着我便感觉那煞尸抓住我肩膀的双手同时松开,我整个人再次摔落在地。

  趴在地上后,我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忙抬起头朝着那具煞尸看了过去。

  此时那具煞尸身上贴着一张发着黄光的符纸,煞尸好似被那张符纸给定在了原地,虽然不断挥舞手臂,不断吼叫,但就是不能动弹前进分毫。

  看到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后,我接着转过头朝着身后看去。

  黑暗之中我有些看不清来的那个女人她究竟是何人,只见得她那匀称标致的身躯,一丝微风吹起她的黑色长发,让我从她的身上看到了玲珑的影子。

  但是我心里面却很清楚,来的这个女人她绝非是玲珑,因为她身上的穿着薄的很。

  忽然,那个女人抬腿朝着我一步步的走了过来,动人的容颜渐渐显露,当她走近之后,我这才看清楚她的容貌,心中当下更是意外加吃惊!

  因为来的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跟我有过两面之缘的那个女酒鬼,第一次和我见面张口就要开房的女酒鬼。

  此时她身穿一套白色的练武服,前胸绣有一朵莲花,莲花的正中间则有一个小的太极图案,整个人配上这身穿着,看起来英姿飒爽,很是干练。

  看来这个女人的来路绝对不简单,至少她肯定不是一个普通的酒鬼。

  只不过,她又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难不成说自她第一次和我见面的时候,就开始跟踪着我了?

  那她跟踪我的目的又是什么?

  她那一双黑色的眸子淡淡的看了一眼在地上的我和锤俩人,她的那双眼睛很清澈,但我却在眼神深处却藏着一丝肃杀之意。

  突然,她红色的唇角微微上翘,笑着说道:

  “你们这两个初窥道家门径的新手,居然也敢来对付这煞尸,我是应该佩服你们的勇气呢?还是应该怀疑你们的智商?”

  听到那个女酒鬼的话后,我强忍住身上的痛楚开口问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到底是什么人?”

  她听后,微微一笑道:

  “小弟弟,我要是说恰巧路过这里,你信吗?”

  我摇头道:

  “不信。”

  “信不信由你。”那女酒鬼刚说完这句后,本来已经被她用符纸定住的那具煞尸突然大吼一声,接着我便看到贴在他身上那张黄色的符纸突然燃烧了起来,转眼之间便被消失。

  没有了那张黄色的符纸定住他,煞尸低吼一声不断怪叫着朝着我身后站着的那个女酒鬼就扑了过去。

  还没煞尸靠近那女酒鬼,她便快速踢出一脚,直接把那具煞尸给踹翻在地。

  煞尸刚要从地上爬起来,那女酒鬼单手快速结出了一个手印,两根细长的手指同时抵在煞尸的前额之上。

  奇怪的一幕发生了,本来那具不断挣扎的煞尸却在这个时候安静了下来,在原地一动都不动。

  “再见了……”女酒鬼丢下这句话后,突然掐诀的手指快速收回,手印更变的同时,大喝一声赦令口诀,手印直接按在了那具煞尸的脑袋上面。

  “砰!”随着一声巨响,那煞尸的脑袋直接被女酒鬼一招爆了头。

  在爆头的一瞬间,女酒鬼身形好似魅影一般,快速后撤,飞溅的黑色血水魅影一滴落在她身上,而躺在不远处的我却因此遭了殃,那些又黑又臭的血水溅了我半脸。

  “拿酒来。”她站在原地豪气的轻道一声,在她身后马上从暗处跑出了一个十六七岁穿着和她差不多的小女孩递给了她一瓶酒。

  我顾不上去看那女酒鬼喝酒,刚才那些溅在我脸上的黑色血水把我给恶心的要命,但在这个时候,我心里面更关心的则是躺在一旁生死不明锤子的安危。

  所以我想试着挣扎从地上站起来,去看看锤子,但我刚一用力,扯着全身疼的要命,只得再次趴了下去。

  “小弟弟,你现在身上有两个地方都脱臼了,还想站起来?”那女酒鬼看着我说道,在她看我的眼神中,满是戏谑之意。

  “我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情,帮我看看躺在那边的朋友,看看他伤的严重不严重。”我对站在我身旁的女酒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