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五十五章 决心学道

第五十五章 决心学道

  女酒鬼刚走出门,那个叫洛璃的小女孩也跟在她身后走了出去。

  见此,我忙快步跑出门追了上去。

  “你等一下。”

  你女酒鬼听到我的话后,停住脚步回过头看着我问道:

  “怎么,你还有事?莫非你是真想陪我喝几杯?”

  “不是,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我看着她说道。

  女酒鬼听后,转过身子来,饶有兴趣的看着我问道:

  “跟我商量什么事?”

  “我想跟你学习道术。”我看着她把心里面的话说了出去,目前的形式,我必须要快速变得强大起来,不光为我,也为了我的家人朋友,以及玲珑。

  女酒鬼听到我说出的这句话微微一愣神,接着她便笑了,她笑起来一双眼睛弯成月牙状,她笑着对我说道:

  “你想学习道术?”

  “对,我想!”我大声说道。

  “声音大并不代表决心,我从你的眼神中看不出来你究竟有多想!”女酒鬼此时停住了笑,严肃的看着我说道。

  我摇了摇头说道:

  “我是真的很想学习道术,一点儿都不掺假。”

  那女酒鬼却哼了一声,她接着右手一翻,拿出了一根长长的银针看着我说道:

  “这个叫定魂针,纯银打制,长2寸,尖头极细……”说道这里的时候,她突然用手中所拿着的这根银针用力刺进了自己左手的中指指甲下的肉里面!

  这一突然的变故,把我和锤子都给吓了一跳!

  “你在干什么?!”我看着她惊呼出声。

  这个时候,那根六七公分的银针已经顺着女酒鬼的手指甲刺进去一半,看到我心头一紧,自己都为她觉得疼!

  而此时的女酒鬼却表情从容的看着我接着说道:

  “所谓十指连心,这种痛楚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忍受的了,既然你那么想学习道术,那么想让我教你道术,那就表明你的决心,把这根银针也同样刺进去。”她说着面不改色的慢慢把那根银针从她的手指甲盖下面拔了出来。

  到现在,我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我真的没有想到过,这个女人居然对自己这么狠。

  “怎么,怕疼?做不到?呵……连这点儿疼都受不了还想当道士。”那女酒鬼说着,转身就走。

  我在这个时候,忙上前一步拦住了她问道:

  “是不是只要我这么做了,你就一定会教我道术。”

  女酒鬼点头:

  “对,只要你做到,我便教你。”

  “好,把针给我。”我说着伸出了手,目前对我来说,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我若是想让自己变强,从采薇他们等人手中救出玲珑,这的确是一条变强的捷径。

  只要能救出玲珑,再大的痛苦,我都愿意去忍受。

  而且,一直这样带着屈辱的活着,我受够了!

  女酒鬼听到我说的这句话后,有些诧异的看着我,她就这么盯了我数秒后,便把手中的那根银针递给了我。

  我接过女酒鬼手中的银针后,慢慢地把针头对准了自己左手中指的指甲盖下面,我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没有勇气刺下去。

  因为我能预先感觉到,接下来的痛苦会有多大!

  但当我想到玲珑,想到我的家人和朋友,想到采薇和那个男人搂在一起的画面,想到我时时刻刻都要提防他们来害我……

  这样唯唯诺诺的生活我特么受够了!!

  想到这里,我一咬牙,闭上眼用力把那根银针刺进了自己的手指甲下面!

  一股强烈的疼痛感让我几乎大叫了起来,根本就难以忍受!

  我猛地把刺进去的那根银子拔了出去,但是疼痛感却是越老越强烈,疼的我左手不断颤抖,额头上面也滑落下了冷汗……

  这女酒鬼之前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磨难,才会面对如此疼痛感面不改色?!

  连着心的疼痛感让我手指也跟着颤抖了起来,我紧咬住牙关,硬是一句话没喊出口。

  “老琴,你刚才刺的也太用力了,针都从指甲盖那头穿出来了。”一旁的锤子说道。

  过了好一会儿,这种剧烈的疼痛感才开始慢慢减轻,我这才抬头看了一眼站在我面前的女酒鬼。

  她看着我,突然开口问道:

  “你为什么一定要走我们这条路?”

  “我……我想让自己变强,从而保护自己在乎的人不受到伤害。”我看着她答道。

  女酒鬼却摇头道:

  “你错了,我修习道术并非是为了让自己变强,而是责任,这阴与阳的两界……呵呵,恐怕就要开始乱套了,你要是走上这条船,可就再也下不去了。”她说着把我手上的那根银针拿了回去,转身就走。

  “哎,你等等,你刚才说过只要我这么做你就一定会教我道术。”我叫住了女酒鬼说道。

  她听到我的话后,脚步未停,头也没有回的说道:

  “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兑现承诺,但是也有条件的,学费一百万,凑齐之后来这里找我。”

  “你这不是故意难为我吗?!”我道。

  “只有弱者才会说出‘难为’两字。”女酒鬼说着,带着洛璃,渐渐走远……

  我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流出不少血迹的中指,心里面憋屈的要命,这短时间里面我上哪去弄齐一百万的巨款?!

  这时,锤子走过来看着我问道:

  “老琴,你手没事吧?”

  我把中指放进嘴里吸了几口道:“没什么事儿。”

  锤子接着说道:

  “我说那娘们的心也太黑了吧,这一张口就是一百万,她倒是有钱,但咱们不还是社会底层的顶梁柱吗?这明显是逼着咱哥俩去卖肾啊,这卖了也不一定够。”

  “一边去,我现在手里若是加上田野还没有给我的十五万,有五十多万,咱再继续赚个五十万也就够了。”我说道。

  “你说的倒轻巧,那可是五十万,不是五十!不是五块!老琴你是真当这钱是大风刮来的?”锤子说道。

  我摇头看着女酒鬼刚才所走远的那个方向说道:

  “这可不一定……”若是运气好,我们再能接到像田野这样之类的‘大活’,先赚钱并不算太难。

  “除非你中彩票……”锤子他一分钟不打击我他就难受。

  ……

  我和锤子俩人在屋子里待了没一会儿,便有一个五十岁上下的老大爷走了进来,说是要带我们下山。

  跟在老大爷的身后,我俩便朝着这莲山山下赶去。

  到了山下的时候,已经傍晚。老头回去后,我和锤子俩人随便找了一家面馆吃了碗面,便就近找了一家看起来相对干净的宾馆住了下来。

  这莲山相距“知天机”少说还得有四五十里地,所以我和锤子准备在这山脚下暂住一晚,明天一早再坐车回去。

  在酒店里,我先是给手机充上电,先是个给我妈打了个电话,陪她聊了一会儿后,便挂断了电话。

  接着我又找到了田野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想问问他准备把剩下的十五万什么时候打我卡上。

  可电话里面却提示对方已经关机,无奈我只得先睡觉,明天再找他。

  锤子他自己吃饱喝足后,早已躺下呼呼大睡,我关灯后躺下,却怎么也睡不着。

  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出现的这些人都让我想不明白。

  这些事情就好像是一张网,看似杂乱,却又好似都能联系在一起,我自己想着想着,一阵困意袭来,便闭眼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一夜无事,第二天一早我和锤子起了个大早,坐上第一班车便朝着东城赶去。

  回到“知天机”后,我和锤子刚把店门打开,突然不知从哪冒出来好几个彪形大汉扑过来把我和锤子当场按在了地上。

  其中一个用手把我脑袋按在地上的男人又对我低声吼道:

  “别动!警察!!”他说着从腰间拿出一副手铐把我的双手给烤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