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五十六章 反咬一口

第五十六章 反咬一口

  我和锤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那几突然冲出来的个人给铐了起来,快步押到了他们藏在胡同里面的警车旁。

  “你们想干什么?!我们又没有犯法,你们拼什么抓我们?!”锤子一边被那些人推着上了车,一边大声喊道。

  在车子里,其中一个中年人打断了锤子的话,他看着我和锤子俩人说道:

  “我们警察不会无缘无故的乱抓人,你们俩人涉嫌一起墓地风水的诈骗案件,先跟我们回所里一趟。”

  一听到这个人说出的话,我心里面一下子就有底了,他大爷的这报警来抓我和锤子的肯定是那田野搞的鬼。

  我万万都没有想到,田野这个王八蛋不但言而无信,而且还反咬我和锤子一口。

  “警官,你们肯定抓错人了,我们从来就没有骗过任何人的钱。”锤子看着那个警察说道。

  那警察听到锤子的话后,问道:

  “那‘知天机’是你们开的吧?”

  锤子点头。

  “那就没错,抓的就是你们俩个。”

  “你们说我们诈骗有证据吗?”我问道。

  “证据到了所里自然会给你们,行了都老实点,有什么话到了所里再说。”那警察说着便拿出手机在车子里面打起了电话。

  这时锤子坐在我身旁看着我低声说道:

  “老琴,这百分之一百的是那个姓田的王八蛋搞的鬼,咱现在应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先到所里面看看情况再说。”我说道。

  ……

  车子在公路上行驶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东城派出所,我和锤子被警察押到所里最后一排屋子的审讯室里面关了起来。

  我俩人被关在这审讯室里面一关就是两个多小时,在这期间没有任何人来过。

  终于在两个小时之后,审讯室屋门被人给送外面打开,一个穿着一身警服的年轻警察走了进来,接着在他身后则是跟着一个身着便衣的中年男人。

  那个男人走进来后,坐在了我的锤子对面的那张椅子上。

  “喂!你们这人民警察为人民呢?你们就这么对待你们的衣食父母?!我年年交税一个月都不少,就养了你们这群只知道乱抓人的土匪?!”锤子这个时候是真火了,他这个人脾气一旦上来,九头牛都拉不回去,不管来的人是谁,先让他给骂上一顿再说。

  那个中年男人听到锤子的话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着看着我俩问道:

  “我是北城派出所的刑警队中队长黄平安,你叫沉琴生,你就是许开明吧?”

  还没等我说话,一旁的锤子接着说道:

  “你先告诉我们你凭什么抓我们!随口一说我们诈骗就是诈骗?!证据呢?你们不是说证据在所里吗,拿出来啊!”

  黄平安轻咳一声对站在他身旁的那个年轻的警察说道:

  “去,把接待室里面的老田叫来。”

  “要证据是吗?我这就去叫人来给你们带人证。”黄平安看着我和锤子说道。

  我一听到“接待室”和“老田”这两个词,当下就感觉不妙,这个中队长黄平安口中的这老田肯定就是那个让我们去帮他去看他父亲墓地风水的田野。

  而“接待室”这三个字则是表明这个田野和这东城派出所能说住话站住脚的人有些关系。

  否则这一般来派出所报案的人能直接去接待室吗?

  “黄队长,你刚才所说的那个老田,他的名字是不是叫田野?”我看着坐在对面黄平安开口问道。

  黄平安点头道:

  “对,就是他,现在他带着证人揭发你们俩人开一个叫‘知天机’的算命看风水的店铺为契,利用为他父亲看墓地风水之由,前后诈骗他十二万人民币!”

  “放他娘的屁!!”锤子听后一下子就炸了,他看着黄平安继续大声说道:

  “我们没有骗人,他父亲的风水给他看过了,墓也迁了,风水凶局也破了,现在他还欠着我们十五万没给呢,怎么成我们骗他了?!”

  中队长黄平安却一脸质疑的看着我和锤子问道:

  “你们这口中的风水并非是真的风水,而是利用它来进行巨额诈骗的理由。”

  锤子还要继续辩解,我忙拦住了他:

  “锤子!行了,你先别说话,等待会儿那田野来了,咱在找他对峙。”

  我心里面虽然也是火大的要命,但是我却明白的很,发火改变不了任何现状,所以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冷静。

  也只有冷静下来,才会想到办法。

  目前为止,整件事情对我和锤子都十分不利,我总不能去和他们这些警察说我为了帮田野破解那棺上加棺的凶煞之局,和一具‘死而复生’的煞尸玩了一晚上命吧?!

  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和锤子指不定就被这些警察给从派出所转移到精神病院了。

  要真到了那种地方,正常人也能给折磨疯了。

  我心中正在计划对策,这时门外一阵脚步声传来,我抬起头一看,发现走进来的人正是田野,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他的情人李悦琳以及之前那个叫黄世炜道士。

  坐在我身旁的锤子看到田野走进来后,双眼一瞪,马上破口大骂道:

  “你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我特么和老琴为了给你家把那个风水凶局给破了,差点儿小命不保,你特么的倒好,非但剩下的钱不准备给我们,还恶狗先咬人,报警让警察把我们给抓起来,你还算是个人吗?你还算是个东西吗?!”

  谁知田野听到锤子的话后,冷声说道:

  “小子,你说话的时候嘴巴最好放干净点儿,我一开始选择相信你们,让你们去帮我先父的墓地看看风水,谁知道你们居然为了多骗我的钱,让我雇人把先父的棺木给挖了出来,当晚迁坟。这死人墓地根本就没有什么风水之说!若非不是我联系到这风水黄大师,直到现在我还被你给蒙到鼓里面,你们这骗我钱事小,惊动他老人家事大!你们这些没有良心的狗东西,为了钱没有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干不出来!”

  “我特么踹死你个畜生玩意儿!!”这时锤子猛地从椅子上面站起来,跑近两步朝着那田野的脸上就用力踹过去一脚!

  锤子这一脚是踹实了,伴随着田野的一声惨叫,锤子那一脚就把他给踹翻在地。

  “住手!!来人!”随着黄平安一声大吼,外面马上冲进来两个手握胶皮警棍的警察他们进屋后,二话不说,举起手中的橡胶辊劈头盖脸的就朝着锤子身上砸了下去。

  见此,我也冲了上去,不管怎么样,总不能让锤子一个人挨打。

  ……

  一分钟后,我和锤子俩人前后被警察给打倒在地,我躺在地上全身疼的要命,想挣扎着站起来,腿却不停使唤。

  “活该!让你们骗我老公的钱!这次你们就准备坐牢吧!”一旁正在看热闹的李悦琳看着躺在地上的我和锤子骂了一句。

  这时中队长黄平安站起来看着我和锤子俩人说道:

  “你们俩个自己在审讯室里面好好反思反思,晚上我再来找你们!”他说着便带着田野等人走了出去。

  田野走之前还对我和锤子做出了一个很瞧不起的表情,我看着田野的背影,右手紧握拳头,心中暗自发誓:

  今天我记下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东河西,莫欺虎落阳。

  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哎呀我艹,疼死我了,老琴你……你没事吧?”这时锤子慢慢地从地上坐起来,看着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