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五十七章 怪事频生

第五十七章 怪事频生

  我摇摇头也一咬牙忍着痛从地上坐了起来看着锤子说道:

  “我说锤子,你这个脾气的确应该改改了,咱现在是在屋檐下面,有的时候不得不低头,你这当着警察的面动手打人,这不是找挨打吗?!”

  锤子满脸悔意的说道:

  “我当时一气急就想走那王八蛋一顿,没想那么多,要是知道把你也给连累了,我肯定不会动手。”

  “现在咱俩是有理也没理了。”我说着叹了一口气。

  锤子看着我问道:

  “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现在的我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回答锤子的话,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我俩人的手机都被没收,没办法打电话找人来帮忙。

  若是能找到我们没有诈骗田野的证据还好,若是找不到,以田野这个王八蛋的人脉和关系,直接告我和锤子诈骗,关我们几年还真没问题。

  中国有句老话: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斗。在此时看来的确很有道理。

  “现在都已经这样了,只有先等着了。”我叹了一口气对锤子说道。

  锤子也是一脸歉意的看着我说道:

  “老琴,刚才真对不住了,要不是我刚才冲动的话,事情也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都怪我……”

  “行了锤子,你别自责了,其实刚才你不踹那姓田的王八蛋那一脚,咱俩今天也出不去这个门。”就在我和锤子聊天的时候,大门突然被人给从外面推开,一个年轻的女警端着两份盒饭走了进来。

  女警走进屋子后,用双眼扫了我和锤子一眼道:

  “吃饭时间到了。”

  那女警把盒饭递给我和锤子后,转身就走。

  见此,我忙开口叫住了她:

  “警官,你先等一下。”我之所以叫住这个女警,是因为我看的出来,她多半是一个刚刚加入警察工作不久的新人,或许我能从她的口中打听到一些关于田野的信息。

  那个女警听到我的话后,停住脚步转过头看着我问道:

  “怎么了?你还有什么事情?”

  “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我说道。

  女警听到我的话后,微一皱眉道:

  “跟我打听人?你一个诈骗犯想跟我打听谁?”

  “就是想问那个叫田野的男人,他跟你们刑警队的中队长是什么关系?”我问道。

  “田野是谁?”那个女警看着我一句话堵的我无话可说。

  “呃……没事,你不知道就算了。”我说道。

  那女警听后又看了我和锤子一眼,有些好奇的看着我俩问道:

  “你们俩人也不像是坏人,你们俩到底犯了什么法被抓到这里来了?我看他们都关你们半天了。”

  “有人诬陷我们兄弟俩人诈骗,其实是那个人欠我们钱不还,现在却反咬一口,那个人应该跟你们所里的刑警队中队长有些关系,所以……”我看着那个女警并没有把话说全,但她也肯定能听得懂。

  那女警听到我的话后,看着我问道:

  “不会吧?你说的都是真的假的?”

  “我刚才要是说一句假话,天打雷劈!”我话音刚落,突然在我头顶上面挂着的电灯一下子掉了下来,落在我脚边摔的粉碎,差点儿砸到我脑袋上面。

  “哈哈哈……让你说假话,这报应来了吧?!你们俩个就好好的在这里待着吧,对了,跟你们说一声,厕所就是后面那个门。”女警笑着留下这句话后,转身出门走人。

  我坐在椅子上面看了旁边的锤子一眼,他此时脸上也满是愁容。

  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我和锤子在这审讯室吃饱喝足后,天已经黑了下来,这时坐在我身旁的锤子对我问道:

  “老琴,他们到底想准备把咱俩怎么样?还能把咱俩一直关在这里?”

  我说道:

  “唉,谁知道呢,除了继续等,没有别的办法。”

  “艹,田野那王八蛋也真够绝的,除非他能有本事把我关在监狱一辈子,只要放我出去我非掐死那畜生不成!”锤子愤愤地说道。

  看着锤子那义愤填膺的表情,我心里面虽然也是着急,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人家现在对我和锤子不管不顾,就把我俩关在这里面,也不知道那田野葫芦里面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到了半夜,我和锤子俩人都扛不住了,直接靠在椅子上面就仰头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我醒过来的时候,晃了晃疼的要命的脖颈,然后把一旁还在打呼噜的锤子给推醒。

  被我给推醒后,锤子晃了晃脑袋后看着我说道:

  “这靠在椅子上面睡了一晚上,全身都疼的要命。”

  不多时,之前给我们送饭的那个女警又一次的推开门走了进来,她递给我和锤子一人一袋包子和一杯豆浆后,看着我俩笑着问道:

  “感觉怎么样?在椅子上面睡觉舒服吧?”

  “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们到底想把我们关在这里到什么时候?”我接过那个女警察递给我的包子和豆浆问道。

  女警察看着我说道:

  “算你们运气不好,其实最近所里在忙另外一件很诡异恐怖的大案子,根本就没有空管你们俩。”

  “什么诡异恐怖的大案子?”我不解地问道。

  “最近东城老是有年轻的单身男性莫名其妙的在电脑前面猝死,这还不算是最悬的地方,而更让人揪心的是,他们那些猝然的人电脑屏幕里面还都统一显示着一些死去的裸体女人照片,这件事情所上跟局里面马上就压不住了,都想权利出警,尽快破案。”女警看着我说出了这番让我差点儿把吃到口中包子吐出来的话……

  “卧槽,那些人还真变态,什么都敢看!”一旁的锤子说着再次一口囫囵吞下一个包子。

  女警察也叹了一口气道:

  “唉,是啊,现在有些年轻人总是能干出让人无法理解也不能饶恕的事情。”

  “警官,我猜你肯定刚刚入行不久吧?”锤子借着看着那个女警察问道。

  女警察听到锤子的话后,表情一愣,接着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看出来的呗。一个工作经验丰富的警察是不会和嫌疑犯聊这么久的天。”我接茬道。

  “我的确刚参加工作不久。”女警察点头承认。

  也就在此时,屋子外面突然又急匆匆的走进来一个男警察,他一进屋就看着那女警察说道:

  “张笑,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又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那个叫张笑的女警察看着他问道。

  “你先出来,我在外面更你说。”那个男警察说着便当先走出了审讯室,接着张笑也跟了出去,她出门之前并没有给我和锤子锁上门。

  因为开着一点儿门缝的缘故,我依稀听到了那个男警察好像再跟张笑说什么昨天晚上又死了一个……

  听到这里,马上就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们这一个小小的东城,若是出现个别的猝死情况,倒也说得过去,但经常接连出现这种情况,而且每一个人都死在电脑桌前面,电脑屏幕里面则是诡异的打开着裸体女人的照片……

  这一切都在暗示着我。恐怕那些猝死之人并非是普通的‘猝死’!!

  “老琴,这件事你怎么看?”锤子吃完手中的包子对我问道。

  我说道:

  “我估计那些接连催死的人肯定有跟那些死去的裸体女人照片有关系,而且关系还不小。”

  “行了,你们俩就别在这里瞎猜了,吃饱喝足好好待在这里,等所里忙过去这一阵再来处理你们两个。”女警察走进来看着我和锤子说道。

  “你们这是非法拘禁,我要去告你们!”锤子道。

  “可以啊,若是你能出的去的话。”那个女警察说着便要锁门走人。

  我忙再次开口叫住了她:

  “警官,你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