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五十七章 见到所长

第五十七章 见到所长

  女警察张笑回过头看着我问道:

  “怎么?你还有什么事?”

  “我想见你们所长,这件案子我有办法能够帮助你们破案。”我之所以敢这么打下包票的说,是因为我怀疑那些接连猝死的人或许跟那些死人照片有关系,而对付这死人阴魂我自问要比这些警察有办法的多。

  只要我按照那本《正一龙虎茅山术》上面所讲用牛眼泪和柳树叶开阴眼,便能看见阴魂,到了那个时候,对于破案或者找出真相来说也会相对容易一些。

  “你?你没病吧,别风大闪了你的舌头,我们所长可没功夫待见你们俩。”张笑说着便朝门外走去。

  见此,我忙开口继续喊道:

  “张警官,我刚才说的绝对不是大话,若是我无法帮助你们破案,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这是我和锤子能从这间屋子里面出去唯一的机会,所以我一定要把握住,若是这次出不去,我和锤子俩人可能真的不知道被他们关在这里何年何月了。

  张笑停住脚步,刚要关门的手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看着我说道:

  “你以为你自己是谁?这个责任你担不起!”

  “若是我担不起的话,你们又能担得起吗?!那可是一条条的人命!关天的人命!继续这么耽误下去,死的人将会更多,这些无辜的人、无辜的家庭谁又去帮他们担着?!小姑娘,我告诉你,这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我既然说出了口,就一定有帮你们破案的办法,话已至此,信不信都由你!!”我看着张笑大声说道。

  张笑听到我说完的这些话后,双眼一直盯着我看,嘴巴也微微张开,许久都没有说话……

  这时一旁的锤子也开口说道:

  “我说张警官,我和老琴认识这么多年了,吹牛的话他可不会说,你要是相信我们的话,就帮我们联系一下你们的所长。”

  张笑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后,便关门走出了审讯室。

  看到张笑走出去之后,锤子转头对我问道:

  “老琴,你说那个女警察会不会帮咱们去跟所长说?”

  我摇头道:

  “我不知道,你也别抱着太大的希望,即便是她真去帮我们和这里的所长说,那所长也不见得能相信咱俩嫌疑犯说出的话。”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所以我并不想让锤子现在抱着太多的希望。

  而且那个叫张笑的女孩仅仅只是一个刚刚在所里面上班的小警察,她能不能请到所长也是两码事。

  “看咱俩的命呗。”锤子叹了一口气后,便不再说话。

  ……

  过了能有半个小时后,审讯室的前门再次被人给推开,这时张笑带着一个约莫能有五十岁的男人走了进来。

  那个男人一脸严肃,身穿一身警服,走到我和锤子对面的那张桌子后面坐了下来。

  我看到他那端正的坐姿后,猜出这个人平时的为人和作风肯定严谨的很,一次判定他多半就是这东城派出所的所长。

  “我听笑笑说你们非得要来见我?”那个男人看着我和锤子开口问道。

  笑笑?这个称呼如此亲密,而且还不必言的当着我和锤子俩人的面叫了出来,莫非这个所长和张笑有什么亲戚关系不成?

  我问道:

  “您就是这派出所的所长?”

  那男人点头:

  “我就是,你们让笑笑把我给叫过来有什么事?”

  锤子刚要说话,我怕他说话不经过大脑,忙打断了他的话看着所长说道:

  “我听张警官说你们所里最近遇到了一件非常棘手而又诡异的案件,就是东城老是有年轻的男性不断地猝死,我想说的是,这件案子我和我朋友有把握帮你们侦破,或者是找到有力的线索。”

  那所长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后,开口说道:

  “我从警将近三十年了,从来就不会小瞧任何一个人,也从来没有接触过如此诡异的案子,所以你们若是光口上说说,我还真没法相信你们。”他说着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欲要转身走人。

  “好,只要你把我手上的手铐给解开,我就跟你们证明我不是只靠这一张嘴。”我看到所长要走,忙开口叫住了他。

  所长听到我的话后,转过头看着张笑说道:

  “笑笑,你先去把他的手铐给打开。”他好似并不担心我会因此趁机反抗逃走。

  张笑答应了一声,便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帮我打开了一直铐在我手腕上面的手铐。

  被解开后,我先试着活动了一下有些发胀生疼的手腕。

  这时那所长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我说道:

  “我时间很赶。”

  “好!我马上证明给你看,但我需要张警官的协助。”我说道。

  “可以。”所长点头。

  “张警官你现在就站在这里,面对着我闭上眼,千万别动。”我说道。

  张笑虽然被我给弄的莫名其妙,但还是选择闭上了双眼。

  “所长,张警官,接下来我要用的是我们道家正一龙虎宗的三清指法,此指法属阳,而张警官她身为女性,属阴。所以当我右手上面的三清指法打在她前额印堂的时候,只需要轻轻一砰,她变回因为体内阴阳失去平衡而当场昏迷过去。”我把话都事先说了出来,以免到时候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这些都是我以前学习三清指法的时候在书中介绍所看到的,上面说的清清楚楚这指法不可正对女人的印堂穴用,若用之,则阴阳失衡,当场晕厥。

  “什么道术?你这人脑子是不是……”张笑张开眼睛后话还没有说完,后面一直看着的所长却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笑笑,你先按照他说的做。”

  我回头看了所长一眼,见他那一双看向我的凌厉双目深处既然还带着一丝期待。

  或许他见多识广,在这个行业待久了,难免会遇到诡异恐怖的案件,所以他也知道我们正一龙虎茅山术?

  “张警官你准备好了吗?”我看着张笑问道。

  张笑点头。

  见她电话,我忙快速用双手连续掐出了此手印的三个手决,接着口中大声喝道:

  “急急如律令!”同时我掐出三清手印的右手朝着张笑的印堂上面就点了过去。

  就在我右手刚刚碰到张笑印堂之上的时候,一道轻微的破空之声传来,同时张笑的双眼往上一翻,站在原地晃了晃后,接着便朝地上倒了下去。

  早有准备的我忙伸出手接住了她,慢慢地把已经昏迷过去的张笑扶到了桌子旁的椅子上面。

  “怎么样?现在你应该相信我们俩了吧?我朋友的本事可不止这一点儿,从一开始我们俩就根本没有诈骗,都是田野那个王八蛋诬陷我们俩。”锤子这时开口看着所长说道。

  所长并没有回答锤子的话,而是看着昏迷过去的张笑有些担忧地问道:

  “笑笑她不会有别的事情吧?”

  我摇头:

  “不会的,休息一会儿阴阳调和回来就没事了。”

  所长点了点头,抬起来看着我问道:

  “小伙子,你叫沉琴生?”

  我点头。

  “你是茅山道士?”所长看着我接着问道。

  我再次点头。

  “那你认为这件案子的疑点和侦破点在哪?”所长开始试探我的话。

  我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侦破点就在那些luo体的死人照片上面!”

  “这个只要是个明眼人就能看出来那些照片的确有问题。”所长说道。

  “所长这你可说错了,我指的并不是那些照片,而是照片里面的那些个死人,是她们害那些年轻男性接连猝死。”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