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五十八章 半信半疑

第五十八章 半信半疑

  所长听到我所说的话后,有些疑惑地看着我问道: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有些不太明白。”他一边说着一边叫进两人进来把昏迷过去的张笑扶了出去。

  张笑被人扶走后,所长又在我和锤子对面的那张椅子上面坐了下来,同时拿出了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

  “会吸烟吗?”所长看着我把手中的烟递给了我,我打眼一瞧,不是什么贵烟,正是七块五一包的红塔山。

  我摆手道:

  “早就戒掉了。”

  所长听后,把烟又递给一旁的锤子一根后,说道:

  “戒了好啊,到了我们现在这个年纪想戒烟都戒不了了。”他说着慢慢把烟放回到了口袋之中。

  “所长,我能不能先问几个问题?”虽然这定论我早已下了,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有些问题我必须要弄清楚。

  “可以,你问吧。”所长说道。

  我问道:

  “那些接连猝死的死者法医的诊断全部都是什么原因所引起的猝死?”

  “经法医鉴定,死者全都是因为惊吓过度导致突然猝死,无一例外。”所长说出的这一句话更加肯定了我的猜疑。

  他接着又说道:

  “其实这也是案子的疑点之一,若是一个正常人他怎么会因为看到几张死人的照片就会被活活的给吓死?这其中恐怕……”

  “所长,你的意思那些猝死的人死因为他杀?”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所长看着我不答反问道:

  “你认为呢?”

  我说道:“我认为也是他杀,只不过杀他们的并非是人。”

  所长听后,看着我眉头皱成了一团:

  “小沉,你这句话的是什么意思?”

  我直言道:

  “意思很简单,但恐怕唐所长你不会相信。”

  所长听后,先是深吸了一口烟后这才对我说道:

  “你先说说看。”

  我干咳一声说道:

  “那我就直说了,我个人认为引起那些单身男性猝死的可能性只有两种:一种是电脑病毒软件侵入突然出现一些不适宜的画面,从而惊吓过度导致死者当场猝死,但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若是这么简单的话,你们早就能查出破案了。”

  “那另外一种可能性呢?”所长对我问道。

  我说道:“这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阴魂害人命!”

  所长听到我说的话后,脸色马上就沉了下来:

  “小沉,你在跟我开玩笑吧?!”

  我摇头说道:

  “所长,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我会跟你开玩笑吗?而且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玩笑不得。”

  所长听到这里,突然站起身子同时伸出手用力拍了一下桌子:

  “荒唐!我唐山干这一行快三十年了什么类型的案件都遇到过,就是没有碰到阴魂鬼怪!!”

  我也接着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双眼直视所长唐山道:

  “所以你们才会有一些悬案永远都抓不到凶手!”

  唐所长听到我这句话后,整个人一下子就愣在了当场,他就这么一直盯着我看,一句话也不说。

  我也不甘示弱的与它对视,我说出的话问心无愧,没什么可逃避的。

  一直到他手中点燃的那根香烟烧到他手指,吃痛后的唐所长忙把手中的香烟丢在桌子上面,然后捡起来扔进了烟灰缸。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锤子开口说道:

  “我说唐所长,不是我锤子跟你吹牛,这死人都能从棺材里面再爬出来咬人,你这千万别不信。”

  唐所长听到锤子的话后,接着看着我问道:

  “小沉,你若非得一口咬定的话,总得拿出一些让我相信你的证据来。”本来根本不相信的唐山所长,经过我和锤子这么一说,半信半疑了起来。

  其实他这个长年混迹江湖的老手根本不是我和锤子一言两语能够说动的,唯一说动他的并非是我和锤子,而是那些永远都找不到真正凶手的悬案……

  “只要你能帮我找到一件东西,我就会让你完全相信我。”我看着所长认真的说道。

  “什么东西?”站在所长身后的张笑看着我问道。

  “黄牛的眼泪,只要你们能帮我找到它,我就有办法让你亲眼见到那些阴魂。”我说道。

  唐所长看着我满脸难以置信:

  “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点头:

  “都是真的,若是你找来黄牛的眼泪我还没有办法让你彻底相信我的话,你可以继续把我关在这里,我一句怨言都不会有。”

  “好,我这就让人去办。”唐所长说着直接走出了审讯室。

  就在他刚走出去没多久之后,接着进来一个警察再次把我拷了起来,同时关门上锁。

  “我说老琴,那姓唐的所长会相信咱俩的话吗?”锤子这时凑过来问我道。

  “他目前还有别的选择余地吗?”我说道。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命案是一条接着一条,等这个小小的派出所在压住之前还未破案,上面肯定会追究下来。

  再一个只要是风声一旦走漏,案件被媒体曝光之后定然会引起轩然大波,后果更加不可设想。

  所以现在,在唐山的面前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选择相信我和锤子,死马当活马来医。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那万一他选择不相信咱俩呢?”锤子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咱也没有办法改变。”我说道。

  就在我和锤子俩人聊天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审讯室的前门突然被打开,接着我便看到张笑快步走了进来。

  她走进来后,突然一个箭步蹿到了我面前,一脸崇拜地看着我问道:

  “喂,你刚才是用什么法术让我昏迷过去的?可不可以教教我?”

  看着张笑那一脸天真的表情,我真的怀疑这个女孩到底是不是做警察这个行业的料。

  我无奈的摇头道:

  “不好意思张警官,这个是我们家传的,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

  “切~!小气。”张笑白了我一眼接着问道:

  “你那个真的是道术吗?”

  我说道:“对,正一龙虎茅山术。”说完我又看着张笑问道:

  “对了张警官,我想问一下你和这东城派出所的唐所长是什么关系?”

  张笑听到我的话后,笑了笑道:

  “所长他是我舅舅,怎么了?”

  难怪……

  “没怎么,我就是随便问问。”我说道。

  接下来后,在审讯室里面的我们三人有些相顾无言的尴尬,这时锤子首先开口说道,打破了这个僵局:

  “我说张警官,我和老琴俩人真的没有干过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这事你一定要帮我们俩跟你舅舅说说,那田野整个就一畜生,欠我们十多万不还不说,还恶狗先咬人伙同那个刑警队的中队长一起把我和老琴关在这里两天了!”

  张笑听到锤子的话后,看着他问道:

  “我并不知道你们和那个叫田野的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但是现在我们的首要之急并不是这件事,而是最近这件诡异的案子,到目前为止已经死了四个了,其死者都是单身且独居的年轻男性,而且他们死前都还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张笑说到这里突然停住没有继续往下说,而且我也发现她的脸颊也变得微微发红……

  “而且还有一个什么共同的特征?”我忙着急问道。

  “就是……就是……每个死者在死前都有过那个……那个S精……”张笑红着脸尴尬的说道。

  听到这里锤子转过头看着我问道:

  “我说老琴,你是不是判断错误了,害人的并不是什么阴魂而是专门吸人精血的成了精的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