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六十章 初开阴眼

第六十章 初开阴眼

  “不管它是什么东西,咱只要是能从这里出去,都得去会会它。”我说道。

  “老琴,话虽然这么说,咱要是真出去了,这东城虽然不大,但是也不算小,咱去哪找那害人的东西?还有就算能够找到它,咱能收拾的了它吗?可别跟对付那煞尸一样,差点儿把自己的小命给折进去。”锤子看着我担忧地问道。

  我说道:

  “线索我帮他们警察找到,至于能不能收拾了那个东西,就得看他们了。”

  其实我现在对自己是一点儿底都没有,在道家的这个大门口,没有师父把我领进门,目前为止我会的都是书中所讲诉最简单的驱邪克阴之法,那都是皮毛中的皮毛……

  一旁的张笑满脸质疑的看着我和锤子问道:

  “我说你们俩人说的这么悬乎,到底是真的假的?”

  锤子看着张笑说道:

  “我说张警官,你要是感兴趣的话,等我们出去后你跟我们一块儿去会会那个东西不久知道真假了?”

  张笑听话点头说道:

  “好啊,到时候我跟你们一起去。”

  就在我们三人在这间审讯室里面聊天的时候,前门突然被人给从外面打开,接着两个中年警察便走了进来。

  他们进来以后看到张笑后,明显楞了一下,但依旧一句话没说,走过来就直接把我和锤子手腕上面的手铐给打开了。

  看来那唐所长把这破案最后的赌注放在我和锤子俩人身上了。

  打开手铐后,那两个警察马上走了出去,他们走出门的时候,并没有锁上门,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老琴,他们这……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说咱俩现在就可以走了??”锤子到现在还是一脸懵。

  我说道:“看来那唐所长选择相信咱俩了,走锤子,咱这次出去必须全力以赴,可不能让唐所长失望。”

  说着我和锤子俩人便一前一后朝着审讯室的大门外走了出去。

  这时一直跟在我身后的张笑也同我们一起走了出来。

  就在我们一行三人刚刚走出审讯室的时候,却突然看到唐所长后面带着一个年纪轻轻的警察站在走廊中间,好似在等我们出来。

  我仔细看了一眼站在张所长身后的那个男警察,他长得身高马大,相貌平平,从我们出现之后,他的眼睛就一直是不是朝着张笑的身上扫去。

  以我这个纵横情场多年的老司机入微观察看来,他如此注意张笑的原因无它,那就是张笑八成欠他的钱没还……

  面色有些憔悴的唐所长看到我们从审讯室里面走出来后,深吸了一口烟说道:

  “这个就是你们所要的黄牛眼泪,给你。”唐所长说着从手上拿出了一个小玻璃瓶递给我了。

  我从唐所长手中结过那瓶黄牛眼泪之后,便对他接着说道:

  “既然已经找到黄牛眼泪,那么接下来唐局长就让我带你去个地方,我会让你相信我们的。”我打算带唐所长去附近的墓地然后帮他用牛眼泪开阴眼。

  唐所长却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摆了摆手:

  “这个就不用了,我现在已经选择相信你们了。”他说着又吸了一口香烟后接着道:

  “我从业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如此荒唐过,希望自己这一次‘荒唐’的决定不会让自己后悔,也希望你们不会让我失望。对了笑笑,你和黄洁林换上便衣一同跟着他们前去寻找此案的线索。”

  虽然唐所长选择相信我和锤子,但为人谨慎的他还是防了我和锤子一手。

  像他们这种天天混迹于官场的人,谨慎和小心都是放在第一位的。

  而且无论,面对什么样的人,他们也不会完全相信,遇人用人,信三分,留七分。这便是走在官道上面的规矩。

  ……

  我先是把牛眼泪小心放好,接着便和锤子去把自己被没收的手机和背包拿了回来。看到背包里面的《正一龙虎茅山术》依旧还在后,我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到现在,我所学的东西都要靠着这本《正一龙虎茅山术》,所以丢了什么也不能丢了它。

  我俩在大厅等张笑和那个叫黄洁林的警察换好便衣后,便一同走出了东城派出所。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出了东城派出所,锤子便在一家名叫“好再来”的驴肉火烧店门口不走了。

  没办法,我们三人只得陪着锤子一起走进了这家“好再来”驴肉火烧的店铺。

  吃饱喝足之后,我们四人走出“好再来”,在路上张笑看着我和锤子问道:

  “你们俩个这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准备什么时候去寻找这件案子的线索?”

  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

  “张警官,我跟你说时候,目前我只想到一个最笨的办法。”这所谓万事开头难,想在东辰快速找到跟案件有关的线索绝不容易。

  张笑看着我问道:

  “什么办法?”

  “去东城市的单身公寓,等在那里守株待兔。”我说道。那个地方也是目前诡异猝死案件四名死者当中有三人命丧于此。

  其实我心中也有了打算,现在既然有了黄牛的眼泪,我便能借它开阴眼,这开了阴眼后,便能用肉眼看到阴魂鬼怪,所以一旦附近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一定能看到的。

  这个时候,一旁的锤子看着我说道:

  “我说老琴,我倒是有个更好的办法。”

  “说来听听。”我说道。

  锤子却在这个时候一下子沉默了起来……

  “你有办法你倒是说啊,这样卖关子有意思吗。”一旁的张笑急了。

  “我……我刚才一着急,又忘记了。”锤子看着我们三人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顿感无语:

  “锤子,这天下之大,大不过你缺的那块心眼。还是按照我说的那个办法来吧。”

  定下方案之后,黄洁林便开车带着我们三个一同朝着东城南面的单身公寓赶去。

  等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天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停车后,我在下车的时候对张笑和黄洁林说道:

  “两位警官,要不你们在车上等我们一会儿,我和锤子先下去看看。”

  黄洁林听后,朝着坐在后面的张笑看了过去,好似在寻求她的意思。

  张笑听后,看着我摇头道:

  “那可不行,谁知道你们会不会趁机跑了?”

  我道:“张警官,我和锤子都是咱东城的人,就算跑的了初一,还能躲得过十五吗?我们何必跟你们跟自己过不去你说对不?”

  张笑依旧不肯答应:

  “那也不行,让黄洁林他自己在车上等着我们,我跟你们一同前去。”张笑说着便当先下了车。

  我见不带着她我和锤子肯定是走不了,只得答应了下来。

  这个单身公寓并不算大,前前后后也就七八幢楼,每幢楼七八层。

  即便是我这个不太会看风水的人走在这个公寓的小路上面也感觉这附近阴气森森。

  我们三人下车在这单身公寓里面先是转了一圈儿熟悉环境,接着我便找了地方用柳树叶沾这黄牛的眼泪涂在了自己的双眼之上。

  柳树叶是我自己之前早上所摘下放在背包里面的,必备不时之需所用。

  涂上牛眼泪后,我紧闭双目,接着口中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同时也慢慢地睁开双眼……

  本来我还已经这开了阴眼之后一睁开眼睛四周全都是鬼魂,可是结果却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因为我在睁开双目之后,依旧什么都没有看到,和没有开阴眼之前没有任何的区别。

  锤子迫不及待的看着我问道:

  “老琴,怎么样?你看到什么了?是不是在我们身旁周围都是鬼?你先帮我看看,我身后有没有鬼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