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六十三章 武中智取

第六十三章 武中智取

  “因为这小子欠我很多钱,他要是死了,这钱,你替他还吗?”女酒鬼看着张笑说道。

  “你……”张笑这次是真的无言以对了。

  这时,我被锤子搀扶着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女酒鬼问道:

  “你能不能告诉我们刚才那个带着个猫头面具的女人是什么来路?她为什么要四处害人?”

  女酒鬼看了我一眼道:

  “你最好不要问,知道的越多你死的就越快,以后这些事情你们少管为妙。”她说着转身就走,就在她刚转身的时候,又想到了什么转过头看着我接着说道:

  “对了小子,我提醒你一句,刚才那条钻进你小腿里面的虫子叫百足鼈,身带剧毒,毒可至死,此毒虽强,但却有两到三个月的潜伏期,你若是能在潜伏期之间寻到一种名为‘紫鸡皮草’珍贵药材的话,或许还能继续活下去。”她留下这句话后转身快步走人,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听后,我心再一次的凉了……

  坐在地上的我低头朝着自己小腿上面的伤口看去,伤口不大,流血也不多,但疼痛感却一直没有减轻,或许是因为此时在我体内毒素的原因。

  “老琴,刚才那个酒鬼她说的是什么药材?什么鸡皮草?”锤子走到我身旁问道。

  “紫鸡皮草。”张笑回道。

  “那是什么药材,你们谁听说过?”锤子看着我和张笑问道。

  我摇头:

  “没有,但只有它存在,就一定能打听的到。”

  张笑走到我小腿旁边,把自己的衣袖撕开,帮我系在了伤口之上。

  “总之咱也不能全听那个女人的,走,我先带你去医院,让医生帮你看看。”张笑说着便要扶我起来。

  我被张笑和锤子从地上扶起来后,刚要问她打算怎么处理那个已经死掉的宋喆,却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着我们这边靠近过来。

  看来是所里来人了。

  果然,没一会儿五六个的警察就冲了出来,举枪把我们三人给围了起来。

  “都别动,站好!”

  我打眼一瞧,带队来人的正是之前给我和锤子穿小鞋的黄平安黄中队长。

  “黄队长,你们先把枪放下,嫌疑人已经死了。”张笑说着用手指了指那躺在地上早已断气多少的宋喆。

  黄平安听到张笑的话后,忙带着众警察朝着宋喆的尸体走了过去。

  “马上封锁现场,联系所里,拍照、叫法医。”黄队长下命令的同时,张笑也朝他走了过去。

  “黄队长,你车钥匙借我用一下。”张笑拿到黄平安的车钥匙后,直接开着警车带着我俩来到了最近的一个医院。

  在医院里,我经过了数项毒素检测,得出了一个结论:伤口里面没有任何可致命的毒素!

  看着检查报告单后,我心里面没有丝毫放松,反而更加紧张了起来。

  那女酒鬼她肯定不会对我说谎,若是医院里面检查不出来的话,那么也就证明目前这个毒素医院根本就没有办法查出来。

  心烦意乱的我把手中的检查单放到一旁,躺在病床上面开始回想最近这一连串发生的事情……

  那个带着猫脸面具的女人究竟是什么人?她为什么要这么做?用死者照片害人的目的又是什么?她会不会也和采薇他们等人也有牵扯?

  那些接连猝死的人又是怎么被吓死的?是被那猫脸女人,还是那些照片中女性死者的阴魂?

  还有那网上查不到任何信息的“紫鸡皮草”我又应该去哪找?

  就在我在沉思的时候,病房门突然被人给推开,张笑手里拿着两个盒饭走了进来。

  “我帮你们买的炒年糕,我下去晚了,门口就只有这个了,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不喜欢吃。”张笑说着把其中一个盒饭递给了我。

  闻到香味儿后,别说还真一下子就饿了,我忙接过来坐在病床上面打开就吃。

  没一会儿,在外面打电话的锤子也走了进来,他拿起剩下那份也来了个狼吞虎咽。

  经过这一晚上,我们三人都是筋疲力竭,好在这间病房里面刚好有三张病床,另外两张是空着的,吃饱肚子后,我们三人直接一起在病房里面躺下就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我晃了晃脑袋,四下一看,发现病房里面出了还在呼呼大睡的锤子外,张笑她并不在。

  我慢慢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刚准备下去上厕所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走廊间传来一阵脚步声,同时还有人不断交谈的声音。

  接着病房门就被人给推开,我一看来的人正是东城派出所的唐所长,在他的身旁还跟着张笑,以及两名便衣警察。

  “黄所长,你怎么来了?”我说着就要从病床上下来。

  黄所长见此,忙拦住了我:

  “小沉,你坐着就行。我听笑笑跟我说你这次为了帮所里破案受伤不轻,我特地来看看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行,没什么大事。”我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心里面却清楚的很,如果我在两个月之内找不到那“紫鸡皮草”的话,便会命丧黄泉。

  “那就好,没事就好,这次你可是帮了我们大忙了,抓到了嫌疑犯,虽然人已经死了,但是并不妨碍结案,你好好养伤,你自己那件案子我一定会帮你查个明白。”黄所长看着我说道,很显然他并不知道其实宋喆只是一颗旗子而已,真正的幕后主使还逍遥法外。

  我看向一旁的张笑,见她一个劲的在对我试着眼色,当下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的意思就是在让我不要多说话,既然抓到了结案的替罪羊就先让替罪羊去顶着。

  虽然我不明白张笑为什么要阴谋,但我还是没有把实话说出口,其实结不结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把那个猫脸女人给绳之以法,以免她继续害人。

  可以我现在和东城派出所的力量根本就奈何不了她。所以当下之急便是先应付过去,然后抽出时间寻找那棵能救我命的紫鸡皮草。

  ……

  等黄所长等人走后,张笑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坐在了床边上面。

  “张警官,你之前为什么不把实话告诉你的所长舅舅?”我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张笑听后,对我说道:

  “不是我不想,若不是亲眼所见,就算我们说出来他也不一定会相信,先结案让你们戴罪立功,让我舅舅帮你们查明白那个叫田野的人是不是真的诬陷你们。还有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有办法对付那个猫脸女人。”

  “你怎么知道我们有办法?”这时醒过来的锤子看着张笑问道。

  张笑看了锤子一眼道:

  “因为你们是道士啊,我完全相信你们俩有这个本事。”

  看来那张笑自从被我用三清指法给一下打晕后,完全是觉得我和锤子俩人道法高深的不得了……

  “张警官,到了现在,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我们俩还真不算是个道士,就连刚刚踏进门的道士都不如,我就会一点儿皮毛,根本就对付不了那个女人,一开始我只是打算想帮你找到一些对破案有用的线索,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我说道。

  张笑看着我和锤子问道:

  “那你们俩人的意思就是这件事情不管了?”

  锤子说道:

  “怎么管?你让我们怎么管?再管下去的话我和老琴俩人都得没命!”

  “那你们忍心看着继续有人被那女人给害死吗?”张笑看着我和锤子大声问道。

  病房里面一下子就沉默了起来,许久张笑看着我和锤子点了点头,一句话没说转身走出了病房。

  看到张笑走后,我叹了一口气,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畏头畏脑的懦夫……

  锤子这时从病床上面走了下来,看着我问道:

  “老琴,我去买饭,你想吃什么?”

  我看着锤子不答反问道:

  “锤子,你觉得那个猫脸女人会就此罢休放过我们吗?”

  锤子听后,想了想,摇了摇头。

  我接着说道:

  “既然知道她肯定不会放过我们,那么我们何不主动去找到她,总比坐以待毙强的多。”

  “咱俩连人家养的一条虫子都干不过,你说怎么打?”锤子看着我问道。

  “硬打不行,那就智取。”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