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六十四章 路遇飙车

第六十四章 路遇飙车

  锤子听你我的话后,接着说道:

  “老琴你可拉倒吧,就咱俩这智商,还是硬来吧……”

  “一边去。”我道了锤子一句,接着对他说道:

  “那个女人再厉害她也依旧是个人,只要是人她就一定会怕子弹。”

  锤子说道:

  “老琴,你的意思是让所里给咱俩个外人配枪?你可别开玩笑了,人家能把枪给咱才怪。”

  我看着锤子说道:

  “枪给咱俩不太可能,但若是配发给张笑呢?”

  锤子这样恍然:“我还真没看出来,你倒想到挺多的。”

  若是凭着张笑和唐所长的亲属关系,让她去要求出警查案的时候配发一把手枪,我估计问题并不大。

  虽然问题不大,但也有几率在其中,张笑她虽然是唐所长的外甥女,毕竟她才刚入警行不久,万一唐所长不答应给她配发手枪,那么问题就棘手了。

  所以我和锤子必须还要再想多一个办法。

  想到这里,我忙让锤子帮忙把我背包里面放着的那本《正一龙虎茅山术》拿了出来。

  在这个时候,我唯一能够想到的便是它了,这也是我唯一能够拿出的底牌。

  “老琴,你整天看这本破书有啥用?煞尸煞尸咱干不过,现在更好,让一个娘们养的几条破虫子差点儿给废了,你这越看越倒退了,我看你还不如……”锤子说到这里,被我那杀人的目光给看的把剩下的一半话咽回了肚子里。

  “锤子,你能不能安静个十分钟八分钟的?你那张嘴闲一会儿能生锈还是怎么地?”我看着锤子说到。

  锤子这才在对面的病床上面坐了下来,拿出手机说道:

  “行行行,你忙,你看吧,我自己开黑去。”说着他便专注的玩起了手机上面的游戏。

  我则半坐在病床上面翻开手中的《正一龙虎茅山术》认真的看了起来。

  若是我在这里本书上查找到有关于那种名为百足鼈记载,那么就一定会找到有关于它们的弱点,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但让人失望的是,我仔细的翻遍了手中这本《正一龙虎茅山术》也没有找到一丁点儿关于那百足鼈怪虫的记载。

  我心灰的把书籍放在一旁的枕头上面,看着还在玩游戏的锤子说道:

  “锤子,我饿了,帮我去买两个驴肉火烧吃。”

  锤子头也没抬:

  “你等一会儿啊,我这一局马上就MVP了!”

  ……

  就此,我在医院里面待了两天后便出了院,出院以后我和锤子联系到了张笑,把我们计划好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

  张笑听后,拍着自己的胸脯对我和锤子打包票,手枪的事情她完全搞的定。

  这样的结果让我和锤子意料之外的同时,也是一阵欣喜,只要我们手中有了手枪,下次再遇到那个猫脸女人的时候,那就好对付了。

  在这期间,我还抽空和锤子一起回家看了看我妈,顺便带着追命出门遛了一大圈儿。

  追命因为好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我,我一会家后,它就摇着尾巴朝着我扑了上来。

  从家里回市里我租的房子里面之后,当天晚上我又接到了玲珑打给我的电话。

  当我看到来点显示正是玲珑上次给我打电话的那个号码后,忙接了起来:

  “喂,玲珑?”

  “嗯,琴生,是我。”手机那头传来了玲珑那熟悉的声音。

  “你最近怎么样?他们有没有欺负你为难你?”我问道,现在我最担心的人便是她了。

  玲珑说道:

  “没有,琴生你……你最近还好吧?”

  “我挺好,就是有点想你。”我说道。

  “琴生,我不在你身旁的时候,你自己当心点儿,你的命格很特殊,肯定会有心怀不轨的人会利用你,你千万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玲珑在电话里对我嘱咐道。

  “好,我知道,对了玲珑……”就在我刚继续问玲珑话的时候,电话那头却被另外一个人拿了过去,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喂,沉琴生,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吧?我提醒一下,距离七星聚堂口还剩下两个半月,时间一到准时出发。”

  我说道:“我没有忘记,到时候你们记得提前通知一声。”

  “哼。”那人冷哼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放回口袋里之后,我的思绪再次杂乱了起来。

  玲珑在他们的手上,我始终都不能放心,但目前以我现在的本事,却根本没有办法把玲珑给救出来。

  这也是让我心烦意乱的主要因素,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口袋里面的手机却又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打给我的正是张笑。

  她给我打这个电话就是联系我和锤子今天晚上行动,一定找到那个带着猫脸的女人。

  ……

  可有些事情却往往与我们的计划背道而驰,我们三人准备妥当之后,接着在附近的小区、单身公寓蹲守,没有找到任何关于那个猫人女人出现的痕迹,这东城区也没有人继续猝死。

  一连近半个月,我们白天四处打听“紫鸡皮草”,晚上蹲守,但无论哪件事情都毫无进展。

  又一个晚上扑空之后,我们三人确定先暂时把找那猫人女人的事情放不放,先全力是帮我一起寻找那株能够救我命的“紫鸡皮草”。

  可让我越来越心灰意冷的是,我们问便了整个东城附近的中药店,没有任何一个中医听说过这名为“紫鸡皮草”的药材。

  本来我以为只要知道名字,想要找到它还不容易?现在看来,是我把事情想的太过于简单了。

  已经过去半月,一点儿线索都没有。若是继续这么下去,那么我还真得去和阎王下棋了……

  一天上午,我和锤子照例起了个大早,开车一同朝着邻城赶去,在那里听说有一个较为有名的老中医。我们想去问问他,有没有听说过“紫鸡皮草。”

  正午时分,我和锤子驱车到了城里,在郊区的一个小路上,我们却意外的看到一辆五菱宏光面包车在和一辆马萨拉蒂跑车正在飙车!

  两车互补相让,这可能是迄今我见过的车辆等级差距最大的一场公路飙车。

  期间玛莎拉蒂虽然数次凭借出色加速能力拉大了与五菱宏光面包车的差距,但碍于狭窄的道路和过多的弯道,以及时不时出现的减速带,最终又被赶上……

  不过因为速度过快的原因,五菱车子上不断地发出异响,好似已经到了极限。

  锤子这个时候也是兴奋了起来,狠踩油门一直紧跟在后看着。

  终于在开过这条郊区路的时候,前面完全是一直线路,又没有减速带,玛莎拉蒂一脚油门轰了出去,这才把身后的五菱宏光给彻底甩开。

  就在我和锤子开车追上那辆五菱宏光的时候,司机突然放下车窗看着那辆绝尘而去的玛莎拉蒂大声喊道:

  “要不是老子车里还拉着几百公斤的货,早就干死你了!”

  我和锤子听后,顿感敬佩,这神车不愧是神车……

  一路打听,下午两点半的时候,我们终于是找到了那个老中医的住所。

  在一个无名小山的山脚下,位置很偏僻,但来求药看病的人却不少。

  等我和锤子排队进屋后,见到那个馒头白发的老中医后,我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医生,我们来这里就是想问您知不知道一株名为‘紫鸡皮草’的珍稀药材?”其实当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因为之前已经有太多太多的人摇头了……

  可让我完全没有意料到的是,那老中医听到我的话后,明显一愣,他接着看着我问道:

  “小伙子,你怎么会知道那‘紫鸡皮草’的?”

  我听后,心中大喜,这老中医这么问我,他八成知道这种药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