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六十五章 非去不可

第六十五章 非去不可

  “其实我对这紫鸡皮草也不太了解,甚至都没有见到过,关于它的名字,是我一个朋友告诉我的。”我说道。

  “你要这药材有什么用?”老中医看着我疑惑的问道。

  我直说:“实不相瞒我身上中了一种叫百足鼈毒虫的毒,只有那紫鸡皮草才可以解毒。”

  老中医听的我的话后,看着我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他问道:

  “这紫鸡皮草可不好找,它只长在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我忙接着问道。

  “错木拉。”老中医说道。

  “错木拉?那是……?”我疑惑地问道,这个名字从未听过。

  “错木拉,它那是一个鬼湖。”老中医在看着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他脸上的肌肉好似都在抖动!

  站在一旁的锤子突然开口道:

  “鬼湖?什么意思,莫非那湖水里面还闹鬼不成?”

  老中医道:“错木拉那条死鬼湖湖水苦涩难咽,在早些时候每年不知道淹死多少人,无论是水性多好,只要下了那湖水之中,再想上了就不容易了,那湖水底下不知道藏着多少条冤魂水鬼。在那里不但闹鬼,而且我之前听有些风水先生说那个地方是聚阴之地,而错木拉正是那块阴地的阴眼!总之那个地方,恐怖的很。”

  “老先生,恕我冒昧的问一句,你一个中医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关于风水的事情?”我看着那老中医心中生疑,现在的我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后,开始变得对任何人都不能完全信任。

  老中医听到我的话后,抬起头双目与我对视,我清楚的从他的眼神深处捕捉到了一丝悔恨。

  “我之所以那么了解那个鬼湖,是因为……因为我儿子就是淹死在那湖底。”老中医看着锤子说出了这么一句让我俩都震惊不小的话。

  “老先生,对……对不起。”我忙开口道歉。

  老中医摆了摆手道:

  “没关系,事情都过去几十年了,我早就习惯了。”虽然他话这么说,但我却看到了他的眼圈开始慢慢泛红……

  无论时间过去多久,那亲人离开自己的所留下的伤痛,它是永远都不会从我们心头上摸去。

  “老先生,我们准备去那鬼湖错木拉,你能不能把它所在的具体位置告诉我们?”我问道。

  老中医听到我的话后,摇了摇头道:

  “算了吧,我劝你们还是不去的好。”

  “老先生,这一次我们必须要去,也必须要找到那株紫鸡皮草,你就把那错木拉的地址告诉我们吧。”我仍然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同时心中默默记住了那湖泊的名字,若是实在从这老中医的口中问不出来,我就在导航地图上面搜索找一下。

  “即使你们找到了错木拉,也不一定找到紫鸡皮草,那种生长在水底下面的珍贵药材早在几十年前就灭绝了,哪还能再找的到?”老中医说着继续干起了他手上的活儿。

  “不去试试,我不会甘心的。”我语气坚定的说道。

  老中医听到我的话后,叹了口气后,没有再理会我和锤子,而是专注的磨制他手中风干的药物。

  见从这老中医的口中打听不出来,咱也不能勉强,我只得叫着锤子谢过走人。

  就在我和锤子刚刚走出门口的时候,屋子里面突然传出了那个老中医的声音:

  “从这里往西走两百余里地的井古镇南面便是错木拉。”

  我听到后,心中大喜,忙转身道谢道:“多谢老先生。”

  ……

  和锤子一同走过小路回到车子里面的时候,我先用手机找到导航查找了一下那个叫“错木拉”的湖泊,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导航上面根本就搜索不到。

  我又试着把“井古镇”打了上去,这一次却搜索了出来。

  导航上面显示距离为一百二十多公里。

  有了位置,我和锤子便准备朝着错木拉出发。

  可问题也在这个时候出现,首先我前往井古镇需要大量的装备,到了那里为了寻找紫鸡皮草甚至还有可能雇佣渔船以及租借浅水装备。

  这些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这一说到钱,我和锤子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之前那个反咬我们一口的田野!

  这最近遇到这么多的事情,从派出所里面出来之后,倒把那王八蛋给忘记了。

  不行,出现前往井古镇的时候,我一定要先找到他报仇出气,同时把他欠我和锤子的十五万一分不少的要回来。

  想到这里,我和锤子商定好之后,驱车按照原路返回,朝着田野家中赶去。

  ……

  等我和锤子打听到田野所居住的别墅后,赶到大门口的时候,正巧遇到田野的那辆黑色奥迪从别墅里面开了出来。

  见此,我忙让锤子把车开到路中间,挡住了他的去路。

  开车的田野见此后,,骂骂咧咧的就从奥迪车上走了下来,当他看清楚来的人正是我和锤子后,楞了一秒马上再次钻会到车子里面

  “你个王八蛋,特么的给老子下来!!”锤子下车后当先冲了上去,一拉车门没有拉开,很显然田野进车之后把车门都给锁死了。

  我见此,冷笑着从路边上面捡起一块砖头,用砖头的砖尖朝着田野那辆车子的玻璃上面就用力砸了下来。

  一下砸裂,接着用力砸了两下,玻璃整块儿从车窗上面脱落了下来,坐在车子里面的田野早已慌了神,看到手中拿着转头我服软道:

  “兄弟,你……你冷静,千万要冷静,你要想清楚你接下来这么做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有什么事情咱们可以先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谈。”

  “我特么没空跟你废话!先给我下来!”我强忍住朝着田野那张胖脸上来一砖头的冲动,朝着他大声喊道。

  田野听后忙点头道:

  “好,好,我下来,马上下来,你们都不要冲动,有话好好说,好好说……”田野说着慢慢地打开车门走了出来。

  田野刚走下车子,一旁的锤子朝着他的身上就踹过去一脚。

  “你早干什么去了?现在要想跟我们有话好好说,你陷害我俩被关起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说了?!”锤子是越说越来气,接着有朝着被他踹倒在地的田野身上添了几脚。

  “行了,锤子,差不多得了。”我拦住了锤子,要是再让他继续这么踹下去,真要把田野给踹出个好歹来,我俩肯定又要继续吃官司。

  我走到田野的身旁,蹲了下去,看着他问道:

  “田老板,之前你陷害我和锤子的事情咱先翻篇翻过去,但俗话说的好,这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欠着我俩的那十五万块钱准备什么时候还?”

  田野灰头土脸的看着我说道:

  “兄弟,之前不是我不想给钱你们,实在是资金上面遇到了一些问题,这不我现在正想出门去所里找你们谈这事吗?没想到……”

  “我去你大爷的!我活了这么久就没有见过比你还不要脸的!你是没想到我们会从派出所里面出来吧?”我打断了田野的话,接着对他问道: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钱准备什么时候给我们?”我看着他问道。

  田野说道:

  “兄弟,这样,你给我一个支付宝的账号,我马上让人转账给你,最多十分钟!”

  “好,你记一下。”我说着把自己的支付宝账号告诉给了田野。

  田野记下后,马上打了个电话,果然没一会儿的功夫我支付宝里面变收到了一个陌生账号给我汇过来的十五万。

  收到钱之后,这打也打了,气也出了,所以我和锤子也没有必要继续难为这王八蛋,警告了他几句后,上车走人。

  可就在我和锤子买好装备,准备朝着西面的井古镇出发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了张笑的电话。

  她在电话里告诉我要请我和锤子去她家里面做客吃饭,还必须非去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