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六十七章 动身前夜

第六十七章 动身前夜

  这时,菜也上齐了,我也没多在意那三个刚来的男人,忙招呼锤子和张笑先吃饭。

  在吃饭的时候,锤子看着那三个咋咋呼呼的人低声对我问道:

  “我说刚来的那三个男人是干什么?怎么跟一群混混似得。”

  还没等我说话,张笑便白了锤子一眼对他说道:

  “锤子,吃你自己的饭,你管人家是干嘛的,这么多好吃的菜都堵不住你的嘴。”

  锤子看着张笑道:

  “我说张警官,你还是太年轻,经历的少,这些你就不懂了,咱们出门在外,这可得处处小心谨慎,那三人看起来面恶的很,而且在这个村子里面就我们这两帮人留宿,你说我们不当心着点儿他们,万一真出事了后悔都来不及。”

  张笑不以为意的看着锤子说道:

  “切~!你以为人人都跟你想的一样坏?这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锤子听到张笑的话后,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埋头继续吃饭,看来锤子这个话唠已经被张笑给弄的彻底无语了……

  虽然这一桌子菜缺不少调味料,但菜和肉的味道都鲜美的很,这一顿我们三人都吃了个大饱。

  吃饱我往后瞄了一眼,在后面桌上的那三个男人却围坐着喝起了酒。

  这时,张笑起身去院子后面的厕所方便,路过那三个男人的桌旁的时候,其中一个貌似喝多了的男人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横出身子,挡住了张笑的去路,用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盯着张笑笑道:

  “我说这位大美女,交给朋友认识认识呗?”

  “走开,别挡着我路。”张笑满脸厌恶的看了那个男人一眼后,丢下这句话后,准备侧身躲开他。

  可那男人估计以为张笑好欺负,又往外迈出一步,继续不依不挠的挡在了张笑的身前。

  我和锤子见此,哪还能坐得住,忙起身快步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在离开饭桌之前,我顺手从上面拿了两根筷子折断后握在手中。

  “你们干什么呢?!欺负人是不是?”锤子走到张笑身旁看着那个男人大声喊道。

  “艹,老子和这妞讲话你特么凑过来干啥?欠揍是不是?!”那个男人带着一口浓厚的乡音看着锤子破口大骂。

  锤子也是个一点就着的主,他哪受得了这个,当下挥拳朝那个男人脸上就是一拳,直接把那个喝的醉醺醺的男人给打倒在地。

  见锤子动手,我马上快步上前,目标瞄准了另外坐在饭桌上面的两个男人。

  只要他们起身一动手,我马上就用手中带着尖刺的筷子给他们大腿上扎两下。

  “大爷的,喝了点儿马尿,嘚瑟连特么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锤子看着那个被他给打翻在地的男人骂道。

  那男的马上挣扎着又从地上骂了起来,骂骂咧咧的就要朝着锤子扑过来,也就在这个当口,饭桌上面的另外两人同时站了起来。

  他们俩人站起来后,并非是帮他们的同伴一起跟我和锤子动手,反而是拦住了那个被锤子打的男人。

  “老刘,你没事招惹人家一姑娘干什么?挨揍也是你活该!”

  “不好意思啊三位,我这位兄弟他一喝酒说话就没深没浅的,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就算了吧,我替他给你们赔个不是,你们看行不行?”另外那两个男人一个道歉,一个拦住了还想和锤子动手试试的老刘。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我们要是再继续咬着不放那也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所以我也看着那个男人警告道:

  “行了,看你朋友酒喝多了,我们也不计较了,若是再有下次,那就不客气了。”

  “不会的,不会的……”那个男人看着我信誓旦旦的摇着头,可是他给我感觉却是很假。

  他们这三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在这里跟我装假好人,要不然刚才那个男人开始调戏张笑的时候,他们为何不出来制止?

  再一个,我看他们三人也是大包小包一大堆,根本就不像是出来旅游的,恐怕在这偏僻的村里做一下什么见不得人的勾搭也不一定。

  等我们回到饭桌前后,锤子还在气头上,他气呼呼地坐下后,看着张笑说道:

  “张警官,看见了没有,这就是你口中所说的好人。一个个的见了母猪都走不动,饥渴成啥样了。”

  张笑听到锤子的话后,脸色一瞬间就沉了下来:

  “锤子,你刚才说谁是母猪?!”

  “你千万别误会,我刚才不是说你,我那意思就是那三个人饥渴的现在就算是见到一头母猪都不会走路了,何况看见了你这个美女。”锤子看着张笑解释道。

  张笑摆手说道:

  “行了,我懒得跟你说话。”张笑这一路上的确让锤子这口无遮拦给气的不轻。

  我见此,忙打圆道:

  “好了,好了,都吃饱了,咱回屋一起计划一下明天路线,然后就早点休息。”

  ……

  就此我们三人一同进了屋,在屋子里面我们先是把装备先认真整理和统计了一遍,并没有任何遗漏后,我们三人开始打算指定明天千万鬼湖错木拉的行走路线。

  可难也是难在这一方面,因为我们根本从任何地图上面都找不到关于错木拉的位置和记载。

  所以我们现在即便到达了错木拉附近的井古镇,但想要找到它的具体所在位置,还是个麻烦事儿。

  就在我们犯难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很轻的敲门声音。

  “请进。”我说道。

  这时,门被人推开,其中那个老头手中端着一个烧开的水壶走了进来。

  他帮我们把房间里面的保暖壶倒满热水后刚要出去,我忙叫住了他:

  “老大爷,你先别走,等一下。”

  那老头回过头看着我疑惑地问道:

  “怎么哩,老板?”

  “大爷我想跟你打听一个地方。”我说道。

  那老头先是把手中的热水壶放下,对我问道:

  “地方?啥子地方?”

  “错木拉湖。”我干咳一声道。

  就在我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我明显看到那老头全身一颤,而且与此同时从他的眼神之中闪过了意思恐惧的神色……

  “你……你们要去鬼湖?!”老头看着我们三人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一旁的张笑点头道:

  “是的大爷,您知不知道那错木拉湖它在你们存附近的什么地方?”

  老头看着我们三人连忙摆手摇头道:

  “年轻人,俺告诉你们,那个湖可万万都去不得,去不得啊,俺们这边有句老话:‘要想死,错木拉。’那地方邪气儿的很,可不能去哩。”

  “怎么个邪气儿法?”锤子开口问道。

  那老头听后,先是四下看了看,然后走近对着我们低声说道:

  “那地方有水妖,还有水鬼,专门害人吃人……而且俺年轻的时候听村子里老一辈说,那湖底下有个水宫殿,那宫殿里面全是金银珠宝,从那开始有数不尽的人去错木拉鬼湖中寻找那水宫殿,却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回来,那湖水里面早就让淹死的冤魂给占满了,你们现在要是再去的话,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听到老头所说的话后,锤子笑道:

  “我说老大爷,你瞧你把那错木拉鬼湖说的那么悬乎,那些多半都是谣传。”

  老头听到锤子的无奈地叹了口气道:

  “该说的俺都说了,信不信都你们说的算。”

  “老大爷,您能不能把错木拉所在的位置或者方向告诉我们,我们明早就远远地看一眼,不靠前。”张笑看着那老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