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六十八章 诡异笑声

第六十八章 诡异笑声

  那老头听到张笑的话后,看着我们三人先是沉默了一会儿后,接着又长叹一声道:

  “唉,你们实在想去俺也拦不住你们,在俺们村子前头有个有个山,上山后一直朝着西面走,翻上那个山头就能看到了。但是我提前告诉你们,那鬼湖错木拉可不小。”老头说着从地上拿起热水壶后,慢慢地走了出去。

  见那老头走了之后,锤子忙看着我和张笑问道:

  “我说两位,看来咱们这次去那鬼湖里面寻找紫猪皮草肯定会遇到不少危险。”

  张笑也点头道:

  “不管怎么样,咱们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防患于未然嘛。”

  定下了,明天的行程和路线后,张笑便先走回了她自己的房间里面,而锤子则是在一旁捣鼓着他的背包。

  我估计是在找吃的,他的背包里面放着的大部分都是吃的。

  而我则趁着睡觉之前把背包里面一直放着的那本《正一龙虎茅山术》拿了出来。

  这次我们前往那传闻中不断闹鬼而且又是阴魂不散的错木拉必须要做全准备,所以我想在出发之前,从这本书籍中学到一些除三清指法之外对付那些鬼怪阴魂的办法。

  这次的辟邪克阴之物,我准备了朱砂、鸡骨、桃木剑,以及坟头土。之前那唐所长帮我准备的牛眼泪我也一同带来了,在到达错木拉后它肯定会有用处。

  睡觉之前,我终于又在这本《正一龙虎茅山术》上学到了一招制服和克制阴魂的法子。

  方法虽然有些难,但好在有效。

  这个方法便是:请仙家!

  从书中把请仙家的口诀和手印牢记于心后,我伸了个懒腰便准备洗洗睡觉。

  转头一看锤子,好嘛,人家直接衣服都没脱,躺在床上就呼呼大睡了过去……

  不过这也不怪他,因为我们最近实在在真的太累了。

  洗过澡后,我回到房间里,便关灯睡了过去。

  一夜无事,第二天一早我就被闹钟给吵醒,醒过来后,我先是睡得跟死猪一样的锤子喊醒,马上穿衣下床把门窗打开透气。

  这时我正好看到已经在我们之前醒来的张笑正在院子水压井旁洗漱。

  我们三人一起吃过早饭,便背上全部装备,准备朝着村子前面的那个山头赶去。

  在出发之前,那一直话很少的老太太朝着我们三人这边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

  她走到张笑近前,用一双已经开始变得有些浑浊的眼睛看着我们三人开口说道:

  “前面那个山头叫狍子山,就是因为那山上有很多狍子,吃人的狍子,你们要是真要一定上那山,记得千万不能在那山上过夜,更不能朝着南边走。”

  “老太太,那吃人的狍子是什么动物?”张笑一脸疑惑地看着那老头问道。

  老太太看着张笑解释道:

  “这狍子是俺门这边的老土话,是一种专门吃人rou的群居毒蛇,一旦被它们给咬到,无药可救,而且那些狍子蛇一旦咬了人,就会一直盯着,直到那个人毒发身亡,便群上食人!”

  “卧槽,老太太你这……这没跟我们开玩笑吧?!这蛇还有吃人rou的?!”锤子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问道。

  此时,我自己也是不敢相信,我活了这么大,只听说过蟒蛇生吞活人,这毒蛇分食吃人rou还是第一次听说。

  老太太听到锤子的话后,接着说道:

  “吃,而且吃的还不少!这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们没见过的不代表它不存在。”

  老大爷说出的这句话我非常赞同,因为在不久之前我就刚刚经历过这那些一生都难让我忘记的场景。

  我和锤子三人走前连忙对那老太太点头道谢。

  就在我们准备告别这对老夫妻的时候,老头手里面拿着一小捆干草快步追了上了。

  “等等,你们先等等,进山的话这个你们可要带上哩。”老头追过来看着我们把手中拿着的那一小捆干草晃了晃道。

  我不解,便开口问道:

  “老大爷,你手里拿着的这个是什么?”

  “俺们土话叫它熏蚊草,现在还没用立秋,山里面的文字可厉害着哩,你们要是进山的话,这个带上。”老头说着把手中的那困干草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道:

  “谢谢你了啊大爷,不过我们来之前就做好准备了,驱蚊散、花露水我们都带着呢。”

  那老头听到我的话后,连连摆手:

  “你们那些东西对付山里面的野蚊子可不行的,你们带上驱蚊草,肯定有用。”

  “好,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们走了。”我们三人和这对老夫妻告别之后,便一起负重背着装备朝着对面的那头快步赶去。

  村子前面便是一条小路,走了十多分钟后,出了这条小路,前面便是山林。

  在进山之前,我们三人各自把背包里面带着的装备拿出来换上,长袖、长裤、登山鞋、围巾,这些都是进山所需的必备品。

  准备妥当后,我和锤子在前面带路,张笑跟在后面我们便进入了这个山林。

  好在进入山林之中温度并不算热,巨树茂密,阳光根本就照射不进来,这让身负武装的我们多少松了口气。

  脚下满是松软的松叶和球状的干枯果实以及碎石块儿。

  有了没一会儿,我们三人便被茂盛树林中的大黑花蚊子给啃了好几个大包,这些文字咬在我手背上的时候,直到被我给拍死,依旧一动不动,不断吸血。

  我一边在前面走,一边对锤子和张笑提醒道:“前面的路可不好走,都是石头,你们慢点儿千万别摔倒了。”

  一路朝着西边快步赶去,走了还没一半,跟在最后面满身是汗的张笑便气喘吁吁的要求原地暂时休息一会儿,多少恢复下自己的体力。

  体谅张笑是个女人,我和锤子便陪着张笑找了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方,休息了起来,顺便吃点儿东西,填一下肚子。

  锤子背包里面吃的喝的什么都有。

  就在我们三人坐在满是落叶的地上休息吃东西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身后好像有什么声音在响,就……就好像是人在走路时所发出的声音差不多!

  听到声音后,我马上回头看了过去。四周的丛林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同时,四周便的寂静无比,就连很小的虫鸣声都听的清清楚楚。

  “老琴,你看什么呢?”做在我对面的锤子首先发觉到了我不对劲,忙开口对我问道。

  听到锤子的话后,我看着他问道:

  “我刚才好像听到身后面有脚步的声音,你们没有听到吗?”

  锤子和张笑同时摇头。

  “我刚才什么都没有听见,老琴你是不是太过于紧张从而出现幻听了?”锤子看着我有些担忧地问道。

  我摇头道:

  “你拉倒吧,锤子你准备一下,再原地休息十分钟,咱们就开始继续往山头上面赶路。”

  锤子把嘴中的饼干咽了下去后点头对我道:

  “老琴,咱这一次……”锤子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一阵阴冷的笑声给打断了……

  刚才那笑声好似一老头笑的,声音很阴冷,而且好似就在我们身后的不远处。

  我忙回头看去,已经什么也没有。

  转过头来的时候,我也同时从张笑和锤子俩人的表情之中判断出了他们也和我一样,都听到刚才的那种诡异笑声了!!

  “你们都听到了?好像是有个老头在我们后面一直怪笑。”张笑首先沉不住气对我问道。

  “老琴,为什么我们只能听到声音,朝着声音传开的方向去看,却什么都看不到!”锤子看着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