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六十九章 遇狍子蛇

第六十九章 遇狍子蛇

  锤子和我一起经历过这么多之后,遇到事情后心思也开始慢慢变得谨密起来,他说着把手中的饼干轻轻放下,慢慢起身站起朝着后面看去。

  现在天还没有黑下来,所以看的倒也清楚,在我们身后除了密集的草木之外,一个人影都没有。

  张笑突然看着我和锤子开口问道:

  “我们不会是在这山里面遇到什么脏东西了吧?”

  “别乱想,这大白天的哪有什么脏东西,我估计是只年长的刺猬。”我对张笑说道。

  张笑听到我的话,极为不解地接着问道:

  “刺猬?什么意思?”

  见张笑不明白,我便对她解释道:

  “你或许不知道,在我们农村经常能看到刺猬,有一些刺猬会学老头咳嗽的声音,而且很像。”

  “真的假的?”张笑半信半疑的看着我问答。

  锤子这时也说道:

  “这还能有假?小的时候,我晚上和老琴去田里偷西瓜吃,附近有一个坟圈子,时不时的就从那边传出一老头的咳嗽声,当时没差没把我俩给吓死,太特么渗了!后来才知道其实是一直刺猬发出来的。”

  “你们知道的还真多。”张笑说着又朝着我们身后那边看了一眼,便继续吃起了东西。

  之后,那阵老头的咳嗽声又传来几次后,便彻底消失,估计是那发声的刺猬走远了。

  吃饱肚子后,我们又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后,便开始朝着西面的山头继续赶路。

  这山路是越往上越难走,而且植被越茂密,加之我们三人为了防止蚊虫叮咬,穿的又多,所以走到现在,已经是汗流浃背,衣服都给湿透了大半。

  继续坚持走了一个小时后,我回头看了一眼跟在我身后的张笑,此时她那满是汗珠的小脸通红,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咬牙继续赶路。

  见她明显体力不支,我便招呼了锤子一声,再次原地休息。

  可这一次,我们三人坐在原地休息喝水的时候,那一阵诡异阴冷的老头咳嗽声再一次传进了我们三人的耳朵里面。

  “你们听见了没有?!”锤子听到后当先看着我和张笑问道。

  “听见了,又是老头的咳嗽声。”张笑一边朝着后面看着一边说道。

  这一次,我隐约觉得有些蹊跷和不对劲,怕是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所以我忙开口对锤子和张笑开口提醒道:

  “你们都注意点儿周围,千万不能大意。”在这片荒凉的山头上面,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意外和危险,所以这一路我们必须谨慎。

  过了一会儿,那阵阴冷的老头咳嗽声断掉了,这时锤子看着我问道:

  “老琴,到底那老头的咳嗽声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这一路跟着咱们到底想干什么?”

  我摇头道:

  “我要是能知道就好办了。”

  张笑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我和锤子说道:

  “要不咱们顺着那咳嗽的声音过去看看?”

  我连忙制止了张笑的这个提议:

  “算了吧张警官,此地不宜久待,咱还是小心一点儿抓紧时间赶路的好。”所谓不作不死,在野外有很多危险都是自己找来的。

  张笑擦了擦前额上面的汗点了点头道:

  “行,那就不去看了,走。”

  我们三人再次背上装备和行李,继续朝着山头快步赶去。

  这一次赶路,我自己也留了一个心眼,每走一段路,就回头看上一眼,我想看看这一路上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跟着我们?

  它是人还是别的什么?它跟着我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可这一路上,我虽然留意,但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现……

  一路磕磕绊绊,我们三个终于是赶在天黑之前爬到了山头,站在山头之上往对面望去,在一层白蒙蒙的雾下面还真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湖泊!

  “那里就是鬼湖错木拉?”张笑看着脚下的那个湖泊问道。

  “错不了,除了它没别的湖。”锤子说道。

  居高临下看去,我在观察那鬼湖错木拉的时候,突然发现它的外形轮毂好似一个巨大的骷髅头!

  这个湖中有两个相称的湖中岛,分辨代替骷髅头的两只眼窝,整个湖的形状真的和一个死人的骷髅头没有太大的区别。

  锤子和张笑同时也发现了这个鬼湖错木拉的诡异外形,忙开口议论了起来。

  仔细看去,我这才发现错木拉鬼湖的风水好像……好像不太对!

  这湖水内明藏中,弯环如带绕过山前,即弧顶附近,水随山转,拱卫周密,从而形成一个砂水聚阴的煞堂,砂身耸暗,其周围后人自下格之龙,砂身不起!

  这……这他娘的分明是一个相煞相冲的巽水之局!

  之所以我能以一眼看出这个鬼湖错木拉是巽水之局,是因为我从那本《正一龙虎茅山术》上面学习风水之术后,我没事便把那本书拿出来看,慢慢也累积了一定的风水基本知识。

  所谓巽水之局,也叫冲心水局,是一个害人性命的溺水格局,若是有人在此格局下的湖水之中游泳,有很大的可能发生意外,即便是会游泳的人也难免手脚抽筋等意外发生。

  难怪老是有人淹死在这湖水当中。

  书中所写,这种巽水之局乃害人性命的凶局,天然无成,乃是人为。

  这错木拉鬼湖之中的巽水之局究竟是何人所布,他又为什么补下这个害人性命的凶局?其目的又是什么?

  这些问题根本我无法想通,只得暂且抛之脑后,目前最紧要的是找到那湖中所生的紫鸡皮草保住性命。

  也就在这个时候,在我们身后接着又传来了那一阵阴魂不散的老头咳嗽声……

  “咳~!咳~!……”声音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好像暗中那东西已经失去了继续跟踪我们的耐心,就要准备对我们发起进攻。

  “锤子,张笑,你们俩准备好,那东西好像要过来了。”我开口地上对锤子和张笑他们俩人提醒道。

  听到我的话后,锤子当先把背包放了下来,然后顺手便从背包里面拽出了一把折叠铲。

  我在同时也顺手从背包里面抽出了一把甩棍,握在手中,以防不测。

  那让人心里面发毛的咳嗽声音越来越近,耳听就在咫尺,我们三人却依旧什么有看不到……

  此时,我深吸了一口气,睁大双眼仔细朝着那声音传过来的方向看去,但出了那诡异的老头咳嗽声音外,任何可疑的东西都没有发现。

  性子急躁的锤子在这个时候终于沉不住气了,他开口骂了一句后,便抬腿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也就在锤子刚刚踏出第一步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一个黑漆漆的东西,忙开口叫住了他:

  “锤子!别动,看你前面的脚下!”

  锤子听到我的话后,马上停住了脚步,朝着他身前的地上看了过去。

  “咳!”随着一老头的咳嗽声,一条漆黑如墨的黑色大蛇慢吞吞的从草丛堆走爬了出来。

  这条黑色的大蛇能大约有女人的手腕粗细,身子一米多长,背上的花纹极为独特,呈半圈状,此时此刻,它正在一点点的朝着锤子那边爬去。

  锤子见此,没有犹豫,直接用手中的铲子朝着那条大黑蛇的脑袋上面就砸了下去。

  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我们三人都同时大吃了一惊!

  因为那条看起来爬行很慢的黑蛇在锤子攻击它的一瞬间突然翘起了身子,速度很快,轻易的躲避过锤子手中的铁铲,同时张开大嘴,朝着锤子不断地吐出黑色的信子。

  它每一次吐信子,脑袋上面便会鼓起来,同时发出一声类似于老头的咳嗽声。

  原来一直跟在我们身后不停咳嗽的便是这条黑蛇!

  “锤子,你先别动。”我看着那条黑色锤子替他捏了一大把汗,开口对他低声提醒道。

  这条蛇从外表来判断,怕是有剧毒!

  我突然想起了之前上山那老太太对我们所嘱咐的话,难不成它就是之前那老太太跟我们所说的那喜食人rou的狍子毒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