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七十章 命悬一线

第七十章 命悬一线

  这时张笑看着我和锤子开口小声说道:

  “我……我看这条黑蛇它会不会是之前那老太太跟我们说的专门吃人ROU狍子蛇?”

  我点头:“应该是它,都小心点儿,锤子你先慢慢一步步往后退。”我看着那条立在锤子眼前的狍子蛇对他说道。

  锤子听到我的话后,微微一点头,先是用另外一只手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珠,接着咽下口唾沫,便一步步的慢慢往回退去,与那条狍子蛇保持开了距离。

  可那条狍子蛇见锤子开始动身后退的时候,好似感觉锤子想要逃跑,猛地怪叫一声,同时挺着脑袋摇晃着身躯朝着锤子那边逼近。

  见此,锤子忙停住了脚步,双手紧握铁铲,满脸紧张的看着那条狍子蛇。

  他现在已经做好跟着眼前那条狍子蛇玩命的准备了。

  在这个命悬一线的紧要关头,锤子虽然紧张,但并没有轻举妄动。

  张笑看到那条狍子蛇对锤子步步紧逼,忙从腰间凑出了手枪,打开保险,迅速上膛瞄准了那条黑色毒蛇。

  此时只要那条毒蛇对锤子做出任何构成危险的举动,张笑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只不过当锤子看到张笑用手枪瞄准他那边的时候,忙开口说道:

  “我说张警官,你这枪法准不准?别到时候开枪蛇没有打到,先把我给送走了。”

  张笑听到锤子的话后,并没有做出回应,依旧双手持枪,认真的瞄准那条狍子蛇。

  终于,那条狍子蛇开始耐不住性子了,脑袋上鼓,连着咳嗽了好几声后,上身开始后曲,做出了一副随时准备对锤子发起进攻的姿势。

  “砰!!”与此同时,一声巨大枪声在我身旁响起,张笑这时果断开枪,子弹瞬间就击打在那条狍子蛇的脑袋上面,一下子就给它爆了头。

  锤子见那条狍子蛇已经被张笑一枪毙命,这才站直了身子,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看着张笑道谢:

  “张警官,刚才我还真得谢谢你,要不是你那一枪,我能不能安安全全的走过今天都不一定。话说你这枪法可真够准的,练多少年了?简直是百步穿杨!”锤子说着走到了张笑的身旁。

  张笑先是把手枪上好保险,随身放起来后,这才看着锤子轻笑一声说道:

  “百步穿杨不敢说,这么近的距离打死一条蛇的把握,我还是有的。”

  其实张笑话虽然说的轻巧,但是在那段距离之间能一枪就打在那条狍子蛇脑袋正中,其枪法的精准度绝非一般人能比。

  我朝着那条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的狍子蛇走了过去,想近一点儿看清楚这条蛇的面貌。

  但我走近它身前,刚刚蹲下身子,那条狍子蛇突然猛地睁开双目,一双绿油油的的眼睛死死的瞪了我一眼后,张开大口就朝着我喷出了一大股白色的毒液!

  艹,这条狍子蛇它一直是炸死!

  因为距离较近,再加之我完全没有防备,狍子蛇那一口毒液正好一滴不少的全喷在了我的脸上!

  接着,一股极为难闻的气味儿传进了我的鼻子里。

  我忙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用它不断地把脸上的毒液抹掉。

  狍子蛇的毒液喷在我脸上我并不担心,因为只要皮肤不破,毒液进入不到血液之中,用水洗干净也就没事了。

  但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我的左眼,因为的左眼好似被毒液给喷了进去,此时正火辣辣的疼!

  “老琴,你没事吧?!”这时锤子和张笑也快步赶了过来。

  我摇头道:

  “锤子,张笑,你们先别过来!那条狍子蛇还没有死透!”

  “没死透?!大爷的,我今天就送它见阎王!!”锤子见我中招,伤势不明,也是火了,跑到那条狍子蛇近前,直接用手中的甩棍朝它的蛇脑袋上面就用力砸了下去。

  这一砸几十下,一直把它的脑袋给砸成手抓病,锤子这才罢休。

  而我的左眼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疼,甚至还肿了起来,根本就睁不开!

  “琴生,你眼睛怎么了?你说话。”张笑这时伸出双手扶着我着急的问道。

  我努力摇了摇头道:

  “刚才眼睛里面被那条狍子蛇给喷进去毒液了。”我话音刚落,便听到了张笑倒吸一口气的的声音……

  这毒液进眼,若是不及时去医院处理,不死也瞎!她是警察,这道理当然也懂。

  “琴生,你别乱想,我……我们马上带你下山,带你去医院。”张笑站在我身旁对我说道。

  我忍着左眼中的痛刚要开口对张笑说话,却突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接着我整个人一个没站稳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同时,左眼之中的疼痛更加强烈。

  躺在地上,我双手死死的捂住左眼,疼的我不断大吼,疼的我忍不住在地上打起了滚!

  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不断地折磨着我,眼睛里面就好像是有一根根的银针在扎着我一般,几乎到了我所能仍受的极限。

  “啊~!!”一阵刺痛感再次传来,我忍不住大声喊了出来,这时锤子和张笑跑过来把我从地上扶起来,他们在我身旁说的什么我一个字都听不见,脑海之中全部都被那左眼上传来痛楚给沾满。

  这种痛苦不止持续了多久……终于,它慢慢开始变得轻了,没过一会儿,这种让我痛不欲生的感觉彻底从我左眼上消失。

  我整个人坐在地上,试着慢慢地睁开左眼,在睁开的那一刹那,一道泪珠从我眼角滑落,我的左眼睁开和闭着都是一样,它什么都看不见,我失明了!

  一瞬间,从未有过的感觉充斥着我的全身,接应不及的我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

  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从地上站起来,可这个平时我轻而易举便能做到的动作,在此时我却没有多余的力气从地上站起来。

  一旁的锤子见我睁开眼睛后,忙开口对我问道:

  “老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眼睛没事吧?”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回答锤子的话,只得先对他摇了摇头。

  再次努力想从地上站起来,却依旧做不到,锤子和张笑见我想起来,忙伸手帮忙把我从地上给拉起了。

  我站在原地,一只眼什么都看不到,想到自己下半辈子只有一只眼能看东西的时候,身子不自觉的倒退三步。

  仅仅只有三步而已,但我后退那三步却好像放慢的电影一般,做起来是那么吃力,此时此刻,不知到底是什么原因,我身上的力气好似被全部抽空,就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多少。

  喘着粗气我再一次坐在地上,张笑也蹲下身子看着我问道:

  “琴生,你实话告诉我,你的左眼是不是……是不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听到张笑的话后,我转头看了她一眼点头说道:

  “对,我左眼现在失明了。”

  “啥?!咱先不去那错木拉了,马上下山去医院先把你眼睛看好再说。”锤子听后,看着我说道。

  就在我准备同张笑和锤子一同按照原路返回去的时候,我左眼突然开始毫无征兆的自己不断流泪。

  流了能有三五分钟后,等在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左眼已经好了,除去有些发涩外,视觉一切正常。

  意外之喜让我大惊的同时也高兴的不得了。

  这种前后强烈的反差差一点儿让我接受不来,左眼能看到后,我忙开口对锤子和张笑说道:

  “锤子,张警官,我左眼它……它能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