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七十二章 勇斗人脸

第七十二章 勇斗人脸

  看到不远处的那颗松树上面那张惨白的人脸后,我心中大骇的同时,忙跑回到了帐篷里面,先是把背包找到拿了出来,接着我便把吹着和张笑同时叫醒。

  我背着背包当先从帐篷里面走出了,转头看去,那棵松树上面恐怕的人脸依然还在。

  那张人脸一直盯着我们三人这边,当我出现后,他一双黑漆漆没有丝毫眼白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好似我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被那人脸盯着有点发毛,我深深地吸出一口气,顺手从背包里面抓出了几根鸡骨头握在手中。

  这鸡骨可是辟邪之物,所以若是对付那张不知是鬼是妖的人脸的话,绝对有它的用武之地。

  也就在这个时候,帐篷里面的锤子和张笑也先后急匆匆的走了出来。

  锤子走出帐篷后,四下打量的同时,手里面还不忘把我的那根甩棍给拿了出来。

  “老琴,到底怎么回事?什么东西来了?”锤子看了一圈儿后,居然没有发现不远处松树上面的那张人脸。

  我看着那颗松树对锤子说道:

  “就是那颗松树上面,有一张人脸。”

  锤子听到我的话后,忙转头顺着我所看的方向望去。

  过来一会儿后,我还是一脸茫然的看着我问道:

  “我说老琴,你这咋咋呼呼的没搞错吧?那里除了几棵松树之外,什么也没有啊。”

  张笑也接着锤子的话对我说道:

  “对啊,我也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用手一直那棵松树说道:“就在那棵松树的树干上面,有一张惨白的人脸你们看不到吗?!他现在正对着我们冷笑呢!”

  锤子顺着我所指的方向盯了好一会儿后,仍然摇头道:

  “老琴你没事吧?我怎么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张笑也对我说道:“我也一样,根本什么都没有。”

  听到他们的话后,我再看了一眼那张依旧在松树上面的人脸,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此时,一个大胆的想法从我的脑海之中闪过,难不成和我之前中了蛇毒的左眼有关系?!

  先试试再说。

  想到这里,我忙伸出手把自己的左眼给挡住,然后再朝着那棵松树看去,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张人脸他居然‘消失’了……

  我忙把挡住左眼的手给拿开,那张诡异恐怖的人脸再次出现。

  看来这的确是我猜对了,那狍子蛇的蛇毒喷在我的眼睛里面,我非但没有因此失明,反而却阴差阳错的开了阴眼。

  这可比买彩票中五百万的几率要低的低啊,这种运气我也能碰的上!

  自我入行以来,经历的虽多,但没有一天正正经经的拜师学过道术,所以说这难道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这才帮我开了这能见脏东西鬼物的阴眼?

  为了证实我自己的猜测,我忙从背包里面拿出柳树叶和牛眼泪,分别给锤子和张笑他们俩人暂时开了阴眼,这一次我再让他们朝着那棵松树树干上面看过去的时候,我明显看到了他们俩人脸色的变化。

  很显然,他们俩也被那张诡异恐怖的人脸给吓了一跳!

  此时我们并不知道那张人脸来找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或许它只是路过想吓唬吓唬我们。也或许它是来要我们的命!

  所以我们必须提前做好最坏的打算。

  “老琴,你说咱这点儿可真够背的,走到哪都能遇到这些脏东西。”锤子说着从篝火堆里面拽出了一根捎着的木棍握在手中。

  而张笑则是把强光手电拿了出来,但并没有打开。

  敌不动,我不动。

  随之时间的慢慢推移,四周寂静了下来,夜空之下的从林里时不时的传来真真虫鸣声。

  气氛也跟着一点点紧张了起来。

  那张长着松树上面的人脸一直盯着我们冷笑,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就这样继续僵持了一会儿后,那张人脸突然看着我们三人停住了冷笑,面色同时沉了下来。

  突然间,他从松树上面飞了起来,紧逼我们的时候,张开血盆大口,朝着距离他最近的我就咬了过来。

  我见此,忙用手中早已准备好的鸡骨头朝着那面急速飞过来的人脸上就扔了过去。

  鸡骨头打在那张惨白的人脸上后,它发出一连串的惨叫声,接着便朝着后面快速飞了回去。

  此时那张人脸吃了亏,开始变得更加小心谨慎了起来,他不再靠近,而是围着我们一圈圈儿的慢慢飞了起来。

  他这是在寻找机会,一有机会便会让我们命丧此地。

  我不知道这张人脸到底是什么来路,但是他的目的却已然表明,就是来要我们命的!

  为了这一次出行,我和锤子准备十分充足,光是驱邪克阴的物品带了好几样,鸡骨头丢了之后,我接着又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一盒朱砂粉拿在手中,只要那张人脸再靠近,我让他知道朱砂为什么这么红!

  那人脸好似能看到我手中的朱砂粉,并没有再次朝着我这边靠近,反而一转头冷笑着朝着张笑那边飞了过去。

  “张警官,小心!”我见此忙开口提醒道。

  张笑这个时候虽然被那张漂浮在夜色之下的人脸给吓的不轻,但到了这关键的时候,她也没有掉链子。

  见那人脸朝着她自己靠近,忙把手枪拽了出来,开保险、上膛、瞄准、射击,几个动作一气呵成,一点儿都不拖泥带水。

  只听“砰!”的一声枪响,张笑那一枪准确的击中在那张人脸的前额之上。

  此时,在它的额头上面多出了一个手指大小的弹孔。

  虽然张笑准确的打在了那张人脸之上,但是手枪子弹却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那张人脸只是在半空之中顿了顿后,接着怪笑着朝着张笑飞了过去。

  张笑见此,又开一枪,依旧没有什么效果。

  就在那张人脸飞到张笑身旁,准备扑倒她身上的时候,我和锤子同时追了上来。

  这个时候,锤子也是豁出去了,把手中的火棍一丢,跑到人脸近前起身一跳,双手直接抓住了漂浮在半空上的那张人脸,我同时把手中已经打开盒子的朱砂粉朝着那张人脸就洒了过去。

  被一层红色的朱砂粉末给打了个正着,那张惨白的人脸上面接连发出惨叫声,红色的朱砂粘在他的脸上,就好似强性硫酸一般,开始快速腐蚀他的脸……

  先是鼻子,双腮,接着便是下巴,前额,都开始一点点的腐烂,变成腐水落在地上后冒起来一股青烟。

  还散发出一股极为难闻的味道儿。

  没一会儿的功夫,那张诡异的人脸慢慢地变成了一股灰黑色的骷髅头!

  虽然他上面的皮肉都已经腐蚀殆尽,但是那个骷髅头依旧漂浮在我们身前不远处,继续与我们对视,丝毫没有要离去的意思。

  这时锤子从背包里面拿出一瓶矿泉水对着那骷髅头大声喊道:

  “我看你这鬼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今天我非得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道法自然!”锤子说着用收拧开那矿泉水盖,大喝一声“路见不平一声吼啊!俺老孙来也!~”就朝着那骷髅头冲了过去。

  得了,锤子这又开始过度紧张了,他每次一紧张就开始乱唱歌。

  见锤子一人冲上去,咱也不能闲着,我顺手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一把桃木剑,跟在锤子身后跑了过去。

  可还没等我跑出两步,突然我便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尖叫声。

  那声音正是张笑发出的!

  听到她的声音后,我忙回头看了过去,当我看清楚张笑那边的场景后,整个人一下子就呆住了,如坠冰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