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七十三章 男人女人

第七十三章 男人女人

  因为我看到在张笑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双双血红色的眼睛!

  此时张笑看到她自己身后的那一双双红眼后,被吓了一跳,掏出手枪的同时,脚下连连后退。

  身前是锤子,身后是张笑,我站在中间手中拿着桃木剑一下子就没了主意,我应该去帮谁?

  “哎呀~!卧槽!”这时在我身前传来了锤子的一身惨叫。

  我忙回过头朝着他那边看了过去,却发现锤子此时正被那个骷髅头给一口叫住了肩膀,锤子疼的呲牙咧嘴,怎么甩都没办法把那骷髅头从他肩膀上面甩下去。

  我看到后心中一急,忙对张笑那边喊了一句让她小心,便转头朝着锤子那边跑了过去。

  快步跑到锤子身后,我二话没说,朝着那个骷髅头上面就用手中的桃木剑砍了下去。

  桃木剑看在那个骷髅头上面后,发出一声脆响,同时在那骷髅头上面留下一道黑印。

  被我一剑砍中的那个骷髅头马上松开口,朝着我这边冲了上来。

  看到这里,我忙再次挥剑砍去,这一剑再一次的把那骷髅头给砍出去老远。

  可这桃木剑虽然多少能克制那骷髅头,但却没有办法把它给重创,所以那刚被砍开的骷髅头接着又张着大嘴飞了过来。

  见桃木剑对它并没有大用后,我忙单手快速掐出了三清手印的手决,同时口中大声喝道:

  “急急如律令!”挥动左手朝着那个阴面飞过来的骷髅头就挥出一掌,打了过去。

  三清手印与你骷髅头正面相接。

  “砰!”的一声巨响传来,那骷髅头整个被三清手印给打飞出去,碰在不远处的一棵树干之上,接着碎成两块儿,摔落在地。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身后连着传来三声枪响。

  “砰!砰!砰!”是张笑开枪了,她现在肯定遇到危险了!

  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没有多余的时间让我去多想,我忙转身手握桃木剑就朝着张笑那边快步跑了过去。

  同时我也接着从林间照下来的月光看清,在张笑的身前正有两三条狍子蛇举着脑袋对她逼近,此时张笑再次开枪打死一条,另外一条距离张笑比较近的狍子蛇突然发起进攻,朝着张笑的大腿上就张口咬了过去。

  我此时还距张笑有一段距离,想帮忙却有心无力,根本就来不及!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条满是剧毒的狍子蛇咬在张笑的大腿上面。

  也就在那条狍子蛇马上接触到张笑大腿腿部的时候,“砰”的一声枪声从我们身后传出,同时那条狍子蛇的脑袋便被一枪打了个稀巴烂。

  刚才那一枪的子弹是从张笑的双腿间打出,然后才击在狍子蛇的脑袋上,而且还是视野不好的晚上。单从这一点判断,刚才那个开枪射击人的枪法,已然登峰造极。

  接着又是一声枪响,最后一条狍子蛇的脑袋也开了花。

  我回头看去,正好看到三个黑漆漆的人影朝着我们这边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我说三位,还记得我们吗?”其中一个男人粗狂的声音传来。

  待那三人靠近,我这才发现认识,这三个人正是之前我们在山下村子里面吃饭的时候遇到的那三个人,当初他们其中一个调戏张笑,我们还差点儿跟他们打起来。

  可没想到的是,在这个关头,出手救下张笑命的人恰恰是他们三人。

  还真讽刺……

  “这位朋友,我见你刚才的驱邪之术判断,你是道士?”他们三人之中,有一个长得清秀好似领头的人朝着我径直走了过来,开口直接问道。

  “我算是道士,刚才的事情,真的谢谢你们。”不管之前发生多么不愉快的事情,人家刚才出手帮忙救下张笑的命这是事情,所以该说谢谢的时候还得说。

  那男人微微一笑道:

  “区区小事,给钱就行。”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刚要问话,他却在我之前接着说道:

  “朋友,既然你是道士的话,那么这次前来鬼湖错木拉不会是为名除害,把那湖中的鬼怪邪祟都给一窝端了吧?”

  “不是,我们这次前来是想在错木拉附近寻找一株药材。”我说道。

  说话的时候,锤子和张笑也一同走近了过来。

  锤子见到那三个人之后,用眼睛撇了他们一眼后,一直没有说话。

  我则是先跑过去查看了一下那个已经碎成两半的骷髅头,为了以防万一,我又把它捡起来,直接扔到了一旁的篝火堆里面。

  然后我走回去看着锤子的肩膀对他说道:

  “锤子,你肩膀上面的伤口我看看。”

  当我看清楚锤子肩膀上面的伤口之后,倒吸了一大口了凉气。因为锤子肩膀上面多出了两个深可见骨的牙印,此时那两个牙印上面的伤口已经停住流血,但伤口附近开始慢慢变黑。

  这明显是有毒!

  “锤子,你快坐下!”我说着,忙从背包里面抽出了一把匕首。

  锤子见此,马上开口对我问道:

  “老琴,你……你这是要大义灭亲啊!你害怕我尸变还是怎么着?想把我给宰了以除后患?”

  “滚一边去!都什么时候还特么顾得开玩笑,赶紧给我坐下!”我说着用力把锤子给按坐在地。

  接着我让张笑帮忙把医药箱给拿出来。

  我像是有双氧水给锤子肩膀上面的伤口和匕首消毒,接着我从地上捡起一块儿木棍递给锤子:

  “咬着,咬住了啊,接下来你得忍着疼。”

  锤子也是个明白人,到了这一步他也知道非忍不可,深吸了一口气后,用嘴死死的咬住了那根木棍。

  我也深吸了一口气,一狠心,直接用手中消过毒的匕首朝着锤子肩膀上面的伤口就刺了下去。

  划开伤口之后,一大股带着刺鼻腥味儿的黑水就流了出来。

  看到这里,再次慢慢把伤口给划大,那股黑水越流越多,锤子的身子也因为巨大的疼痛而开始不断地颤抖。

  为了以防万一,我甚至用匕首一点点的把锤子肩膀上面那些死肉挖了下来。

  这时“咔嚓”一声脆响,锤子居然把口中的那块儿木棍给咬断了。

  张笑忙又递过去一根更粗的。

  也就在同时,我感觉到身后有人在拍我肩膀,回头一看,正是之前问我话的那个男人。

  他递给我一瓶白色的药瓶,开口说道:

  “朋友,你给它把这个涂在伤口上面,可解尸毒。”

  他见我犹豫,接着说道:

  “怎么,你不相信我?”

  我一咬牙,从他手中把那瓶药接了过来,打开倒在了锤子的伤口上面。

  我之所以选择相信他,一来是我们并没有带能解尸毒的药物。虽然我不知道那人脸骷髅头到底是不是尸,但它总不能是人吧?这二来他若是想害我们,刚才根本就不会出手帮忙。

  涂上药粉后,锤子疼的连连吸气,把口中的木棍丢掉后,张开说道:

  “我说老琴,你这下手一点儿都不含糊,我刚才差点儿没让你给玩死!”锤子说着擦了擦脸上的汗,此时的他,全身早就被汗水给湿透。

  “你自己要是能够得着,我才懒得出力不讨好!”我道了锤子一句。

  我又帮锤子帮伤口包扎好之后,这时那个男人走到我面前伸出手看着我说道:

  “你好,我叫思月,请问您尊姓大名?”

  我在这一刻惊呆了,因为这男人他在此时说出的话,居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他的声音温婉柔和,不娇媚,也不是那种江南女子的柔柔弱弱的感觉。

  “我说这位哥们儿,你……你到底是男还是女?”这时锤子也是一脸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