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七十六章 湖下废墟

第七十六章 湖下废墟

  突然间,我眼角的余光好似看到在我对面其中一具被铁链给锁住的女尸睁开了双眼!

  在这个让人心里面不断发毛的湖水下面,突然看到女尸睁眼,我被吓了一跳,忙转过头朝着那具女尸看了过去。

  那具女尸依旧双眼紧闭,身上的铁链把她给绑的死死的。

  难道是我刚才一下子看到这么多死人,过于紧张从而看花了眼?

  在心里面安慰自己的同时,锤子与张笑他们等人也朝着我这边游了过来。

  这时,思月游到我面前,对我做出了一个手势,我连着看了两三遍这才看明白她手势的意思。

  她是在问我这些女尸的来历是不是和她所要寻找的那龙游宫有关系。

  为了能继续装下去,我只得点点头,意思告诉他找到这些女尸肯定跟那龙游宫有一定的关联。

  思月见我点头后,双目之中亮光一闪,再次对我做了一个继续下潜的手势后,她则当先朝着湖水下面潜去。

  从潜水看到那些被粗大的铁链捆绑的女尸之后,我心里面隐隐多出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总感觉这鬼湖错木拉的湖底下面的危险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

  一个普普通通的湖,为什么会被人给改风换水,成聚阴气的巽水之局?

  还有湖底之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被铁链给死死绑住死而不腐的的女尸?这一切到底是何人所为,其中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些问题我都想不清楚,只得先把它们放到一旁,跟在众人身后朝着湖底潜游下去。

  我们一行五人估计继续下潜了能有七八米后,终于隐隐约约看到了湖底,踩到湖底的时候,我马上开始四下打量。

  可这湖底下面的景象却让我很是失望,因为在这错木拉的湖底之下,除了一眼看不到头的灰沙,别说什么紫鸡皮草了,就连普通的水草都看不到一颗。

  这湖底之下,根本就是寸草不生。

  这鬼湖,果是名不虚传。

  此时跟在我身后的锤子也游了过来,他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用手势不断地朝着我身后比划,好像是让我回头去看。

  见锤子在那潜水镜后面着急的表情后,我忙回头朝着身后看了过去。

  却发现在我们身后的湖底之中有一面隆起的山石状石壁。

  粗略看去,那黑色岩石累成的石壁高有二十米上下,宽则看不到头,在我们身后好似一面巨大的城墙,挡住了我们视线。

  这时在我们身后的思月也同时回头看到了那面巨大的黑色岩壁,她看到后,以为寻找到了龙游宫,直接朝着那边快速游了过去。

  在她身后的那两个男人则是紧随其后,我和锤子见此,相视一眼,便也跟了上去。

  看似那岩壁距离我们很近,但在水下还是足足游了能有十多分钟才游到那岩壁附近。

  在附近抬头看去,这黑色的岩壁并不像是人工所造成,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它们身上体现的活灵活现,在岩壁其中有很多岩洞,其中很多大小不一的淡水鱼在其中来回游走穿梭。

  我说为什么下湖之后便很少看到鱼群,原来它们都聚集在了这里。

  思月已经游到了那石壁的前面,正在仔细寻找着什么。

  我刚要过去,在我身旁的锤子却伸出手一把拉住了我。

  我回头看去,只见锤子正伸出手朝着左边一个方向一直指个不停。

  转过头朝着锤子所指的方向看去,当我看清楚后,顿时就炸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因为在我们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追来了一群女尸!

  那些女尸依旧紧闭双目,一动不动,身上还是缠着铁链,但是她们却在朝着我们所在的位置漂了过来。

  难不成说那些死后不腐的女尸现在已然成了精?发现有生人下水后便快速靠近,从而要我们的命。

  危机逼近,我和锤子顾不得再去看那岩壁,忙朝着思月他们三人那边快速游了过去。

  我游到思月他们等人身旁,忙提醒身后有女尸追来。

  他们三人看到那一群不断逼近的女尸后,也是大惊失色,众人忙一起朝着一个方向快速游去。

  同时,思月朝着我这边靠近过来。然后双手不断比量让我把嘴上的氧气吸口给她。

  我忙深吸一口氧气,把吸口递给了思月,思月一口咬住,深吸了几口气后,然后松开口对我做了一个‘OK’的手势,便同我们一起快速游离。

  因慌不择路,我们刚游出去一会儿,便被身前那一片看不到头的岩壁给挡了个严严实实。

  看着那群女尸越追越近,我心中着急的同时,忙朝着四下打量看去。

  也是我点儿好,正巧看到了在我们头顶上方不远处有一个很大的岩洞,黑漆漆的看不到尽头。

  躲进那里面是个好办法!

  因为那些女尸数量众多,而且她们每一具女尸身上都有铁链相互牵连,她们若是想追进这个狭小的岩洞里面根本就不可能!

  看到那个岩洞后,我忙对众人手势比划,然后当先朝着那个岩洞游了过去。

  众人见此,也都跟在我身后一同游了上来。

  进入这个黑漆漆的岩洞之前,思月先是拿出防水手电朝着里面照了进去,见并无危险后,我们众人便一头扎了进去。

  思月用手电照着带头,我们一行人在这个岩洞里面游了好一会儿后,我回头看去,见那些女尸并没有追进来,这才松了一口气,忙叫住众人打算等那些女人走了之后,便出去。

  可就在此时,思月越用手势不断对我和锤子比划着。

  那意思好像是在说:既然都进来了,何不继续顺着这个岩洞游进去看看?

  想到那寸草不生的湖底,我突然觉得或许在别的地方能有什么关于紫鸡皮草的发现也不一定。

  便和锤子一起跟在思月他们身后朝着这个岩洞深处继续游去。

  随着我们不断游进,这个岩洞也慢慢开始变得宽广起来。

  游到尽头的时候,这个岩洞足足能有几十米宽。

  抬头看去,一层白光照下,难不成说我们顺着这个岩洞直接游到错木拉湖的岸上了?

  想到这里,我们众人一同上潜。

  可当我付出水面的那一刻,却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因为在我们面前的并非是错木拉湖的湖岸,而是一片阴暗又巨大的空旷废墟。

  我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一旁的锤子刚要把脸上带着的潜水镜以及呼吸管拿下来,我忙伸出手拦住了他。

  用手势告诉他这里不一定能有氧气,为了保险起见也不能把呼吸管拿下来。

  锤子点头表示明白。

  这时在我身侧左边的思月和另外两个男人却一同上了岸。

  思月先是从身上拿出一个类似于木棍的东西,见她单手一扭,木棍发出“嚓”的一声,便被点着了。

  思月看到手中木棍正常燃烧后,这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回过头看着我和锤子说道:

  “这里空气安全,你们可以把呼吸器拿下来了。”

  我和锤子这才把呼吸器拿了下来,爬上了岸,同时把眼罩给摘了下来,开始四下打量着这湖底中的一片废墟。

  四周时不时的刮过真真冷风让刚刚出水的我们冷的够呛。

  一旁的锤子把背上的氧气瓶卸了下来,活动了一下胳膊后,看着四周出声说道:

  “我靠!我说各位,咱这是来哪了,不会是穿越到什么地方了吧?”

  我一笑对锤子说道:

  “或许等咱们出去的时候,已经是清朝了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