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

返回首页玲珑 > 第七十八章 石棺起尸

第七十八章 石棺起尸

  “锤子!先别过去!”这时我正好看到了好奇心大起的锤子抬腿朝着那具“人压棺”走去,忙开口叫住了他。

  锤子听到我的话后,被吓的全身打了一个激灵,忙止住了脚步回过头看着我说道:

  “老琴,我说你别这么一惊一乍的行不行?你说话的声音能小点儿不,在这么一个环境下,你刚才那突然一嗓子,魂儿差点儿没让你给我吓掉!”

  我听后对锤子问道:

  “锤子,你想过去干什么?”

  锤子挠了挠脖子看着我说道;

  “我不就是好奇吗,你说在这么一个地方,怎么会有那么一个奇怪的石棺?那棺材上面躺着的死人又是什么人,咱想知道的话,总得过去看看吧?”

  我摇头道:“那是人压棺,是一个让人死后魂飞魄散的害人报复下葬之法。”

  “人压棺?你是怎么知道的?”锤子看着我问道。

  “我书上看到的。”我说道。

  这时,一直在我们身前的思月听后转身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当她看清楚石棺上面躺着一具死尸之后,忙朝着那具棺材就快步跑了过去。

  看到思月这个出乎意料的举动后,我忙开口喊道:“思月,你回来,别过去!”

  可朝着那具石棺跑过去的思月好似根本就听不见我的话,无论我怎么叫她,她都对我不理不会,快步接近那石棺。

  一直跟在她身后的你两个男人也紧随其上。

  见此,我和锤子也只得朝着那具石棺跑了过去。

  之所以一开始我不让锤子和思月他们靠近那具石棺,是因为《正一龙虎茅山术》上面曾经写道过,这人压棺是凶葬违理之法,棺需石制,葬于阴地,旁必有囮,若无重事,见之绕走。

  书中短短几句话已经表明那人压棺的凶险,所以我之前才会开口拦住锤子不让他靠近那石棺。

  本来我打算直接绕过它,继续和众人一同往前走,可是思月却玩命似得朝着那具石棺跑去,我总不能看着一个女孩一身犯险,所以便叫上锤子一同跟了上去。

  其实细细一想,思月现在有这么过激的反应完全能够理解,或许她把那具躺在石棺上面的尸体当成了她那早已死去的爸爸也说不定。

  等我和锤子跑过去的时候,思月已经站在那具石棺面前,低头双目死死地盯着石棺上面所躺着的那具一丝不挂的男尸。

  走近之后我才发现,这具男尸脸上居然还带着一张和人皮颜色相似的粗糙面具。

  再往下看,这具尸体已然干瘪,尸体肤色发暗,可接下来让我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因为我突然看到这具尸体上面有着一根根的黑色铁钉!

  他这是在临时之前被人给用铁钉给活活钉死在这石棺之上,到底是谁跟这个人有如此的深仇大恨,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解恨?

  我抬头朝着站在对面的思月看去,此时思月正低头看着那具男尸,慢慢深处微微颤抖的左手,朝着那具男尸脸上带着的面具伸了过去。

  当思月把那男尸脸上带着的面具拿下来的那一刻,她一下子就闭上了双眼。

  好似不敢去看,或许是因为她自己也无法承受亲眼目睹自己的父亲死的这么惨。

  可是当她再次慢慢睁开双眼看清楚那具男尸面貌的时候,这才单手拍着自己那高耸的胸脯,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看起来,这个男性尸体并非是她的父亲。

  “呼……吓死我了。”思月说着再次把手上拿着的那张面具盖在了那具男尸的脸上。

  她刚招呼我们走人,继续朝着前面赶去。可这时锤子却伸出手一把拉住了我,凑到我耳边对我低声说道:

  “老琴,咱……咱就这么走了吗?”

  “要不然呢?你还准备留下来陪这位爷聊聊天,探讨探讨人生?”

  锤子看着我接着低声说道:

  “你怎么糊涂呢,我的意思是咱就不去看看那石棺里面有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件,我看那石棺有些年头了,真要能有的话,咱顺手拿出去个一件两件的,这一辈子的吃穿可就不愁了啊,这可是发财致富的机会,咱们可能好好把握住了。”

  听到锤子对我说的话后,我忙摇头道:

  “你可拉倒吧,先不说那石棺咱能不能把它给打开,就算你能打开,你一个死人的东西都偷走,你特么这不缺德缺的冒烟吗?你这和那些违法犯罪、破坏尸体文物的盗墓贼有什么区别?你想去也可以,蹲铁笼子的时候,我保证经常去看你,去吧,我在这儿等着你凯旋进笼。”

  锤子听到我说出的这番话后,看了看我,又回头看了看那具石棺,思前想后终于叹了口气道:

  “唉,你说人都死了,那东西再值钱他也用不着了,可惜那些值钱的物件再也见不着天日了,简直就是暴殄天物……算了,咱走,走还不行?”锤子见我没好脸甩他上忙闭嘴跟了上来。

  锤子终于是打消了这动死人财物的念头。

  我们俩人一同快步跟了上去。

  众人再次上路,可就在我们刚走没几分钟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了身后有什么东西“砰!”的发出了一声脆响,声音不算大,但却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面听得清清楚楚。

  听到那声脆响的不光是我,就连走在最前面的思月也听到回过头朝着我们身后谨慎的看了过去。

  “琴生,锤子,刚刚那声响动是什么东西发出的?”

  我看着思月摇头:“我还真不知道,要不咱停下来回过头去看看?”

  就在我话音刚落的这一瞬间,又是“砰!”的一声脆响从我们身后传来。

  强光手电照过去,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我怎么感觉那声音就好像是铁钉打在石头上面所发出的声音一样?”这时跟在思月身后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开口说道。

  他这一句话,让我们被黑暗所包围起来的四个人心头都是一颤!

  如果刚刚那是铁钉击打在石头上面的时候,莫非跟之前我们所看到的那具男性尸体有什么关系不成?

  就在我们犹豫不觉要不要走回去看看的时候,又是接连好几声“砰!砰!砰!”的脆响传来,现在仔细听去,别说还真跟铁钉打在石头上面的声音差不多!

  “锤子,咱们俩先走回去看看,思月小姐,你们在这里等我们就行。”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觉得折身原路反回,朝着之前那具石棺所在的位置赶了过去。

  随着我和锤子的靠近,那接连不断的“砰砰”声越来越清晰。

  锤子在这个时候有些沉不住气的对我小声问道:

  “老琴,咱们这不会又遇到什么死人诈尸了吧?你说咱俩的点儿可真够背的,走到哪儿都不能消停。”

  我对锤子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让他在这个时候先不要开口说话,然后快步朝着石棺那边走去。

  等我俩走到那具石棺附近,我一同蹲下了身子,朝着那具石棺上面躺着的死人看去……

  那具死人依旧一动不动的躺在石棺上面,跟我们走之前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既然发出声音的不是那具男士,那么之前那‘砰砰砰’的脆响声又是从哪里传来的?

  先走过去看看再说,若是那具男尸身上的铁钉依旧还在的话,那么就证明声音并非是从石棺那边传来。

  想到此处,我便让锤子蹲在原地等我,我则自己只身一人朝着那具石棺走了过去。

  走到那石棺近前,我朝着躺在上面的那具男尸身上看了过去。

  这不看还好,一看就让我胆寒不止!